人為何會有差異?
天賦異稟不是一種福賜,而是一場災難?
在學校或職場努力證明自己,有什麼不對嗎?
從小讚美孩子、培養優越感,可能使他們的發展受限?

本書作者卡蘿‧杜維克博士為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在性格、社會心理學及發展心理學等領域,是全球最頂尖的研究學者之一。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從小被培養的一些「正確」觀念,很可能是妨礙自己成長、真正發揮潛能的最大阻力。

杜維克博士經過長年對不同群體的研究,發現人有兩種心態:「定型心態」和「成長心態」。擁有「定型心態」的人,總是急於追求證明自我,將所有成果二分為成功或失敗。擁有「成長心態」的人,則是樂觀看待自己的所有特質,將個人的基本素質視為起點,可以藉由努力、累積經驗和他人的幫助而改變、成長。

來試試看,你擁有哪種心態。請問你比較同意下列哪一項?
我們可以一直學習新事物、新技能,但智力是個人基本素質,無法有多大改變。
不論你是哪種類型的人,總是能夠明顯改變。


杜維克博士的研究及論述深富影響力,廣受全球重要學術及大眾報章雜誌引用,包括《時代》雜誌、《O》雜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當代心理學》雜誌等。她的研究更影響比爾・蓋茲基金會團隊對個人心態和習慣的認知,幫助他們在推廣教育與學習上獲致重要突破,因此本書被蓋茲遴選為年度唯一推薦成功心理學書籍。

我們對自己或他人的簡單信念,實際上操縱了人生的很大部分,深切影響了許多事情的結果。閱讀本書,你將會突然了解,那些在商業、科學、藝術、運動等各領域的傑出人士,為何表現卓越、異於常人,以及那些原本能夠、但最後未能有傑出表現的人敗北的原因。

本書為應用心理學的經典暢銷著作,也是第一本探討人類心態的專著,在全球熱銷了 180 萬冊,改變世界人士對於成功與成功之道的理解。它能幫助你克服在學習、工作、教育/教養、人際/兩性關係上常見的自我囿限,打開你的成長心態,讓你更了解另一半、老闆、同事、親友、孩子,懂得真正釋放自己和他人的潛能。

*關於小測驗:
我們可以一直學習新事物、新技能,但智力是個人基本素質,無法有多大改變。(定型心態)
不論你是哪種類型的人,總是能夠明顯改變。(成長心態)


每個人都可能同時擁有定型心態和成長心態,也可能在不同領域擁有不同心態,杜維克博士撰寫本書,旨在多一點的提醒與鼓勵。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心態致勝》)

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被廣泛視為性格、
社會心理學及發展心理學等領域全球最頂尖的研究學者。

杜維克的研究廣受《時代》(Time)雜誌、《O》雜誌、《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
《當代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雜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
等重要學術與大眾報章雜誌報導,她也上過《今日秀》(The Today Show)和《20/20》等全美知名電視節目。
有一天,我的學生和我懇談,認真敦促我撰寫這本書,他們希望人們能夠使用我們的研究 結果來改善生活。其實,我想做這件事已經很久了,但學生的敦促使它變成我的第一要務。

我的研究屬於心理學的一個傳統領域,旨在證明人類信念的力量。我們可能覺察這些信念,可能並未覺察,但它們顯著影響我們的期望,以及我們能否成功達成這些期望。這個傳統心理學的領域也證明,改變人們的信念,哪怕是最簡單的信念,能夠產生深刻的影響。

在這本書中,各位將會學到,一個有關你自身的簡單信念,操縱你人生很大的部分,這是我們在研究中獲得的發現。事實上,這個簡單信念滲透你生活中的每一部分,你對自身性格的認知,有很大部分其實是源自「心態」(mindset),那些阻礙你發揮潛能的東西,很多也可能是源自心態。

過去,從未有書籍解釋這種心態,教人們在生活中善用它的力量。閱讀本書後,你將突然能夠了解那些在科學、藝術、運動、商業等各領域的傑出人士,以及那些原本能夠、但最終未能有傑出表現的人何以至此。你將更了解你的伴侶、主管、親友、孩子,學習如何釋放你與孩子的潛能。

