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健康生活 是奇蹟出現,還是單純《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安慰劑竟真不只有心理作用?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22.03.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每天從網路、媒體、Line不時傳來各種關於保健的訊息,告訴我們如何飲食、如何排毒、如何運動、如何吃藥...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天下文化Line友

是奇蹟出現,還是單純《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安慰劑竟真不只有心理作用?


是奇蹟出現,還是單純《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安慰劑竟真不只有心理作用?_img_1
圖片來源:unsplash

儘管不見得適用於所有疾病,但你身邊也有「看」完醫生,或是使用一些民間療法,身體就馬上好許多的親友嗎?是奇蹟出現,還是單純《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其實這是醫學中被稱為「假裝痊癒」的現象......

安慰劑效應是什麼?

針對那些自稱使用非科學方法而痊癒的人,我們該怎麼看待?銅質手鍊可緩解關節炎嗎?脊骨按摩治療有助於改善耳部感染和偏頭痛嗎?果汁排毒能阻止癌症擴散嗎?

自稱透過非常規方法康復或改善病情的人,這得歸功於安慰劑效應發揮良好。安慰劑效應是一種非比尋常的現象,使用蒸餾水、糖水或鹽水等惰性物質假冒藥物,有時真能改善病人狀況,只因病人預期或相信其療效。

安慰劑效應有別於一般人所想,並非偶然的精神勝利物質而已,也並非身心醫學。安慰劑效應如今已成為一種統稱,用以解釋無法歸因於藥物或治療的健康好轉情況。此種變化可能由諸多因素引起,從自發性的改善紓壓,到誤診、古典制約、或迄今仍無法以科學解釋的原因,都有可能。安慰劑效應是當今科學研究的重點領域,我們已知:涉及情緒、激素、神經傳遞物質和記憶的複雜神經迴路,會產生安慰劑效應。

自打人類出現在地球以來,安慰劑效應便一直存在。18世紀時,醫師若庫房中缺乏真正藥物,便會使用非活性藥丸。19世紀下半,醫學界開始從純粹的物理化學角度看待疾病,因此,到了1900年,安慰劑失寵,不再用於治療,直到萊特先生(Mr.Wright)的特例出現,重啟了各界對安慰劑現象的興趣,也促使我們進入安慰劑效應的科學探索新時代,並一直延續至今。

1950年代中期,一名被醫師稱為萊特先生的病人,因淋巴瘤而性命垂危。醫師們試盡了各種方法都無濟於事。請注意,當時的醫學發展與現今不可同日而語,如今強大的化療可大幅改善許多癌症病人的生活和壽命,但當時癌症療法並不多。

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學家克羅布佛1957 年提出的報告,當時萊特先生很樂觀,認為名為克瑞拜贊的抗癌新藥將可拯救他的生命。萊特先生首次注射新藥時,已臥病在床,且呼吸困難;三天後,他四處走動,還和護理師有說有笑,此時腫瘤已縮小了一半;又經過十天的治療後,醫院讓他出院。

但是,另一名同院的淋巴瘤病人,也接受克瑞拜贊的治療,病情卻毫無起色。

儘管有些令人難以置信,但故事若能就此圓滿結束,便真是皆大歡喜了。可惜的是,接下來兩個月,萊特先生閱讀了質疑克瑞拜贊功效的新聞報導後,日益憂心忡忡,結果癌症復發。他的醫師群如何反應呢?他們對他撒謊,告訴萊特先生隔天將有功效加倍的改良版藥物到院。用激動來形容萊特先生的反應,可說是太過輕描淡寫。當「新藥」抵達時,醫師馬上幫他進行注射,當中其實不含任何克瑞拜贊的成分,但萊特先生的病情大為好轉,甚至比上一次改善更多,出院時一點症狀都沒有。然而,新聞又出現了克瑞拜贊無效的報導,萊特先生很健康的生活了兩個月,讀到這則壞消息後,沒幾天就去世了。

萊特先生的經驗清楚顯示,一個人的期望和信念,可能對疾病病程影響甚巨。但是,我們如何從生物學角度對此作出解釋?為何人體內會發生此種情況?肯定不僅僅是與非活性物質有關的心理因素所致,對嗎?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安慰劑效應千真萬確

過去數十年的研究,反覆證明了此種偽治療的功效。安慰劑不僅可以緩解心理因素的疾病,如疼痛、憂鬱和焦慮,還有助於減輕發炎性疾病和帕金森氏症等疾病的生理症狀。有時,安慰劑效應也能讓腫瘤縮小,如同萊特先生的例子一樣。

儘管不見得適用於所有疾病,但安慰劑效應確實適用於許多以症狀為主的病,如頭痛、腸躁症、焦慮症等。此種下意識的制約,可控制生理機能,包含激素的釋放和免疫反應。部分針對實驗室大鼠的傑出研究,凸顯了安慰劑效應的生物學限制:動物顯然無法懷抱著相信某種藥物有效的信念。

假裝痊癒(flight into health)一詞在精神病學領域時有所聞,有點類似安慰劑效應。據說,假裝痊癒通常發生在病人感覺治療有效、或有望解決特定問題時,似乎就會自主痊癒。例如,抱怨自己憂鬱的人,可能只與心理諮商師會晤一次,離開諮商室後,就突然宣告自己沒事了;有時候,光是預約掛號,就能減輕病人的沮喪心情。

關於安慰劑效應的神經生物學,依舊有待我們持續發掘與學習。沒有單一反應可描述或定義安慰劑效應發生的所有情境。安慰劑效應並非由源於普遍情況的固定結果,而是依情境而異,變化多端,正如頭痛一樣。話雖如此,有一點毫無疑義,那就是安慰劑效應確實存在。

2014 年的研究指出,手術侵入性愈高,安慰劑效應益發重要,甚至遠勝於藥物。

我時常在病人家屬提出側面諮詢時,目睹安慰劑效應:「我再過17天就要參加三鐵競賽了,但覺得自己好像得了鼻竇炎。醫師,您能快速幫我看看嗎?」他們已坐在我診間的診療椅上而小孩就在他們腿上,所以我做了許多醫師發誓絕不做的事—我幫這名家長匆匆做了身體診察。迅速診察過後,我說:「只是感冒而已,稍事休息,多喝水,一切就沒事了,您絕對不需要吃抗生素。」

我發誓,他們離開診間時,腳步更輕盈了些,告訴他們沒有生病這件事,是否使他們感覺好轉?某種程度上而言,也許確實如此。

【書籍資訊】
《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


是奇蹟出現,還是單純《誇大不實的醫療迷思》?安慰劑竟真不只有心理作用?_img_2
出版日期:202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