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科學自然 《21世紀的21堂課》分析烏俄長期以來的緊張關係:俄羅斯不顧世界警告也要進攻烏克蘭,普丁心裡到底有何盤算?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2.03.2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在《人類大歷史》,哈拉瑞展現了他「後見之明」的洞識,深刻闡述了人類簡史;在《人類大命運》,哈拉瑞則以...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天下文化Line友

《21世紀的21堂課》分析烏俄長期以來的緊張關係:俄羅斯不顧世界警告也要進攻烏克蘭,普丁心裡到底有何盤算?


《21世紀的21堂課》分析烏俄長期以來的緊張關係:俄羅斯不顧世界警告也要進攻烏克蘭,普丁心裡到底有何盤算?_img_1
圖片來源:pixabay

2022年俄羅斯再次進攻烏克蘭,不僅震驚世界,也引起多國譴責、加入經濟制裁,然而從過去俄羅斯進犯烏克蘭的歷史來看,普丁到底在打甚麼算盤,這場烏俄戰又會成為世界大戰的前哨嗎?

 

普丁不是成吉思汗

到目前為止,21世紀強權成功侵略的唯一例子,就是俄羅斯攻下克里米亞。在2014 年2 月,俄羅斯軍隊進犯鄰國烏克蘭,占領克里米亞半島,該地區後來併入俄羅斯聯邦。俄羅斯幾乎沒有發動任何戰鬥,就取得了在戰略上極為關鍵的領土,讓鄰國心生恐懼,也讓自己再次躋身世界強國之列。

然而,這次的征服行動可說是有兩個特殊情況,才得以成功:首先,不論是烏克蘭軍隊或當地居民,對俄羅斯都無意強烈反抗;而且,其他強國並未直接介入干涉這場危機。這些情況在全球其他地方應該很難重現。如果成功戰爭的先決條件在於敵方無意抵抗,這種發動條件自然很少能得到滿足。

事實上,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取得成功之後,想在烏克蘭其他地區依樣畫葫蘆,碰上的反抗就遠遠更為強烈,例如在烏克蘭東部的戰爭就陷入僵局,徒勞無功。更糟糕的是(對俄羅斯來說),這場戰爭激發了烏克蘭的反俄情緒,讓烏克蘭從盟友變為死敵。就像是美國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嘗到甜頭,就不自量力,企圖染指伊拉克;俄羅斯也可能是因為在克里米亞取得成功,就誤以為自己有能力吞下烏克蘭。

整體而言,21世紀初期,俄羅斯在高加索和烏克蘭掀起的戰爭,實在稱不上非常成功。雖然提升了俄羅斯做為大國的聲望,但不信任感和仇恨感也水漲船高。就經濟而言,更是絕不划算,光是靠著克里米亞的旅遊景點、以及盧甘斯克(Luhansk)和頓涅茨克(Donetsk)殘破的蘇聯時代工廠,這場戰爭根本入不敷出,更別談還有外國抽離資金、國際祭出制裁的成本。

想看出俄羅斯這種政策的局限,只要比較近20年來中國的狀況,便一目瞭然。中國維持和平,經濟就大幅邁進;俄羅斯號稱取得勝利,但經濟就停滯不前。

雖然莫斯科嘴上總是說得漂亮英勇,但俄羅斯精英自己很清楚這些軍事投機行動究竟花了多少成本、帶來多少收益,所以現在才會一直小心翼翼,不讓局勢繼續升溫。俄羅斯一直遵守校園霸凌的原則:「要打就挑最弱的,而且別打太凶,免得老師出手。」如果普丁發動戰爭的時候,真是以史達林、彼得大帝或成吉思汗為榜樣,俄羅斯坦克應該早已衝向喬治亞和烏克蘭的首都,甚至是一路衝向華沙和柏林。只不過,普丁既不是成吉思汗,也不是史達林。他似乎比誰都知道,軍力在21世紀的作用有限,而且一場成功的戰爭必定是一場懂得克制的戰爭。就算在敘利亞,雖然俄羅斯空襲轟炸毫不留情,但普丁一直盡量減少派出地面部隊,把近距交戰的事都留給別人,而且也避免讓戰火蔓延到鄰國。

