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財經企管 吳敏求:「我天生有一個長處,碰到問題會自己找辦法,這讓我跟別人不一樣。」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2.05.2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1989年創立旺宏之初,吳敏求就堅持自主研發,不走代工之路,讓旺宏至今擁有八千多項專利,成為台灣唯一...
定價 500
優惠價 79折,395
$500 79$395
天下文化Line友

吳敏求:「我天生有一個長處,碰到問題會自己找辦法,這讓我跟別人不一樣。」


吳敏求:「我天生有一個長處,碰到問題會自己找辦法,這讓我跟別人不一樣。」_img_1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1970年,吳敏求從成大畢業,大四他就已經考上成大電機研究所,打算繼續朝這個專業領域深耕,不過他保留學籍,選擇先去當兵,認為當完兵再去念研究所,反而比較自由,因為畢業後可以立刻工作。當時他抽籤抽到在高雄衛武營二軍團擔任通訊兵,在衛武營當了六個月的兵之後,就移防到清泉崗。

善用賞罰,管理有一套

吳敏求認為如果一個人沒有天生的管理特質,很難後天培養。他自己就是屬於天生的管理者,當兵時期他就嶄露頭角。

剛入伍的前半年,他都在運動場中度過,因為剛報到時,他說他的專長是打籃球,正好軍隊有籃球比賽,就立刻被派去比賽。打完籃球賽後,剛好又有陸軍運動大會,需要找選手參加,他因為大學跑過百米高欄及四百中欄,所以又被派去參加這個項目的集訓,並獲選為代表隊。

他還記得,那一期的預官都在旁邊進行入伍訓練,只有他每天從衛武營區坐軍車到高雄體育場參加集訓。當時,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尉,屬於階級很低的軍官,本來不需要值星,但因為排長剛結婚,想要多陪新婚妻子,連長問他是否可以代為幫忙值星,他一口就答應。

值星時,有一次碰到一個小兵站衛兵,一人站兩小時再換人,沒想到,應該換人時,該來接班的衛兵卻沒來,吳敏求當時跟這個小兵說,你再站兩小時,因為臨時要從外面調動人很難,但是下一次站衛兵時,那位沒來接替你站衛兵的人,不僅要幫你站,還要處罰他。而他處罰這位小兵的方式是,晚點名時,特別點名這位小兵,半夜兩點到四點站衛兵。當過兵的人都知道,站衛兵最痛苦的時刻就是半夜兩點到四點,因為才剛躺下去沒多久就要起床,四點站完衛兵後,睡下沒多久又吹起床號,根本無法好好睡。果然,這個小兵立刻抗議,但吳敏求當下就嚴厲斥責,絕不寬貸。

不畏強權,據理力爭

他在管理上的鐵面無私,從來都不分官階。有一次,軍隊準備從衛武營移防到清泉崗,當時他是值星官,負責整個連的搬運與移防,移防的工作還包括將搬遷過去的東西卸貨。卸貨時,同時有兩輛大卡車開進來,一輛載有桌椅,另一輛載的是發電機。他找來無線電排與有線電排的兩排兵搬遷,無線電排負責搬運較重的發電機,有線電排則負責搬運較輕的桌椅,等下一趟兩輛大卡車來時,兩排再互換。

結果,負責搬運較重發電機的無線電排,工作比較努力,竟然比搬運較輕桌椅的有線電排更早搬運完畢。等到下一趟又來兩輛大卡車時,同樣也是一輛載有桌椅,另一輛載有發電機,吳敏求立刻要求互換。沒想到,有線電排因為還沒卸完桌椅,立刻抗議,表示第一趟的工作還沒做完,不應該讓他們去搬第二趟較重的發電機,吳敏求告訴他們:「那是你們的問題,這很公平。」但是對方卻不這樣想,看他僅是少尉頭銜,乾脆跑去向排長抗議。沒多久,排長就找上他,表示他們還沒弄完第一趟,建議吳敏求不要讓他們搬運第二趟較重的東西。

當時排長是上尉,他只是少尉,但吳敏求還是跟排長說:「你官階比我大,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是值星官,由我決定。如果你要改變這個決定很簡單,你來值星,你要怎麼做我沒意見,但我是值星,就是我說了算。」吳敏求這一番說詞,著實令大家捏了一把冷汗,因為軍隊通常是長官說了算,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尉,為求公平正義,竟然敢直言不諱。