能和各位分享我的這些研究發現,我感到非常榮幸。除了研究對象,我在本書每一章加入很多取自新聞報導的故事,也包括我自己的生活體驗,幫助各位更了解心態的實際作用。在多數例子中,為了匿名原則,我把當事人姓名和個資加以修改;在一些例子中,為了更明確闡述一項要點,我把多人結合成一人。有些交談內容是根據我的記憶來撰寫的,我盡所能忠於原本內容。

在每章的最後,我附上一些指導技巧與方法,告訴各位如何應用該章學到的東西,辨察在背地裡操縱著你的人生的心態,了解心態如何發揮作用,以及若想改變心態的話,應該如何做。

在此,稍微提及有關書中文法的部分。我懂文法,也愛文法,但我在本書並未一貫遵循傳統文法,有時出於不拘泥和直接,希望非常講究文法的人能夠原諒這點。

我也在此對此一增訂版做出一些說明。出於必要,我在一些章節中加入了新的資訊。第5章(企業界)加入我們對組織心態的最新研究成果——是的,組織整體也有心態。我在第7章(父母、師長與教練的部分)增加了一節,探討「錯誤的成長心態」,因為我發現人們用許多有創意的方式來解讀、實行成長心態,但方法未必正確。我在第8章(改變心態)中,加入「踏上正確成長心態的旅程」這一節,這純粹因應讀者需求,很多人要求我提供相關資訊。我希望這些更新部分,能對讀者有所幫助。

最後,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向所有幫助過我的研究工作和協助本書出版的人致謝。我的學生使我的研究生涯變得趣味盎然,我從他們身上學到非常多的東西,希望他們也有同樣的感覺。感謝支持我們的研究工作的組織,包含:威廉・格蘭特基金會(William T. Grant Foundation)、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美國教育部、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美國國家兒童健康與人類發展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and Human Development)、史賓瑟基金會(Spencer Foundation),以及雷克斯基金會(Raikes Foundation)。

藍燈書屋(Random House)出版公司提供了我所能期待的最佳支援團隊:韋伯斯特・楊斯(Webster Younce)、丹尼爾・門納克(Daniel Menaker)、湯姆・裴利(Tom Perry),最重要的是我的編輯卡洛琳・薩頓(Caroline Sutton)和珍妮佛・賀薛(Jennifer Hershey)。你們對我的著作的期待,以及你們的出色建議,使一切變得大大不同。感謝我那超級優秀的經紀人吉爾斯・安德森(Giles Anderson),以及幫助我和安德森保持聯繫的海蒂・格蘭特(Heidi Grant)。

感謝所有提供我建議與反饋意見的人,特別感謝寶莉・蘇爾曼(Polly Shulman)、理查・杜維克(Richard Dweck),以及瑪莉安・佩斯金(Maryann Peshkin)提供大量精闢的評語。最後,我要感謝我的先生大衛,他的愛與熱情讓我的人生擁有特別的一面,他對本書的研究與撰寫提供了無比的支持。 我的研究工作聚焦於人的成長,它幫助我本身的成長,希望這本書也能幫助你成長。
在我年輕、剛展開研究工作生涯時,發生了一件事,改變了我的人生。當時,我很想了解人們如何應付失敗,便決定從觀察學生如何應付難題著手。於是,我去學童就讀的學校,一次一位,把他們請到一個房間,使他們感到自在、放鬆之後,讓他們解答一些謎題。

頭幾道謎題相當容易,接下來的就比較難。在學生絞盡腦汁解題的同時,我在一旁觀察他們的表現,探索他們正在想什麼、有什麼感覺。我原本就預期他們在應付困難時會有不同表現,但我觀察到我從未預期到的現象。

在面對費解謎題時,一位十歲男孩把椅子往前拉,搓揉雙手,咂嘴喊道:「我愛挑戰!」另一個孩子在為難題傷腦筋時,抬起頭,露出愉悅表情,自信地說:「妳知道嗎?我原本就期待這會很有教育性!」

我不禁納悶:他們怎麼了?我一直認為,你要不就是能夠應付失敗,要不就是不能夠應付失敗,我從未想到有人會「喜愛」失敗。這些孩子異於常人嗎?抑或這其中另有文章?