事實上,從俄羅斯的觀點,近年種種舉動雖然看似侵略,但並非打算開啟新一波全球戰爭,只是想加強目前薄弱的防禦。俄羅斯大可指出,在1980 年代末和1990 年代初簽訂和平條約之後,俄羅斯就是被視為戰敗國,而美國及北約趁著俄羅斯積弱不振,便無視於承諾,將北約版圖擴大到東歐、乃至一些前蘇聯的共和國。西方還進一步不顧俄羅斯在中東的利益,以可疑的藉口,入侵塞爾維亞和伊拉克;於是俄羅斯清楚瞭解,必須倚靠自己的軍力,才能讓勢力範圍免受西方侵犯。從這個角度來看,俄羅斯近來之所以發動這些軍事行動,除了普丁該負責,柯林頓和小布希也同樣難辭其咎。

普丁也不是史達林

當然,俄羅斯在喬治亞、烏克蘭和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仍然可能只是序幕,後續還藏著更大膽的帝國擴張計畫。而且,就算普丁目前並未認真打算征服全球,目前的「成功」也可能會讓他的野心膨脹。但還是要記得,普丁手中的俄羅斯國力,仍遠遠不及史達林手中的蘇聯;除非有中國等其他國家加入,否則連一場新的冷戰都無力維持,全面的世界大戰就更別提了。俄羅斯有1億5,000萬人,根據購買力平價來計算,國內生產毛額(GDP)為4兆美元,然而都不及美國(3億2,500萬人,19兆美元)或是歐盟(5億人,21兆美元)。如果將美國和歐盟合計,人數足足是俄羅斯的5倍多,GDP 更高達10倍。

近來的科技發展,則讓實際差距甚至更大。蘇聯在20世紀中葉達到頂峰,當時重工業是全球經濟的火車頭,而蘇聯的集權制度也有利於大規模生產曳引機、卡車、坦克和洲際彈道飛彈。時至今日,資訊科技和生物科技的重要性超越了重工業,但這兩方面都是俄羅斯的弱項。雖然俄羅斯在網路戰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但民間資訊科技產業動力不足,經濟絕大部分仍依靠礦產資源,特別是石油和天然氣。雖然這可能足以讓少數特權階級致富、讓普丁長期掌權,但並不足以在數位科技與生物科技的軍備競賽勝出。

更重要的是,普丁統治下的俄羅斯,缺乏能夠放諸四海的意識型態。在冷戰期間,蘇聯除了擁有能夠派向全球的強大紅軍,共產主義也有全球吸引力。相較之下,「普丁主義」對古巴、越南或法國知識份子來說,實在沒有意義。雖然世界上確實可能正流傳威權式的國族主義,但就其本質,很難建立有凝聚力的國際社群。舉例來說,不論是波蘭共產主義或俄羅斯共產主義,至少在理論上都會同樣致力於爭取所有工人階級共同的利益;但如果是波蘭國族主義和俄羅斯國族主義,光是從定義上,利益就必然會彼此衝突。普丁崛起,刺激波蘭國族主義高漲,也就只會讓波蘭比從前更加反俄。

因此,雖然俄羅斯不斷釋出堪稱全球規模的假消息和策劃顛覆活動,希望拆散北約和歐盟,卻不太可能執行全球規模的軍事征服行動。我們有理由相信,即便俄羅斯接管了克里米亞、入侵喬治亞和烏克蘭東部,但這些應該只是獨立事件,而非揭開新戰爭時代的前兆。

【書籍資訊】
《21世紀的21堂課》

從《21世紀的21堂課》探討AI世界的未來,究竟人類還有什麼能力勝過AI?_img_2
出版日期:2018.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