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財經企管 你面對病痛是立刻處理還是拖延?「風險性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各項選擇?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2.01.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1901年,一名64歲的女性自願爬進醃菜桶裡,被人從北美洲尼加拉瀑制高點(約51公尺高)推落,一舉締...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天下文化Line友

你面對病痛是立刻處理還是拖延?「風險性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各項選擇?


你面對病痛是立刻處理還是拖延?「風險性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各項選擇?_img_1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外婆是出了名的抗拒處理健康風險,這讓醫生十分擔心她的腹部動脈瘤隨時可能破裂。當腹部動脈瘤大過5公分時,醫師們普遍認為進行手術所承擔的風險,要比不進行手術來得低。但「婆婆」(Bobonne,比利時人對祖母的暱稱,源自法語的bonnemère)硬是拖到動脈瘤長到6.3公分,在子女們苦苦哀求下,才終於同意讓醫生動刀。

還有一次,我母親用電話一直聯絡不上婆婆,所以連忙趕去她家。一進門就看到婆婆正痛苦的躺在地上,當時的她已經80好幾,卻因為試圖搬動一台巨大的老式映像管電視而拉傷了背。儘管如此,當母親堅持要帶她去醫院時,她依然抵死不從。婆婆總是一味迴避處理健康問題,最後卻讓情況升級為重大的健康威脅,上述事件絕非是個案。她的固執,已經成為日後我們回憶起她的關鍵字。

儘管婆婆總是消極對待健康風險,但卻願意為其他風險提早做準備,例如她積極避免面臨挨餓的風險,甚至有些過頭。婆婆在2010年過世時,我們在她的冰箱裡發現10公斤奶油,在櫥櫃中找到10公斤砂糖。我不難理解婆婆囤積糧食的行為,因為這是她在二次大戰糧食短缺期間學到的事。她的冰箱除了囤積奶油以外,還冷凍著大量自己種植的蔬菜,這同樣是相當合理的做法。

這讓我想起婆婆在大戰烽火蔓延之際,為了阻止德國的占領變成永久統治,決定冒著生命危險騎單車為抵抗運動者送信。我試著想像當她騎著車在路上奔波時心裡在想些什麼。協助那些與納粹對抗的人,無疑能讓她擁有掌控感,即便一己之力十分微小,照樣能夠帶來改變的可能。在那樣充滿混亂及不確定的年代,的確值得她冒險一搏。戰爭結束後,婆婆再度為自己的人生冒險,她選擇跟著一位年輕帥氣又具有創業精神的美國大兵前往美國生活。這位阿兵哥原本想在比利時開創爆米花事業,只可惜這個點子太過前衛,當時的歐洲普遍認為玉米是給豬吃的。

然而讓我難以理解的是,即使婆婆以往的人生總是在冒險,卻總是輕忽自己的健康風險。她和丈夫一樣長期抽煙、喝酒,即使在自己的父親因中風而早逝之後,依舊漠視這種習慣帶來的風險。正如選擇面對腹部動脈瘤的方式,意味著如何面對當下與未來的風險,這或許讓婆婆感到失去掌控權;但無論是決定不處理動脈瘤,或是不處理嚴重拉傷的背,其實都是在用違反常理的方式,以獲得自以為的掌控感。畢竟,如果選擇動手術來控制威脅,就得進入完全喪失掌控權的麻醉狀態,把一切交付給手術團隊。事實上,如同婆婆不願意動手術,多數人冒的最大且最常見的風險,就是「消極風險」(passive risk),意思是指面對明顯的、已知的問題,但出於種種原因(包括人類天生的偏見、個人的拖延,以及各式各樣的外在阻礙)而遲遲不願積極處理。

如今,距離婆婆在睡夢中安詳離世已經10年了(當時她的動脈瘤也因手術而治癒),婆婆的人生與風險關係之間的矛盾卻仍舊令我感到疑惑:怎麼會有人在做風險決定以及人生抉擇上,一方面是那樣的務實、積極、勇敢與果決,但在碰上其他事情時,卻又如此頑固,甚至不惜做出對自己健康有害的事?我好奇在多少程度上,背後的原因能以婆婆的天生性格、人生經歷,以及風險本質來解釋。此外,我也親眼目睹婆婆不願意面對健康風險這點是如何影響家人,尤其是我的母親。婆婆總是漠視一些身體上的小問題、總是臨時取消看診預約,放任它們惡化成日後威脅健康的重大危機,使母親經常被迫放下手中工作,為婆婆的事情到處奔波。

