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科學自然 《不廢江河萬古流》臺灣第一位女性核子物理學博士「非做不可」的任務!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2.04.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林清凉是臺灣第一位女性核子物理學博士,也是臺大物理系歷年唯一的女性系主任。退休後的林清凉以校為家,隨...
定價 750
優惠價 79折,593
$750 79$593
天下文化Line友

《不廢江河萬古流》臺灣第一位女性核子物理學博士「非做不可」的任務!


《不廢江河萬古流》臺灣第一位女性核子物理學博士「非做不可」的任務!_img_1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不廢江河萬古流》   ▲與臺大物理系 1972、1973 級同學攝於臺大校門口。

這是林清凉教授回到台大後,第一次被賦予幾項非做不可的任務!但沒想到後來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中子」危機......

由於母親生病,我必須經常在短時間內來回臺北與岡山之間。當時的岡山是快車不停,只有平快才停。所以一趟火車費時約8小時。我坐的是夜車,利用晚上睡在火車上以節省時間。母親看到我平安地回到她身邊,也許是太興奮了,病情反而加速惡化,在我回國一個多月的9月下旬便過世了。我有難以形容的遺憾與悲傷,責備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回來?

等母親的喪事結束後,許雲基和黃振麟(下面稱許、黃先生)便給我龐大的工作:「從臺灣光復到1970年,物理系累積下來非做不可的工作!」我立即回答:「天啊!我怎麼可能做這麼多事!」許、黃先生說:「不是叫你自己做,妳不是很容易和學生混在一起嗎?我們只是要妳來計劃,而實際上讓學生工作!」好吧,就答應了。工作是:

1.整理物理系圖書館約18,000多冊的日、中、英文書和雜誌。

2.打開本來要運到大陸各大學去的儀器房間。這些實驗或裝備儀器是來自美國的先進儀器,由於大陸赤化,無法運去大陸。我大一(1950年)時堆滿整條椰林大道和兩邊道路。學校下令收到各建築物的空間儲藏。

3.整頓二號館物理系的硬體,使它上軌道(許、黃先生知道我會設計,又會分類安排)。

於是我動員我的全班學生(1972年6月畢業的學生)開始工作。那時候他們剛升上大三,師生幾乎生活在一起,一有時間就做工。大三這一班平均小康家庭子弟,內有少數家境較困難者,各個努力做事和念書。他們是將來要扛起國家的主人翁,一定要讓他們智力和體力雙壯,於是我就找時間,以導師會的名義請他們吃飯,從中飯吃到晚飯的機率也不少。如果目的是餵飽他們,就到「僑光堂」(現在的「鹿鳴堂」)或臺大校門口的館子去吃飯。我懂得,也很注意食物的營養。當然學校給的導師費不夠,沒關係,就用自己的薪水,萬一錢不夠,就向父親開口(父親很偏愛我,他當時的經濟能力還可以給我一點零用錢)。

同時利用一起吃飯的時間,我告訴他們國際情勢,以及可能的發展。我們無話不談,只要學生有問,我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該班非臺北市籍的人約有60%,全班都是第一志願進來,且臺大物理系只收30名,即每年臺灣約18萬高中畢業生的理科志願者的前30名,各個天賦高,又勤快,做事認真又負責,有緣教導這批年輕人,太幸運了。

臺大物理系約從1958年到1976年,每年收當年高中畢業志願理工的頭30名,全班都是第一志願是物理系,這現象是1957年李政道和楊振寧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帶來的結果。和這群充滿活力、衝勁十足、高智慧,又肯吃苦的學弟妹們生活在一起,每天雖忙死了,但是非常快樂,活得多麼有意義!

臺大物理系1972級學生,如何整理圖書館?

這是一件非常繁重的工作,持續兩年多,他們未完成的部分由下一屆,即1973年畢業的那一班接手,還好大約再一個學期就完成了。系圖書館的圖書編號有日、中、英文系統,目錄也是一樣,甚至有的書已經破舊不堪。還好,當時臺大總圖書館(目前的臺大校史館)在物理系館二號館對面,相隔不到20公尺,學生隨時可到總圖參考如何編號,以及修補書的工作。

整理書時發現老師們不但借好多書,而且借期甚長,學生們便去老師家,自掏腰包用計程車帶書回臺大。同時乾脆把系圖由他們來看管,從上午8點開到深夜12點。怎麼辦,晚上睡在哪裡?於是就拜託看管物理館的老謝(他是退伍軍人,住在二號館一進門的右邊房間),讓系上放一臺如宿舍用的上下雙層床供深夜無法回家的學生睡,洗澡和老謝共用一個房間,因此我們和老謝變成了好朋友。

