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文社科 為經濟創造「第二對翅膀」,新加坡抵抗金融風暴的關鍵力量!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2.01.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當吳作棟在1990年接棒出任新加坡第二任總理,許多人曾經懷疑:新加坡這個年輕的新興國家沒了李光耀,是...
定價 650
優惠價 85折,553
$650 85$553
天下文化Line友

為經濟創造「第二對翅膀」,新加坡抵抗金融風暴的關鍵力量!


為經濟創造「第二對翅膀」,新加坡抵抗金融風暴的關鍵力量!_img_1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我們現在可以不必擔心了。

——1997年10月,印尼總統蘇哈托在獲得吳作棟承諾新加坡借貸數十億元之後說

車隊正沿著泰國東部經濟走廊在曼谷高速公路上飛速行駛。吳作棟留意到沿途大片新近闢設的工業地段,全準備用作推動以出口為導向的工業發展,只是此刻這些地段仍大面積空置著。在泰國的這座都城裡,嶄新高樓大廈處處可見,宏偉壯觀,全都是辦公大樓、酒店、公寓發展項目;可是,這些大樓同樣也是大面積空置著。當地人將這些空著的大樓稱作「鬼樓」。經濟衰退的傳言,在那個時候也不過是捕風捉影而已。此時是1997年6月,到泰國訪問的這位新加坡總理,也還只是第一次覺察到了一絲經濟崩盤的端倪。吳作棟如今憶述起當年在泰國曼谷的所見所感:「我當時心裡想的是,『噢,看來泰國也出現了房地產泡沫!』新加坡不巧也正在經歷房地產泡沫。」

隔天,他受泰國總理查瓦利與財政部長林日光之邀,到曼谷郊外的高爾夫球場打球。兩位東道主顯得心不在焉,尤其是林日光。泰銖一個月來持續下挫,使得整個泰國內閣焦頭爛額。吳作棟說:「球場上,林日光根本無心打球,不停地在接電話。」隨後,查瓦利向吳作棟靠了過去,和他低聲說道,他正在設法勸服財長收回辭呈。他希望吳作棟也能幫腔,勸說林日光打消退意。吳作棟試著跟林日光談談,但他還是執意請辭。「其實他為了我的來訪,已禮貌上延後宣布辭職的消息了。」打完18洞後,林日光隨即召開記者會,宣布辭去財長一職。亞洲金融危機的「黑洞」就此浮現。

吳作棟訪泰之行結束後不久,泰國政府終於在7月2日孤注一擲,作出了讓泰銖與美元脫鈎的決定。泰銖一夜間徹底崩潰。世界各國大多以為泰國危機不過是特殊而單一案例而已。豈料短短數週內,亞洲貨幣兵敗如山倒,1997年的整個夏季,這波震盪迅速蔓延開來,席捲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韓國等國。投資者和銀行倉皇撤出貸款與資金,卻讓當前的危機愈演愈烈。企業公司資不抵債,整個區域金融體系搖搖欲墜。到了10月,印尼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下個月韓國也跟著求援。

當印尼強人總統蘇哈托(Haji Mohammad Suharto)低頭簽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出的紓困協議;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康德蘇板著臉雙手交叉站在一旁俯視著——這一幕就此定格為亞洲金融風暴標誌性畫面。事隔20年以後,著名分析家許國平在亞洲金融危機20週年之際,在馬來西亞《星報》撰文寫道:「東亞奇蹟一夜間變成了一場亞洲金融噩夢。」

在新加坡,吳作棟和他的團隊無比震驚地看著這場巨變上演。他們也和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沒料到這場危機會突然降臨。就像吳作棟在1998年3月接受德國報章《時代周報》訪問時說過的:「大家原本都在預測亞洲的增長有多強勁,紛紛談論著亞洲奇跡、亞洲新世紀。」新加坡所承受的衝擊也許不及東南亞周邊鄰國來得大,但新加坡的開放式經濟仍使其無法在這股亞洲衝擊波中幸免於難。這還是吳作棟出任總理以來首次必須處理如此嚴重的一場經濟衰退,同時還得應對在新加坡門前爆發的政治風暴。

值得慶幸的是,面對這波經濟疫情,新加坡還是有足夠劑量的抗生素來與之對抗。雖然這場經濟危機來得猝不及防,吳作棟說,他的團隊面對危機仍是處變不驚、充滿信心。他說:「我們從沒想過會失敗。我們有扎實的經濟基礎、完善穩健的貨幣政策與銀行監管能力,財政預算還有有盈餘,儲備金也還充足,政府也獲得了工會工友的強大支持,有堅實的民意為後盾。」

從李光耀手中接過領導棒子以來,吳作棟所實施的經濟政策都與他的政治立場相吻合。儘管他也致力於推行一些較為符合新時代需求的改革措施,但是他的主政基調仍是傳承大於改革。所以,一如前任李光耀,他也將外部需求驅動的經濟增長視為重中之重。「那個時候,我相信——也許整個內閣,當然也包括李光耀在內,我們全都相信——要趁可以增長的時候盡可能增長,而且要越快越好。如此一來你就可以積累更多資源,就能將更多盈餘撥入國家儲備。」

可是,要達到這番增長勢頭,整個策略方向在1990年代不得不進行一些微調。吳作棟政府推動經濟改革與重組,以減少新加坡對電子元件製造業的依賴。早在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之前,新加坡就已著手開展一項大規模計劃——開發人工石化工業島嶼。而後來的經濟多樣化發展更是擴展到資訊科技與生物醫學新領域。

在吳作棟的全力推動下,新加坡決意為經濟創造「第二對翅膀」,全力推展一套區域化政策。除了以中國為重點目標,政府也著眼於較鄰近的周邊國家,並以吳作棟所倡議的另一構想「印馬新成長三角」為基礎,招徠重大的投資項目。這項跨邊界合作框架最為人所知的成果就在與新加坡最靠近的兩座印尼島嶼峇淡和民丹落實了;新加坡公司在峇淡島投資開闢工業園區,在民丹島則開發旅遊渡假村。

重要的是,新加坡早在這波「亞洲流感」來襲前一年,就已注射了一劑極其有效的疫苗。吳作棟主政的首六年裡,房地產泡沫逐漸成形,情況仿似吳作棟在曼谷所見。私人住宅價格從1991年第一季一路攀升,在1996年第二季到達巔峰,漲幅高達208%,令人咋舌。

有鑑於此,政府在1996年5月即強勢出擊,推出一系列措施為這波房地產市場狂潮降溫。這些降溫措施包括:對房地產盈收徵稅,實施賣家印花稅、縮緊房貸限制。吳作棟覺察到,抑制房地產市場泡沫為應對1997年危機帶來了重要緩衝。「大家都在一窩蜂買房,瘋狂炒高房價,全國上下現金充足,外國人也紛紛進場投機。你可以說這些都是亞洲金融危機來臨的前兆。但我們卻視之為房地產泡沫爆破的警訊,泡沫一旦爆破,就會傷害到更多人,也可能演變為政治問題。

1996年的房地產降溫措施後來被人們稱為「五月魔咒」,猶如平地一聲雷,震驚了市場許多買家,也包括吳作棟的兒子吳仁軒。吳仁軒一名不願具名的友人在接受本書採訪時透露,吳仁軒在1996年4月才剛買下一套公寓單位,正好是降溫措施實施一個月前。那可是他第一次買房。「他買房之前也問過父親的意見,父親卻沒透露半點風聲說政府即將推行降溫措施!」朋友說著忍不住笑出聲來。

【書籍資訊】
《吳作棟傳(1990-2004)》

吳作棟傳

出版日期:2021.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