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簡介

馬紹爾群島,由兩列平行的日出列島與日落列島所組成,在燦爛的赤道陽光下,這個國家卻隱藏著傷感的歷史與不確定的未來:二戰後美國的核子試爆、氣候變遷的威脅、超高的肥胖人口比例,與伴隨而來的糖尿病與結核病等健康問題。

2013年,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在馬紹爾群島開辦臺灣衛生中心,除了不定期派主題醫療團,更推出別樹一幟的滾動醫療團,每隔一段時間派不同科別的醫師前往當地,每人至少停留一個月。

以2016年為例,在馬紹爾有半年時間可看到雙和醫院醫師的身影,接力提供多達六科的專業醫療服務,未來更將努力達到一年百分百、多科別、完整守護的目標。對馬紹爾居民來說,不只增加了就醫的選擇,讓自己的健康問題能得到最妥善的診療;這樣的醫療服務,更是全面守護的承諾。

除了派設各專科醫師義診,雙和醫院更在當地進一步推動社區飲食衛教及疾病防治,也和技術團合作復育在地蔬果。這不僅是醫療的善舉,也是台灣對友邦、對世界的友愛與貢獻。

本書是雙和醫院這段參與國際醫療的歷程的一手記錄,呈現動人而樸實的醫者初衷,與台灣和馬紹爾群島之間因醫療而搭建起的深刻友誼。


作者簡介

林進修

成功大學化學系畢。曾任中華民國醫藥衛生記者聯誼會會長,於記者生涯中曾獲兩屆曾虛白新聞獎、兩屆新聞金鼎獎及三屆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著有《他們都愛健康》、《白袍下的熱血──臺北醫學大學在非洲行醫的故事》、《愛從赤道零度開始──臺北醫學大學醫者烙印非洲之旅》、《以病人為中心的美好──北醫體系躋身國際醫療機構的傳奇》、《愛在偏鄉蔓延:臺北醫學大學學生志工社團服務行腳》及《邱文達:航向健康的舵手》等書。

雙和醫院的付出與努力已在馬紹爾群島留下深刻印記,為我國贏得友誼、尊敬與感謝,更是「踏實外交」的具體實踐。

──外交部部長李大維

雙和醫院跨越政府、結合政府與民間的合作模式,協助友邦提升健康福祉,也成功守護全球衛生安全體系。

──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

本書將馬紹爾群島文化、台灣旅居馬國僑民奮鬥經歷、以及我國醫療人道援助及農業技術合作表達得淋漓盡致,對於鮮少聽聞我友邦馬紹爾群島共和國的國人,值得推薦閱讀。

──臺灣駐馬紹爾大使唐殿文

透過這些感人的故事,希望能喚起更多醫界後起之秀加入行列,北醫國際醫療團隊陸續前進馬紹爾群島、非洲、中南美洲、南亞等地區,把愛送到世界各個角落。

──臺北醫學大學校長閻雲

深入淺出的寫作方式,充分反映了我國我院在馬紹爾群島醫療支援服務情形,亦非常客觀地剖析馬紹爾群島人民當前所面臨的醫療需求及未來改善的方法。

──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院長李飛鵬

(摘自本書五篇序,完整內容請見《從日出到日落的守護》)

「妳是學生?還是泌尿科醫師?」

二○一六年六月初,雙和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胡書維被派到馬紹爾群島的馬久羅醫院駐診一個月,很多病患一進診間都瞪大著眼睛,不相信眼前這位年輕貌美的標緻女子會是泌尿科醫師。

這也難怪,自從菲律賓及澳洲籍醫師相繼離開後,最近四、五年來,馬紹爾群島二十五個有人居住的環礁已找不到任何一位泌尿科醫師,突然間來了一位如此年輕美麗的女醫師,當然引起騷動。

那些年,民眾若有泌尿道疾病,嚴重一點的,可申請轉診到美國、夏威夷或菲律賓治療,但要申請核可才能成行,至於病情沒那麼嚴重或不符出國就醫資格的,就只能找其他科醫師看診,要不然就只能忍著,眼看著病情一天天惡化下去。也因此,當胡書維現身馬久羅醫院時,難免引起騷動,有人甚至把她當成還在見習的醫學生。


適應資源不足的環境

剛到馬久羅醫院,胡書維簡單盤點院內的泌尿科醫療器械,發現大多數器械都是幾年前留下來的,有些甚至再也沒用過,也沒人知道堪不堪用。人命關天,她也不敢貿然使用這些器械,只好繼續擺著,改用膀胱鏡、內視鏡、X光等少數還能使用的儀器,再加上自己的臨床診斷經驗,勉強看診。

她不禁感慨,在台灣什麼都有,醫師想的,都是如何用最適當的醫療儀器為病患做最佳處置,這個儀器不合用,就換另一個儀器;在馬紹爾群島則完全不同,醫師要有獨特的思維模式,沒有合適的器械,只能當機立斷就地取材,想辦法解決問題。

初次踏上馬紹爾群島這個醫療資源相對不足的地方,胡書維沒時間想東想西,只能強逼自己快快適應環境,一個月下來,除了定期看診外,還開了五檯刀。

面對醫療器械不足的殘酷現實,她常反射性地問自己,「這樣做好嗎?」「我可以做這個處置嗎?」但隨即想想,如果她不立即動刀,有些患者很難等到下一次開刀的機會,甚至活不了幾天,當下決定動手開刀。