每一個人都有其模範——在人生的重要時刻提供指引的人。這些孩子是我的模範,他們顯然懂一些我不懂的東西,我決心查明,我決心了解到底是怎樣的心態,會把失敗當作一份禮物。

他們到底懂什麼呢?他們知道,人的素質,例如心智技能(intellectual skills),是可以培養的。這就是他們在做的事——變得更聰慧。他們不但不會因為失敗而灰心喪志,他們甚至不認為自己失敗,而是認為自己在「學習」。

當時之前的我是這樣認為的:人的素質無法改變,你要不就是聰慧,或是不聰慧;失敗意味你不聰慧,就是這麼簡單。如果你能夠設法成功,盡一切所能避免失敗,你就可以一直保持聰慧。至於掙扎、犯錯、堅持不懈,這些全都不是影響你聰慧與否的因素。

人類素質究竟是可以培養的東西,抑或是無法改變的東西,這是一個存在已久的探討議題。然而,這些信念對你有何影響,卻是一個新的探討議題:若你認為智力或性格是可以發展的東西,而非固定不變、根深蒂固的特質,這樣的信念會產生什麼影響呢?我們先來看看存在已久、有關人類性格的熱烈辯論,再回頭探討這些信念對你有何影響。


人為何會有差異?
混沌初開以來,人就有不同思維、不同行為,擁有不同發展。因此,必然有人提出疑問:人類為何會有不同,為何有些人較聰慧、較有品德,是否有什麼因素造成他們必然有所不同?專家大致分成兩個陣營,有些專家認為,這些差異有其堅實的生理基礎,使它們無可避免、也無法改變。多年下來,專家們聲稱的這些生理差異,包括頭蓋骨的凸塊(顱相學)、頭蓋骨的大小與形狀(顱骨學),以及現今的基因學。

也有專家指出,這些差異源自每個人的背景、經驗、訓練或學習方式的顯著差異。你可能會感到詫異,發明智力測驗的阿爾佛列德‧比奈(Alfred Binet),竟然是這派論點的頭號中堅人物。智力測驗不是用來測量孩子無法改變的智力程度嗎?其實不然。法國心理學家比奈在 20世紀初期於巴黎設計出這項測驗,目的是要鑑識出未能從巴黎公立學校教育受益的學生,以便設計新的課程,使那些孩子可以獲得更有成效的教育。比奈並不否認個別孩子的智力程度有別,但他相信,教育和練習可以對智力造成根本改變。

下文節錄自比奈的重要著作《有關孩童的現代觀念》(Modern Ideas About Children),總結他研究數百名有學習困難的兒童後產生的心得:

一些現代哲學家斷言,個人的智力程度是固定不變的,無法提高。我們必須駁斥與反對這種殘酷的悲觀論點⋯⋯。經由練習和訓練,最重要的是選擇正確的方法,我們可以提高我們的注意力、記憶力及判斷力,變得比以往更聰明。

究竟哪一派的論點才正確?現在,多數專家都贊同,這兩派的論點並非絕然一方正確、另一方錯誤;人的智力程度並非完全取決於天生或後天培養,並非完全取決於基因或環境,打從娘胎開始,這兩者之間就一直存在著施與受的關係。事實上,如同著名的神經科學家吉爾伯特‧高利柏(Gilbert Gottlieb)所言,在我們的發展過程中,基因與環境不僅協作,而且基因需要環境提供的要素,才能適當運作。

在此同時,科學家也發現,人的終身學習能力和頭腦的發展潛能,遠遠大於他們的想像。當然,每一個人有與生俱來的獨特基因,人的天生性格與資質或許不同,但經驗、訓練與個人努力,顯然大幅影響後天發展。智力研究領域的當代權威羅伯‧史登柏格(Robert Sternberg)指出,一個人能否獲得領域專長,主要的因素在於:「不是擁有某種固有能力,而是有目的地努力。」或者,如同他的前輩比奈所說的:開頭時最聰慧的人,未必是最終時最聰慧的人。


這對你有何含義?兩種心態
權威之士提出科學研究觀點是一回事,了解這些觀點如何應用在自己身上,這是另一回事。三十年來,我的研究顯示,你本身採納的觀點,將會顯著影響你的生活方式。它可能決定你是否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也決定你能否達成自己重視的事情。為何如此?一個簡單的信念,何以有如此大的力量,可以改變你的心理,進而改變你的人生?

