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台中老城區是步行天堂,既典雅又朝氣蓬勃 |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日日台中款》書中分享:中區還有很多遺失的記憶,需要被找回來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22.07.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職棒球星王建民、知名導演吳念真、知名節目主持人謝震武、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蕭美琴、知名導演魏德聖 好評...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天下文化Line友

台中老城區是步行天堂,既典雅又朝氣蓬勃 |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日日台中款》書中分享:中區還有很多遺失的記憶,需要被找回來


台中老城區,海線孩子的雀躍

台中的老城區,行政畫分上以中區為主,包含了部分東西南北區,對我而言中區也是我記憶的核心區。當時縣市沒有合併,清水是台中縣,是鄉下,「台中」是城市,可以被稱為「台中」的,就是這裡。它以台中火車站為起點,曾經是台中最繁華的區域,有綠川、柳川流過,在日治時期被稱為「小京都」,它有著燦爛的過去。每個台中人都有屬於自己老城故事。

我對老城區最早的記憶,來自童年。那是個沒有綠園道、沒有七期的年代,進一次台中城,是天大的獎賞,只有考試成績很好,或者剛好大人有要務必須前往,爸爸媽媽才會帶我們去「台中」。

當時老城區一點都不老,相反的。它有最繁華新奇的一切,百貨公司、室內遊樂場,數不清的餐廳、咖啡館......,對一個海線長大的孩子來說,台中的老城區就是「迪士尼樂園」,去老城區,就像出國。

只要爸爸宣布要帶我們「去台中」,我從那一刻就開始期待。到了進城那天,我們很快吃完早飯,換好乾淨的衣服,表現得很乖巧,生怕大人臨時變卦,戰戰兢兢地等待,直到真正出發才安心。

出發!到了城裡,先去逛街、去百貨公司採買,再去大一吃頓。在那個節儉且物資相對匱乏的年代,這是極為奢侈的享受。我人生第一次吃到牛排,就是在老城區。

老城區有我童年最歡樂的記憶。走在那裡,心情是雀躍的,空氣是香甜的,眼睛所見的一切,都是最新鮮好玩的。走進百貨公司,自動門一打開,冷氣撲面,啊,就是這個味道,香香的,好高級啊!兒童遊樂那一層,更是我迷戀百貨公司的主要原因。

現在很流行的綠川河岸,對小孩來說超級無聊,難得到台中,幹麼散步?當然要去人擠人啊!去百貨公司多好玩,看風景我們海線就有,走路還更大更空曠!我每天都得走路去上學。

清水鄉下哪裡有什麼高樓大廈,每天只能打棒球、捉迷藏、跳房子、吃豆花,在老城區不一樣,小小的眼睛,看不盡的繁華。這裡太好玩了!充滿我童年最新奇、最稀罕的快樂。

中央書局,從知識殿堂到安全帽店

長大一點來老城區,已經不那麼稀奇,青春的叛逆,甚至偶爾還會對資本主義的過度商業批判幾句!最常去的不再是炫目的百貨公司,而是沉靜的中央書局。

我的碩士論文題目是《戰後台灣文學發展與國家角色》,我念歷史,對文學也有憧憬,歷史是思辨的學科,文學則是浪漫的出口。我總是帶著挖寶的心情去中央書局,當時台中的書局多半賣暢銷書,略顯擁擠的中央書局卻有很多文史哲類的書,也有商務出版的經典書籍,嗜書如命的歲月,每本都好想帶走。

當時的我沈浸在自己的歷史研究中,同時也意識到,我就站在歷史發生的所在。成立於1927年的中央書局,創辦人是莊垂勝,當時書局是「台灣文化協會」的實踐場域,這裡舉辦過許多演講、畫展、音樂會,往來者都是台灣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林獻堂自然不用多說,清水出身的實業家楊肇嘉、作家張深切、賴和,甚至蔣渭水等,都常出入中央書局。

時代快速流逝,我也被生命的洪流推著往前跑,研究所畢業前,我已經到豐原做民代助理,後來還投入選舉。等到我再度經過中央書局,它早已轉了好幾手,變成一間安全帽店。我騎機車等紅綠燈時,轉頭看見中央書局,它已經掛滿五顏六色的安全帽。

我們在歷史的當下,無法明白那有多璀璨,直到它消逝後,才會恍然醒悟,我們遺失了珍貴的寶物。

幸好,上善基金會願意讓中央書局復活。這是相當艱難的工作,蓋新房子不難,恢復歷史建築的樣貌才是大挑戰。決定重建後,張杏如女士也曾經找過我,請我聊聊對中央書局的印象,以及它對台中人的意義。對我來說,中央書局不僅僅是書局,它是社會科學系學生的寶庫,是我尋求知識慰藉的地方,更是台中重要的文化標誌。

重建後的中央書局真的很美,一踏入書局,記憶中的空間不復存在,但中央書局的歷史意義卻回來了。一進門的新書平台依然陳列著文史哲的書籍,樓上的開放空間成為新的文化基地,讓更多文人騷客、市民朋友透過文化講座,了解這塊土地、城市和人,這就是中央書局啊!是讓人心生尊敬的書局!

老城巷弄,故事發生的所在

除了中央書局重建,中區還有很多遺失的記憶,火車站、台中公園、舊市府附近的古蹟群等,需要被找回來。

當我們在談「老城區」的重現時,我想的總是「面的重建」,是老房子牽著老房子,街道連著街道,是區域的再造,而不是單一建築,孤島般的重建,而是城市復興。將老城老屋引薦給有能力有夢想的年輕人,由它們賦予新生命。大型建築物,比如銀行、舊廳舍、州廳,民間沒有力量獨自經營,政府要將之重整、轉型,它們可以是博物館,也可以是文創基地。

老城區有各種新的可能,政府是橋樑,把散落的破敗的老屋,一間又一間連在一起,讓有夢的年輕人可以走進老城區,重新改屋造屋、造夢。賴人碩建築師的「繼光工務所」,蘇睿弼、陳冬梅和中區再生文化協會的夥伴,就是一群追夢的人。

台中老城區是步行天堂,既典雅又朝氣蓬勃 |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日日台中款》書中分享:中區還有很多遺失的記憶,需要被找回來_img_1
▲賴人碩建築師(右)以繼光工務所為基地,探索老城再造的可能。

當成片的老區域都重建完成後,這裡就不是孤島,不再只是一棟可以打卡的房子。人們在這裡生活、旅行,故事不斷在巷弄裡發生,男女朋友在這裡約會、吵架,走到下一條巷子又和好;鄉下來的孩子在這裡吃了第一個起士蛋糕,嚐了第一口咖啡;曾經在這裡工作過的老人回來了,在轉角發現想念的豆花店又重新開張.......。

老城區有歷史建築與老故事,卻也有新來的人不斷造訪,創造新的故事。老城區應該是步行天堂,既典雅,又朝氣蓬勃,生生不息。

【書籍資訊】
《日日台中款》
台中老城區是步行天堂,既典雅又朝氣蓬勃 |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日日台中款》書中分享:中區還有很多遺失的記憶,需要被找回來_img_2
出版日期: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