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文社科 陳鴻瑜《吳作棟傳》書評:不斷從經驗中學習,新加坡的重塑之路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1.12.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當吳作棟在1990年接棒出任新加坡第二任總理,許多人曾經懷疑:新加坡這個年輕的新興國家沒了李光耀,是...
定價 650
優惠價 85折,553
$650 85$553
天下文化Line友

陳鴻瑜《吳作棟傳》書評:不斷從經驗中學習,新加坡的重塑之路


陳鴻瑜《吳作棟傳》書評:不斷從經驗中學習,新加坡的重塑之路_img_1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文 / 陳鴻瑜,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

吳作棟作為李光耀和李顯龍父子倆的中間權力轉接者,是一個極其艱難的工作,一方面要照顧到李光耀的意旨,又要將權力和平過渡到李光耀屬意的李顯龍,其走在平衡木上的戒慎概可想見。

吳作棟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也跟人民行動黨諸元老沒有關係,甚至跟該黨亦無密切關係。他是一名技術官僚。從留學美國返國後,1973年他出任國營的海皇輪船公司董事經理,當時該輪船公司經營不善,有虧損,在吳作棟的努力下,使該公司轉虧為盈。這就引起李光耀的注意,開始遊說他參與政治,1977年投身國會議員選舉。

可以這麼說,吳作棟是李光耀一手栽培的接班人。經過第一代領導團隊的同意而出線的。李光耀在1958年5月前往倫敦參加新加坡憲制會談,開完會後順路前往羅馬梵諦岡旅遊,想到教宗產生的方式,是由約100名紅衣主教推舉出來,而紅衣主教由各前任教宗任命的。這一點給了他啟發靈感,因為可以確保領袖是由前幾任領導挑選的人推舉產生,可以保持內部的團結。李光耀在返回新加坡後,就修改黨章,採用該種選擇黨的領導幹部的方法,吳作棟就是採用該種辦法選出的接班人。

吳作棟在1990年出任總理,他的治國理念走的跟李光耀決然不同的途徑,誠如他在該書的序言說,「新加坡不應只是一個經濟強勁、職場嚴峻的國家,也必須是一個充滿樂趣的家園」,所以他執政後取消色情吧臺舞的禁令,也允許鋼管舞重登舞台。他也允許人民有發言反對政府的機會,所以開放芳林公園的肥皂箱演講臺,允許人民公開批評政府。儘管如此,他還是跟李光耀一樣對不時攻訐他個人或政府的言論,訴諸法庭找回公道。

為了掃除新加坡人重商主義的性格取向,吳作棟興建濱海藝術中心和室內體育館,以培養新加坡人人文氣質和強健的體魄。新國政府透過大學和媒體闡揚「市民社會」(公民社會)的理念,舉辦多場座談會,推動「市民社會」的概念和落實,探討公民自由、責任、尊重人權及合理的閭鄰關係等議題。然後將這些概念和良善治理結合,後者是新加坡公務系統的專長,但如何將它變成日常生活中的公民社會的精神,並非一件容易的事。這一點跟臺灣在1980年代所推動的建立一個「富而好禮」的社會有異曲同工之處。

嚴格而言,吳作棟算是幸運的,有李光耀打造好的經濟基礎和完善的公務系統,如能守成治國,當無疑義,該艘船就能平穩前進。此正好符合吳作棟的謹慎、不誇張、務實的個性,最重要的就是理財能力高超,跟他國好大喜功、揮霍無度的領導人不同,新加坡的人均收入屢創新高,1990年他接任總理時,每人年均所得為11,862美元,1994年為21,553美元,1997年為26,376 美元,受到亞洲金融危機影響,1998年下滑為21,829 美元,到了2004年才恢復金融危機前的水準,達到27,609 美元。他在該年卸任,留下美好的經濟成長紀錄,由此可見他對新加坡經濟成長的貢獻。

在2001年,以出口導向為主而且是依賴美國市場的亞洲國家,受到美國經濟不振之影響,經濟成長下降,科技產業持續低迷,以電子產品出口為主幹的新加坡經濟首當其衝。為因應此一衰退經濟情勢,新國除了對企業及個人大幅減稅與增加公共工程外,還包括高階公務員與全體國會議員從2001年10月1日起減薪10%,為期1年;發行保證最低股利的「新加坡股票」免費配發給每位公民,協助攤販取得融資等方法。此應為國際間少見的創舉,新國以高層官員減薪及給予人民股票來刺激消費、提振經濟,新國將治國視同企業公司經營,充分發揮其靈活度。

吳作棟曾說李光耀的統治方式有如嚴厲的父親,而他更像是善解人意的兄長,採取「寬容和溫和的」治理哲學,以和人民協商治國作為方針。的確,新加坡人不可能長期在強人嚴厲的統治之下,需要鬆一口氣。而吳作棟正是李光耀選擇的接班人,難道是李光耀特意的安排?李光耀沒有選擇一位跟他一樣強硬派的領導人,而是溫和寬容的吳作棟。這種性格上的差異,造就出執政風格的差異,該書作者說:「吳作棟一路走來,不斷從經驗中學習,也將新加坡從邊緣乃至核心徹頭徹尾地予以重塑。」該書作者指出吳作棟的治國成績有新電信配股、教育儲蓄計畫、保健基金、組屋翻新計畫等。儘管如此,吳作棟多少還是承襲以前李光耀的作風,只是開了小窗口,讓人民透吸點自由空氣。

吳作棟說,當時機到來,他和他的團隊急流勇退,讓位給以李顯龍為首的第三代領導班子,展現他的睿智的決定。其實,他應該有自知之明,他不過是權力過渡給李家的過渡人物,李光耀若將權力交給一位像李光耀的強硬派領袖手裡,則最後權力就不可能交到李顯龍手裡。因此,吳作棟必須戰戰兢兢地守著位置,然後平安過度給李顯龍。這一幕權力交班過程,很像臺灣的蔣中正選擇溫和的、忠誠的嚴家淦,再過度給蔣經國。李光耀一定從中體會良多。

做為臺灣的讀者,都知道臺灣和新加坡沒有正式邦交,但兩國在經貿投資、旅遊和軍事交流都不差,在吳作棟任內還曾與陳水扁政府談判自由貿易協議,雖然沒有成功,吳作棟政府一定有其考慮,但書中一句都沒有提到新加坡和臺灣的關係或者他對臺灣的看法。本書在臺灣出版,而沒有談到跟臺灣的關係,難免讓人感到遺憾。

【書籍資訊】
《吳棟作傳(1990-2004)》
陳鴻瑜《吳作棟傳》書評:不斷從經驗中學習,新加坡的重塑之路_img_2
出版日期:2021.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