相信你的素質是無法改變的,這是「定型心態」(fixed mindset),這種心態使你總是急切於一再證明自己。若你只有一定程度的智力、一種特定性格、一種特定品行,那你最好證明自己的這些基本特質有「足夠」程度,要是看起來或感覺起來程度不足,那可大事不妙。

有些人在人生早年就訓練了這種心態,我從童年開始就注重要成為聰慧的人,但我的定型心態其實是我六年級的老師威爾森女士塑造出來的。不同於比奈,威爾森女士相信,人的智商決定他們是怎樣的人。我們在教室裡的座位,是按照智商來排序的;此外,只有智商最高的學生負責掌旗、清理板擦,或是寫筆記給校長。

威爾森女士的評斷態度,不僅造成我們這些學生緊張得胃痛,還形成一種心態:班上每個人只有一個強烈目標——最好看起來很聰明,不能一副呆瓜樣。每當她給我們考試,或是在課堂上點名要我們回答問題時,大家都很緊張她如何評斷,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會在乎或享受學習呢?

我看過太多人在班上、職場上或人際關係中,抱持著這種強烈目標——努力證明自己。他們在每一種境況下都力求證明自己的智能、性格或品格,在每一種境況下都這麼評估:我會成功或失敗?我看起來聰明或笨拙?我將被認可或否定?我感覺起來像個贏家或輸家?

這個社會就是重視智能、性格與品格,不是嗎?想要這些特質,很正常,不是嗎?是的,但是⋯⋯

還有另一種心態,在這種心態下,這些特質只不過是你手上的一副牌,你總是試圖說服自己和他人,你手上有同花順,儘管你心裡暗自擔心,因為你手上其實只有一對 10。在這種心態下,你手上的牌只是發展的起點,這就是「成長心態」(growth mindset),其基本信念是:你可以透過努力、策略與他人的幫助,培養與加強你的基本素質。雖然每個人初始的天賦、資質、興趣或性格可能不同,但人人都能透過用功和累積經驗而改變、成長。

擁有這種心態的人是相信,任何人都能成就任何事,只要接受適當教育、獲得啟發,大家都能成為愛因斯坦或貝多芬嗎?不是。但他們相信一個人的真實潛能是未知的,而且無法確知的,不可能預知一個人在歷經多年的熱情、用功及訓練後,能夠成就什麼。

你可知道,達爾文及托爾斯泰在年少時,被視為資質普通嗎?你可知道,被視為史上最傑出高爾夫球員之一的班‧侯根(Ben Hogan),在童年時動作不協調、相當笨拙嗎?你可知道,幾乎所有 20 世紀最重要藝術家名單上都可見其名的攝影師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在她上的第一堂攝影課程中被當掉嗎?你可知道,美國最傑出的女演員之一傑拉丁‧佩吉(Geraldine Page),曾被認為不是吃演員飯的料,被勸放棄這一行嗎?

如果你相信重要素質是可以培養、發展的,這種信念將使你產生學習的熱情。如果你可以變得更好,何必浪費時間一再證明自己有多出色?與其掩飾自己的不足,何不設法克服自己的不足?與其尋求那些只會一味顧及你的自尊的朋友或夥伴,何不尋找那些也會挑戰、激勵你成長的朋友或夥伴?為何總是尋找那些已經嘗試過的穩當途徑,不去接受能夠延伸你的能力的挑戰?熱中於自我挑戰、全力以赴,縱使(或尤其是)在不順利時,仍有恆心堅持下去,這就是成長心態的正字標記。使人們在人生中一些最艱難時刻仍然堅毅、茁壯的,正是這種心態。


兩種心態對同一件事的回應
為了使你更了解這兩種心態的作用,請你想像自己是個年輕成人:這一天,你過得糟透了,你去上了一堂對你而言非常重要的課,你很喜歡這堂課,但這天,教授發下期中考卷,你考了 C+(67~69 分),非常沮喪。傍晚回家的路上,你發現自己被開了一張違規停車的罰單,你的心情糟透了,於是打電話給你最要好的朋友吐苦水,想不到他似乎愛理不理、沒啥反應。

你作何感想?感覺如何?你會怎麼做?

