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文社科 不只是守護台灣的疫情指揮官!密醫事件讓陳時中逐步改變了台灣牙醫界的生態 | 陳時中新書《溫暖的魄力》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2.07.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在2020年擔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後,一戰成名,每天下午兩點,由指揮官率領防...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天下文化Line友

不只是守護台灣的疫情指揮官!密醫事件讓陳時中逐步改變了台灣牙醫界的生態 | 陳時中新書《溫暖的魄力》


密醫事件

當年,很多密醫根本沒有執照,也沒受過醫學院科班的正統訓練,可能只是在牙醫診所當助手幾年,或做齒模出身,自己土法煉鋼學幾招,就出來開業當牙醫,數量多到還有自己的代表團體跟理事長。

因為密醫會搶走病人,那些通過國家考試的「有牌(執照)」牙醫就跟他們勢同水火,鬥得很凶。歷任牙醫師公會的理事長也都費盡心思要抓密醫,我大概是唯一一個完全不想跟密醫周旋的理事長。

不只是守護台灣的疫情指揮官!密醫事件讓陳時中逐步改變了台灣牙醫界的生態 | 陳時中新書《溫暖的魄力》_img_1

我的邏輯是這樣的:牙醫「本來」就應該是「有牌」的,密醫會這麼猖獗,政府當然有錯,錯在沒有嚴格規範這個行業。但是嚴格說來,正牌牙醫也必須負相當的責任。我們如果夠厲害,密醫應該就要望風披靡。他們在有牌醫師的眼皮子底下還能夠活得這麼好,就表示在民眾眼中,兩者之間其實是沒有多大區隔的。

因此,「有牌」牙醫當務之急,是樹立自身的專業價值,而不是降低格調去跟沒牌的密醫鬥法。當然,真的很離譜的那種密醫,還是要舉報,但是,不應該本末倒置,把揪密醫當作牙醫業的要務。

不過,我不花太多心力糾舉密醫,並不代表我可以姑息密醫去做正牌牙醫才能做的醫療業務。

擔任台北市牙醫師公會理事長時,有一次,衛生署(今衛福部)牙醫諮詢委員會開會,密醫團體的代表也來了,他們來請願,希望可以承接洗牙填補的業務。這些代表看起來都一臉凶相,講完訴求後也不離開,繼續坐著等結果。

全聯會的前輩都很低調,紛紛表示沒有意見。我心想,不對啊,此刻大家都不出聲,如果我也沒意見,那這個提議就要通過了。

我當時才三十出頭,沒見過太多世面,說完全不怕是騙人的。但若不擋下來,難道就要讓他輕騎過關嗎?於是我硬著頭皮說:「我個人也是沒什麼意見啦。但是,之前全聯會有一個決議,我想唸出來給大家聽聽……」

那個決議的內容當然是要對密醫嚴加約束。我一唸完,主席大為緊張,提醒我:「人家來,就是來要求鬆一點,你怎麼反而要更嚴?」

「奇怪,我們才是牙醫,他們來要求要鬆一點,就一定要答應嗎?我們也可以要求更嚴一點啊。」

主席看場面有點劍拔弩張,連忙打圓場說:「你們再討論一下,我們下個月再決議好了。」 那場會議之後,他們竟然在媒體廣告版位登了一則很囂張的廣告:「陳理事長不給我一口飯吃,我就不給你口吃飯!」還一連登了好幾天,這不是擺明 威脅我嗎?

我心裡也有點擔心會真的出亂子,還交代護理師幫我準備木劍、噴槍來「防身」。人家的診所通常都是開放式的,但我當時把診所做成封閉式的,只留一道縫,就是怕有人來找麻煩。

不過每天這樣疑神疑鬼實在不是辦法,我後來決定「直球對決」,主動打電話給對方的理事長,跟他攤牌:「你們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講,登這個是什麼意思?」

對方理事長還裝傻,說他們沒有惡意,只是有些成員個性比較衝動。

「那萬一有些『比較衝動』的人真的來這邊亂,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沒法度啊,我沒辦法約束到所有會員啊。」

我看對方避重就輕,就把話挑明了說:「這件事你最好想清楚,萬一我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相信政府一定會給你們掃一波的。」

對方聽我這麼說,氣勢有點怯了,我繼續分析:「就算你後台很硬,但你想想,牙醫師公會的理事長因為密醫事件受到什麼傷害,社會一定會出現壓力,你覺得政府可以不處理嗎?」

也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我還說:「那是國家正式的會議,你們不是會員,不能參加。你們下個月來講完意見就可以走了,不可以繼續坐在那裡不走。」

到下個月,他們還真的沒有來搗亂。後來,隨著制度跟牙醫專業形象慢慢建立,密醫自然凋零,漸漸就沒有雜音了。

先利他才會利己

但牙醫界生態的改變並非一蹴可幾,我們花了很多年,才終於達到這個目標。當年牙醫師都抱怨行業環境不好,我們希望牙醫業是有尊嚴的,但沒有貢獻,談何尊嚴?

為了達到目標,我當時提出了三個優先,分別是:「病人優先」、「品質優先」,以及「弱勢優先」。前面兩者很好理解,必須把病人的權益放在第一位,當病人權益跟牙醫師權益兩相衝突時,要選擇先站在病人這一方,並且積極提升醫療品質。

至於弱勢優先,原先指的倒不是一般人理解中的「弱勢」,而是指牙科這個大領域中,一些比較不那麼受到重視、但攸關牙醫專業進步的小科別(例如口腔病理等),也不能偏廢,才能夠提升整體牙醫的專業層次。

有其他縣市的公會理事長說:「公會不就是要為成員著想嗎?應該是『牙醫優先』才對,怎麼是『病人』優先呢?」

也有會員跟我抱怨:「醫療價格都已經不怎麼好了,還要『提升品質』,這樣不是讓大家增加更多成本嗎?」

跟「品質優先」相對的「價格優先」,很多人都希望能把「價格」拉高,才能增加收入。問題是,「價格」這種東西,是跟「價值」連動的。對病人來說,為什麼要為一個缺乏價值的服務付出更多代價呢?

什麼是「價值」呢?其實就是「品質除以價格」的結果。

以比例來說,如果分子(品質)低落,價值當然會往下掉,若價值不夠,不管要爭取費用,或是跟密醫做法律攻防,都很難得到充分的支持。

相反的,當分子(品質)變大,但分母(價格)不變,整體的「價值」就提升了,時間久了,外界自然會願意提供給醫事人員更好的價格。

因此,不能只想自己優先,必須先「利他」,也就是「品質優先」,提升醫療服務的專業,並且把牙醫的知識跟專業貢獻出來,才能得到社會認同,形成正向循環。

【書籍資訊】
《溫暖的魄力》
不只是守護台灣的疫情指揮官!密醫事件讓陳時中逐步改變了台灣牙醫界的生態 | 陳時中新書《溫暖的魄力》_img_2
出版日期:2022.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