「在這種地方,有時真會激發人的潛能。」胡書維如是說。


轉個彎解決問題

長達四、五年沒有任何一個泌尿科醫師駐診,不難想像等著看病的患者有多少。胡書維約略統計,攝護腺肥大而就診的男性患者最多,其次是糖尿病引發的神經性膀胱,至於泌尿道結石、尿失禁及泌尿道感染等患者也不在少數。

和台灣不同的是,馬紹爾群島居民的平均壽命較短,大約五十幾歲,大多數男性患者的攝護腺還沒肥大到尿不出來的地步,頂多只影響排尿功能而已。至於尿失禁則以女性患者居多,主要是當地婦女孩子生得多,加上大多數體型又胖,年紀輕輕就飽受漏尿、滴尿之苦。

馬紹爾群島就在赤道不遠處,一年到頭幾乎天天是夏天,泌尿道結石患者不少,常要跑醫院檢查及治療。胡書維駐診的那個月裡,全院唯一的電腦斷層掃描儀故障,輸尿管鏡也因進水而無法使用,逼得她只好改採泌尿道攝影檢查,但效果不是很好,不易準確判讀。

有道是「窮則變,變則通」,碰到這種情形,她乾脆轉個彎,透過超音波、X光、臨床診斷甚至觀察小便顏色來確診,彷彿回到二、三十年前的年代。

就算好不容易確診是泌尿道結石,也不要高興得太早。胡書維說,馬久羅醫院沒有震波碎石機,無法體外震波碎石,也沒辦法動大手術剖開輸尿管或腎臟把結石取出,嚴重病人只能轉到國外就醫,其他的就施以症狀治療,開藥讓他們帶回家服用,再叮嚀平常多喝水,別讓病情惡化。


考慮各種變數

她在當地碰到一位六十幾歲的男性患者,攝護腺肥大導致排尿不順,下腹部常覺得脹痛不舒服,檢查確定膀胱裡有顆直徑三、四公分的結石。膀胱結石的治療並不難,就是將膀胱鏡伸到膀胱裡面,接著就像打電動玩具一樣,把結石擊碎、取出。

打結石的氣動式彈道以空氣為介質,空氣經擠壓後產生高壓,再瞬間噴出將堅硬的結石擊碎。馬久羅醫院開刀房有一台相當老舊的機型,但開刀房只有氧氣系統,無法接上一般的空氣,胡書維擔心擠壓後的氧氣會突然爆炸,引發難以收拾的災難,在安全考量下,只好取消原已排定的手術,把那名病患轉介到夏威夷治療。

另一名三十幾歲的子宮頸癌末期病患,媽媽是馬久羅醫院護理師,以前曾到夏威夷治療,醫師在她出現水腫的兩側腎臟置放引流管,也在左右兩條輸尿管擺置雙J管,暫時解決問題。

兩年後,她的病情持續惡化,卻沒錢再去夏威夷就醫,引流管及雙J管都沒取出,還繼續擺在體內,完全阻塞而導致感染,皮膚表面的傷口化膿。媽媽陪她就醫時,才走進診間,胡書維就聞到陣陣惡臭味。

胡書維檢查發現,那位年輕患者兩側引流管完全塞住,導致急性腎衰竭,雙J管也因置放時間過久而阻塞,甚至和輸尿管沾黏在一起,很難移除。

馬久羅醫院婦產科醫師打算幫她申請到夏威夷治療,卻因她體內的癌細胞已遠處轉移而被診斷為末期癌患,不符申請條件,胡書維只好把她推進手術房,再透過內視鏡小心翼翼地把兩條雙J管自輸尿管中移除,同時取出腎臟裡的另兩條老舊引流管,重新置入新的引流管,暫時解決問題。


再辛苦也值得

回想那段往事,胡書維仍心有餘悸。剛開始,她擔心移除雙J管時會傷到緊緊黏著的輸尿管,進而造成更大危險,猶豫再三,但最後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她那麼可憐,不拔掉已嚴重阻塞及感染的雙J管,恐怕活不了幾天,」胡書維說得堅決,「你忍心眼睜睜看著她死嗎?」

那名癌患幾天後回診,氣色好多了,尿液也變得清澈,滿心喜悅地說了一句「Feel much better」,聽得胡書維也不禁紅了眼眶,就算再多的辛苦也值得。

一個月的海外醫療支援任務轉眼就到,為了不讓憾事一再重演,胡書維把馬久羅醫院兩位婦產科女醫師找來,教會她們膀胱鏡的操作技巧,日後若有類似個案,她們就可獨當一面,給予最及時而適切的治療。

在台灣,就醫是件容易的事,在馬紹爾群島卻完全不同。或許是醫療資源不足,馬久羅醫院的外科醫師得處理任何狀況,從疝氣、割包皮、陰囊膿瘍清創到糖尿病足截肢手術,無一不做,足可用包山包海形容。光就這點,胡書維認為那些外科醫師還滿厲害的。

(摘自本書〈跨越太平洋的後盾〉,完整內容請見《從日出到日落的守護》


《白袍下的熱血》
定價 360 元
網站特價 85306

《愛從赤道零度開始》
定價 360 元
網站特價 85306

《愛在偏鄉蔓延》
定價 330 元
網站特價 85281

《以病人為中心的美好》
定價 330 元
網站特價 85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