系圖不見的書,如果是學生借的,這班的學生很厲害,都有辦法讓書歸還回來。我叫學生們絕不追究處罰,只要書回來就好了。我絕對相信學生,他們真可愛,系圖完全由他們自理自治。發生問題或困難時,師生一起討論解決,或請更有經驗的人幫忙。我們心連心,同時也大約瞭解臺灣和大陸、亞洲和世界的可能未來,於是無形中的口號是「團結」和「視野廣、眼光遠」,以及「身心必壯」。於是非臺北人的宿舍生有時想打牙祭,就買食物到我住的房子來自煮大吃,我就有免費的好吃料理吃,有的把女朋友也帶來。

我很希望跟他們的女朋友們也成為好友,因為我深知女性的重要性:

1.小孩的教育,主要在媽媽,丈夫會受太太的影響。
2.如果太太之間是好朋友,丈夫們雖不很好,但有一天丈夫會成為好友。
3.反過來如果太太之間互不順眼,雖然丈夫們本來是好朋友,結果只好偷偷地來往。

所以我都找機會讓學生帶女朋友來,並且變成好朋友。果然,1972年畢業同學的太太們都成了很好的朋友,互相幫忙,分享家家的喜怒哀樂,創辦定期的餐會,大人小孩一起同樂,互相談好,各家帶不同的食物到場。我也有機會參與了好多次他們在美國矽谷一帶和洛杉磯一帶的同學會,結果在美國比1972年早畢業的或晚畢業的也來參與盛會。等到他們經濟有基礎後,在美國有時到餐館聚餐,留在臺灣的學生嘛,大部分還是到餐館,除了少數幾位才邀請到私人家,因為在臺灣幾乎沒有人有大房子。他們在臺大將要畢業時,就有了長遠的全盤未來計畫,當時我都無法相信的如下計畫:

畢業20週年的1992年在臺大傅園會合!

20年後的1992全班在一起?他們真的實現了該計畫,地點不是臺大傅園而是美國的太浩湖(Lake Tahoe),100多位(夫妻和小孩)來自亞洲和北美洲,他們邀請我參加,也答應了,但很遺憾,我岡山家發生事而沒去成。後來黃天來回臺灣時帶了他們在太浩湖的照片來給我,同時考我試,要我把參與的同學名字全說出來。哇!我完全通過考試,但誰是誰的太太的考試則不及格。他們的驚人地團結,每年都選出一位總負責人來聯絡班上發生的大小事,有難必相救,有福必共享,一直到現在,他們有自己班上的聯絡網,立即知道班上同學及家人的各種消息。

使物理系的硬體初步上軌道

物理系1972畢業班,一面整理系圖,一面整理本來要運到大陸各大學用的實驗儀器。它們從我大一時的1950年起就一直睡在系館的五、六個房間裡。雖然已經過了20年,這些儀器絕大部分仍沒有損壞,完好如新。這是我首次看到四面玻璃的影印機!其他電學、光學、熱學用的儀器全都完好,於是就拿來充實大學部學生的實驗之用。

如果非物理系用不上的,就送給工、醫學院等有需要的系。拿走儀器後必整理房間,以供物理系使用。既然做了這些硬體工作,學生們也就順便整頓起系館來。該粉刷的粉刷,該修建繕的修繕,有的是由學生們自己來,有的是請學校做。由於儀器內有偵測輻射用的儀器,後來學生們拿來玩,在物理館內到處測「有沒有輻射物」。結果竟然有,而且是最危險的「中子」!有一天陳文進(1972級)同學跑來告訴我:

老師:「物理系有『中子』,中子偵測儀在系館2、3樓都有反應!」我當然不相信有這種危險物,我回答陳文進:「不可能,不要亂講,讓大家不安。」我太不應該,學核物理的我,竟然沒去查過!

在1981年我當物理系主任時,發現了相當強的中子源!(請看下面的中子源事件)不知已經傷害了多少人!當時每天和學生不但生活在一起,又要準備教書,又要應付其他事,忙死!同時我想:如果有中子源,只有許雲基才有可能。但性格非常小心又負責任的許雲基先生,不可能亂放會傷人的中子源,於是也沒問他,我犯了不能原諒的錯誤。

【摘錄自第10章】

【書籍資訊】
《不廢江河萬古流》
《不廢江河萬古流》臺灣第一位女性核子物理學博士「非做不可」的任務!_img_2
出版日期:2022.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