我詢問定型心態者,他們的回答是:「我會覺得自己被否定了」;「感覺好像很失敗」;「我是個白痴」;「就是魯蛇一條呀」;「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人人都比我優」;「我好像一坨爛泥」。換言之,他們把發生的這些事情,視為直接衡量他們的能力與價值的項目。

他們對自己人生的想法是:「我的人生很可悲」;「毫無價值可言」;「有人不喜歡我」;「這個世界處處找我麻煩」;「有人想弄我」;「沒人愛我,所有人都討厭我」;「人生不公平呀,所有努力都是白費的」;「人生爛透了!我是個蠢蛋,好事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是世界上運氣最背的人。」

拜託,是死人或出現大毀滅了嗎?只不過是一次考試考差了,再吃了一張罰單,然後講了一通無趣的電話而已。

他們是自尊心低的人嗎?抑或是典型的悲觀者?不,在他們沒有遭遇失敗之時,他們跟成長心態者一樣,都是樂觀、開朗、風趣,感覺自己是有用的人。

那麼,他們如何應付失敗呢?在遭遇失敗時,他們的態度是:「我才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和心力把事情做好!」(換言之,別再讓任何人來評量我了);「我就什麼也不做」;「好好地躺在床上」;「喝個爛醉」;「大吃一頓」;「找到機會的話,就對某人吼叫,把氣出在他身上」;「吃巧克力」;「聽音樂,擺臭臉」;「躲起來」;「找人大吵一架」;「大哭一場」;「摔東西」;「還有什麼可做的?」

還有什麼可做的!你知道嗎?我舉例描述情境時,刻意說你拿了個 C+,而非 F(不及格),而且是期中考,不是期末考;你吃的是違規停車罰單,不是把車子撞壞;你的好友在電話上只是愛理不理,不是直接讓你吃閉門羹。也就是說,並非發生什麼大災難或無可挽回之事,但定型心態者卻在這些境況下產生了徹底失敗與癱瘓的感覺。

當我向具有成長心態的人描述相同情境時,他們說自己會這麼想:「之後上課得更用功一點才行,而且停車時得更謹慎一點,還有我那位朋友搞不好也過了很糟的一天」;「C+的成績告訴我,我得加把勁了,這個學期我還有時間可以努力提升成績。」還有更多類似這樣的回答,但我想你應該明白這些人在遭遇挫折時的感想了。那麼,他們如何應付挫折呢?坦然以對。

「我會先想,自己應該更用功一點,或是換一種學習方式,以準備下一次的考試。我會乖乖繳罰單,下次和我那位最要好的朋友交談時,我會先釐清他的狀況。」

「我會先看那次考試出了什麼問題,然後設法改進。我也會去繳紅單,然後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告訴她,我昨天心情很差。」

「我會努力準備接下來的報告,也會去找老師談談。以後停車時,我會更謹慎一點,或是對罰單提出申訴;我也會去了解我那位朋友怎麼了。」

難過、惱怒,是人的自然情緒,未必與什麼心態有關,誰不曾有過這些情緒呢?考試考糟了,或是被朋友或關愛自己的人冷落,這些都不是有趣的事,沒有人會感覺良好,但那些具有成長心態的人不會對自己貼標籤,兩手一攤,覺得自己無能為力。儘管難過,他們仍然願意冒險,正面迎接挑戰,繼續努力下去。


所以,我們的研究有何新發現?
這是全新的概念嗎?強調冒險與毅力重要性的格言很多,例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次不成功,再接再厲」;「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得知義大利人也有相同諺語,我挺高興的。)令人詫異的是,定型心態者並不認同這些格言,在他們看來,這些格言應該改成:「不入虎穴,就不會丟了小命」;「一次不成功,你也許根本沒本事」;「如果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或許就不應該建造羅馬。」換言之,在他們看來,風險與努力或許可以顯露你的能力不足以勝任。事實上,定型心態者不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或尋求幫助有什麼用,而且他們不相信的程度強烈到令人訝異。

研究也發現,人們對於風險和努力的看法,源於他們的更基本心態。有些人重視自我挑戰的價值及努力的重要性,這並非出於偶然。我們的研究顯示,這直接源於成長心態。當我們教導人們成長心態,強調人的素質可以發展、成長時,人們會認為挑戰及努力有其價值。同樣地,有些人不喜歡挑戰與努力,這也不是出於偶然。當我們暫時將人們設為定型心態,並且強調人的特質不變時,他們很快就會開始畏懼挑戰,並且看輕努力的價值。