風險態度決定家庭動態

我父親那邊的家人則完全相反。爺爺和奶奶原本住的老家以及退休後居住的公寓,全都打理得井井有條。他們後來以近百歲的高齡去世,夫妻倆離世時間只相差幾個月。他們過世時,每一件事都已經安排妥當:兩人的墓碑上除了去世的日期以外,其餘文字都已經全部預先刻好,就連喪禮的菜單也已擬定(是瑞典肉丸與火腿)。此外,他們的財務狀況良好,這點也跟婆婆不一樣。

我的父母分別從自己的爸媽那裡繼承許多和風險、不確定性與改變有關的人生態度。現在回想起來,從看似平凡的小事(例如:要預留多少時間前往教堂),一直到較為重大的問題,風險觀念上的差異解釋了他們的性格與做出的決定,這也導致他們在五花八門的大小事情上有著各種衝突。由此可知,風險態度決定了家庭動態,包括個人動態與全家人構成的團體動態。

至於我個人與風險的關係,則同時具備父親和母親兩邊家族的元素。按照許多人的標準來看,我是個具有冒險性格的人,不過我和大多數人一樣,所做的各種風險決定背後並沒有一致的標準:我熱愛嘗試新食物,但一旦找到合自己胃口的食物,就只吃那樣東西。我去喜歡的餐廳時,幾乎永遠都會點同樣的菜色。我過馬路時嚴守交通規則。我平日相當注重飲食,因為我在2011年診斷出有乳糜瀉的問題,只能避開所有含麩質的食物,否則身體會很不舒服。我不抽菸,規律運動,每年按時進行健康檢查。然而這些年來,在我接觸新事物、克服新挑戰、學習新的風險技巧後,我的行為與偏好開始隨著對風險的看法而改變。

我更加了解到,風險在本質上是如何與我們的身分認同密不可分。其中,有一件事再明顯不過:如果能透過風險的角度,花時間去檢視自己的思考與行為,將會發現當中蘊藏很多機會與可能。然而,大部分的人很少會去思考這種事,因此連帶也錯過機會。不只是前頭提到我婆婆的例子而已,只要想一想人們是如何處理風險(或不處理),你就會發現:所有人都一樣,我們與風險的關係影響著我們如何做決定。想一想:

  • 哪些事情值得我們冒險?你和其他人有多擅長辨識風險與評估風險的重要性?
  • 你是否把冒「積極風險」(例如:高空彈跳或當沖股票)與「消極風險」(例如:遲遲不去看醫生或不報稅)當成兩回事?
  • 為什麼同樣面臨有可能失敗的情況時,有的人致力於降低風險,有的人則自暴自棄?
  • 為什麼碰上重大的衝擊後,有的人會逃避風險,有的人不僅勇敢克服必須承擔的風險,更願意多冒一點險,進一步管理相關風險?
  • 你有多少風險性格是天生的,又有多少是源自經驗?先天占多少,後天又占多少?
  • 面對已知的風險時,我們能否訓練自己做出不同的行為?
  • 哪些因素會促使我們改變風險行為,又要怎麼做才能讓改變持久?
  • 我們必須克服哪些障礙,才能達成健康的風險關係?

想要解答前述一連串的問題,就是我寫這本書的原因。我們將一起探索這些問題,談談每個人準備好冒哪些險,以及如何定義與反映出我們的目標、熱情、優先順序與價值觀。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的核心特質。

思考自身與風險的關係以及身邊的人與風險的關係後,你將更加了解你是如何成為今天的你。你也將深入探索你目前所在的組織,在風險、創新與策略等方面所擁有的價值觀、文化、優勢與弱點。你將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思考你所處的社群、國家與這個世界,了解組織內部風險動態如何左右著你所擁有的選擇。

【書籍資訊】
《找出生活中的灰犀牛》
你面對病痛是立刻處理還是拖延?「風險性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各項選擇?_img_2
出版日期:2022.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