事後回顧當年,吳敏求說:「我就敢跟他這樣講,我覺得我對啊,沒有錯,所以他也不再囉唆了。」其實他也可以退縮,接受官階較大的排長關說,頂多就是被無線排的小兵抱怨不公平而已。但是他寧願冒犯長官,也堅持公平到底,這就是吳敏求的個性:堅持做對的事情,而不是把事情做掉。這樣的個性日後在商場上,他也同樣不妥協,始終如一。

另一方面,他也長於談判。有一年在台中潭子園區過年,連長跑來找他,因為新婚的排長想要回家過年,問他是否可以幫忙值星,他依舊一口答應下來。但是他跟連長說,他家也在台中,可不可以除夕當天晚上吃過晚飯後,給他幾個小時的假,讓他回家一趟,當天晚上就回來,連長自然也答應了他。當兵這一年(當時服兵役為期一年,後改為兩年)他發現自己頗有管理者特質,敢做決定,也敢承擔。

想方設法,為自己找出路

服兵役期滿一年,七月退伍後,他回到成大,住進宿舍,等待電機工程研究所開學。 那時離開學還有兩個月,在宿舍裡沒事做,因為家境不優渥,他想著如何利用時間賺錢, 正好與同學兼室友的劉志放(曾任台電電力研究所副所長)在圖書館的布告欄上看到出版 社有一本《基本電工學》需要找人翻譯,他立刻跟出版社商談,如果給他兩萬元翻譯費,他可以在三個月內翻譯完畢。當時兩萬元是頗大的一筆錢,而且他說:「在台灣翻譯技術教科書,我是第一個人。」

那是1971年的夏天,他跟室友躲在宿舍裡,沒日沒夜地翻譯這本厚厚的原文基礎 電工學,一個暑假就翻譯完畢,順利拿到一人一萬元的翻譯費。有了這一萬元的翻譯費,就可以供給他研究所一年的生活費,加上他進研究所後,也開始在其他學校教課。他曾經在台南家職教英文,在南榮工專教電磁波,生活終於開始穩定。

他雖然一心往半導體的路上學習,大學時就選修不少與半導體相關課程,但碩士論文卻是研究電磁波,這是因為研二時,他跟一位剛從國外回來的客座教授學習電磁波,發現原來電磁波的理論與半導體可以結合在一起。

吳敏求大學就萌生創業念頭,但尚未確定,特別是家裡貧窮的關係,原本他打算成大電機研究所畢業後,先找工作賺錢,沒想到研二時因為研究個案需要,去學長的公司參觀,結果發現理工研究所畢業生的出路,竟然是在工廠裡當工頭,管女工,讓他覺得浪費所學專長,於是打消了畢業後就上班的念頭。

然而,不當工頭,要做什麼?剛好,當時他的女友因為依親關係,準備永久移民到美國,他那時有兩個選擇:一是分手,二是也跟著到美國。於是他決定到美國留學,但是現實的問題來了,第一,留學要一筆錢,他連留學要繳交的保證金都沒有,當時他父親一個月的薪水才四十美元,養家都不夠了,更不可能資助他去留學。第二,到美國留學要考托福,他之前想都沒想過出國留學,當然也沒考過托福,臨時才決定出國念書,托福成績該怎麼辦?

吳敏求說:「我的個性就是當我設定了目標,就會勇往直前。」既然決定出國念書,他開始想辦法自己找錢。他先跑到當時台中的美國新聞處圖書館找留學資料,看看哪些大學可以不必考托福就能去。美國很快就被排除,因為必須考托福,他很幸運找到兩所大學。第一所是加拿大前三大的學校,也就是著名的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不只不必考托福,還給他獎學金;第二所是位於英國北邊一個工業城、頗負盛名的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但只給他入學資格,卻沒提供獎學金,吳敏求於是決定去念可以提供他獎學金的麥基爾大學電機研究所。

在出國前,他甚至還到成大圖書館找到一本原文的電磁學,詢問書商是否願意出中文版,他可以翻譯,並且用三個禮拜,趕在出國前將它翻譯好,拿了五千元翻譯費,加上請父親找同鄉幫忙,將一筆錢暫時存入他的戶頭,才解決了出國的財力證明。至此,總算達成出國目標。

吳敏求說:「我天生有一個長處,碰到問題會自己找辦法,這讓我跟別人不一樣。

他找辦法的方式,就是先設定目標,然後盡全力去做,自然水到渠成,這也是吳敏求一路走來,面對問題的始終態度。

【書籍資訊】
《吳敏求傳》
吳敏求:「我天生有一個長處,碰到問題會自己找辦法,這讓我跟別人不一樣。」_img_2
出版日期:2022.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