坊間時常出現很多類似《全球最成功人士的十個祕訣》這種書籍,它們可能提供許多有益的訣竅,但通常會列出一連串不相關的清單,例如「更大膽冒險一點」或「相信自己」等。你欽羨那些能夠做到這些事項的人,卻不清楚這些訣竅是如何結合起來的,你要如何才能做到。於是,你把書看完了,受到激勵個幾天,但基本上,那些事項仍是專屬於全球最成功人士的祕訣。

當你開始了解定型心態與成長心態時,你將會看出什麼原因產生什麼結果。若你相信人的素質是無法改變的,這種信念將引發你產生許多特定想法與行為;若你相信人的素質是可以培養、發展的,這種信念將引發你產生許多不同的想法與行為,把你帶往截然不同的路途上。獲得這些發現時,是心理學家所謂的「啊哈!」(Aha!)體驗,我不僅在研究工作教導人們一種新心態時目睹這種現象,也經常收到讀了我的研究論述的人們來信回響。

他們在信中坦承:「我讀了妳的文章,發現自己不斷地說:『對,我就是這樣,我就是這樣!』」他們在信中發出共鳴:「妳的文章令我太震驚了,我感覺好像發現了宇宙的祕密一樣!」他們覺得自己的心態受到再教育:「我絕對可以說,我的想法產生革新,感覺很振奮。」他們能把這股新思維化為對自己或他人的實踐:「妳的研究使我改變對待孩子的方式,讓我用不同角度看待教育」,或是:「我只是想讓妳知道,妳的研究對無數學生的個人及實際層面產生了多大的影響。」我也收到許多教練和企業領導人來信,陳述類似的感想。


誰能正確評估自己的才能與限制?
你可能會說,成長心態者雖然並不認為自己是愛因斯坦或貝多芬,但他們不是比較可能高估自己的能力,嘗試做力有未逮的事嗎?事實上,研究顯示,人們非常不善於評估自身能力。最近,我們進行研究,想看看誰在評估自身能力方面做得最糟,結果發現人們的確經常錯估自己的表現與能力,但錯估得較為嚴重的人,幾乎都是定型心態者,成長心態者反而在評估自己的表現與能力時相當正確。

仔細想想,這其實是有道理的。如果你和那些成長心態者一樣,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發展,那麼你會以開放心胸看待有關你目前能力的正確資訊,就算那些資訊並不令人滿意,你也會坦然面對。再者,如果你和那些成長心態者一樣,是個學習導向的人,你會需要有關你目前能力的正確資訊,才能有效學習。但如果你和定型心態者一樣,認為任何有關你的特質的資訊不是好消息、就是壞消息,自然會產生扭曲,導致有些資訊被放大、有些資訊被辯解,到頭來,你根本就不知道其實你並不了解自己。

哈佛大學知名發展心理學家霍華德‧嘉納(Howard Gardner)在其著作《超凡心智》(Extraordinary Minds)中總結指出:「卓越的人有一種特殊才能,就是能夠辨識自己的長處與弱點。」有趣的是,那些成長心態者似乎擁有這種才能。

卓越的人似乎還有另一項特殊才能:他們能夠把人生中的挫折,轉化為未來的成功。創意研究人員也贊同這點,一項問卷調查訪問了 143 位創意研究人員,他們大多認為,創意成就有一項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成長心態產生的毅力與韌性。

你可能想問:一種信念如何能夠產生這麼多的正面要素——喜愛挑戰、相信努力的價值,在面對挫折時展現韌性,並且可能獲致更大(且更有創意)的成功?在接下來各章中,你會看到這是如何發生的:心態如何改變人們奮鬥的原因,以及他們對成功的看法;心態如何改變失敗的定義、意義與影響;心態如何改變努力的最深層意義。你將會看到,這些心態如何在學校、運動領域、職場及人際關係中發揮作用;你也將會看到,這些心態源自何處,以及如何改變心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心態致勝》)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
定價 380 元
網站特價 79300
《最有生產力的一年》
定價 380 元
網站特價 85323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定價 300 元
網站特價 85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