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文社科 與父親最後的禱告!Kolas:愛是一條線,你或許還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但當時刻到來,就會發現愛在那裡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2.07.2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決定把我還記得的那些寫下來,不再耗費無謂的心力去掩飾悲傷。這段時間,我反省自己,回憶父親,藉著他...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天下文化Line友

與父親最後的禱告!Kolas:愛是一條線,你或許還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但當時刻到來,就會發現愛在那裡


與父親最後的禱告!Kolas:愛是一條線,你或許還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但當時刻到來,就會發現愛在那裡_img_1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愛是一條線》  ▲Kolas的祖母與父親

2021年10月下旬,已是預期分離的階段。我在晚餐前回到家,那幾個月我幾乎每天往返於台北與台中。父親的身體因癌末的折磨又更削瘦、虛弱。但儘管連站一分鐘都困難,看見我開門回家,他還是緩慢從床上坐起,自己按壓床邊的電動開關把手扶欄杆放下。緩慢的,先把右腿移下床,再把左腿也放下,坐穩之後站起身,展開雙臂,擁抱我。「妳回來了,」他拍拍我的背說。

放開我後,他在床沿坐了不到兩分鐘,看看我,實在因疼痛坐不住,想找東西撐住身體,於是他又慢慢躺回床上。我趕緊上前幫忙調整枕頭的位置與高度,讓他找到一個相對舒適的角度,可以繼續躺著。

他的床,靠著窗,有光。躺在床上,靠窗的左手臂往上抬,手背則壓在額頭上,朝上的手掌心雖然看起來還是紅潤的,但他閉著眼睛,皺著眉頭。我知道,那種疼痛已經超過人類可忍耐的極限了。我說不出話,慢慢在腳邊放下我的公事包,在床邊坐下,陪著他。我們父女倆就像一對互看的人像剪影,在2021年的秋末冬初,背著光在窗前靜止著。

幾分鐘之後,他看著坐在床邊的我,舉起食指,在我面前點了好幾次,說:「妳知道嗎,耶穌告訴我『愛是一條線』。」

我沒有講話,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用一種孤獨但勇敢的神情。然後他抬起已經削瘦虛弱的雙臂,一前一後在胸前做出收漁網的動作,好像拉著一條繩索,要往自己的胸前收。他再說一次:「耶穌說『愛是一條線』,祂拉、拉、拉。」他眼睛看著我,像演默劇般拉著那條看不見的線,好像要把我緊緊拉到他面前。

然後他放下雙臂,用食指在空氣中又點了幾下,像是做了一個結論。我點點頭。後來他又疲倦了,就閉上眼睛休息。這時天色又暗了一點。

我在更年輕時,早早離開家。對這個世界曾經愛、曾經恨、曾經快樂、曾經受傷、曾經雀躍、曾經迷航。但父親固執的愛與信仰,始終導引著我回家。

我以為自己可以獨自展翅飛翔,但原來他早已在我的血液植入一種磁場,從我出生的那一刻起,便不自覺地受他牽引,一直往他愛的方向去。年輕時,不知道自己正被一條線拉著,傲慢地向外飛往一個自以為「不被愛綑綁」的宇宙,自顧自地說要做一個獨立的個體。但現在才發現,自己始終被一條看不見的線牽引。如今這個節骨眼,正以光速,被往回拉。

不住的禱告「 耶穌我愛祢」

我繼續坐在床邊陪他。即便倒臥在病榻中,我的父親依然是那個高大、修長、堅強的男性,絕不輕易說痛喊苦。但這天當我問他身體狀況,他第一次直白地跟我說:「很痛苦。」原來肉體的痛苦,足以讓人理智鬆懈,不再擔心過度暴露內心真實的感受。他講話的聲音已相當微弱。

我摸摸他已經滿布皺紋的手,用我的右手拇指,勾起他的右手拇指,另外四個手指頭緊握著他的手背,他也同樣握住了我,一起放在他的右胸前。我這樣挽著手陪他安靜了幾分鐘。

「妳幫我祈禱好不好?」他用僅剩的一點力氣睜開眼睛看著我。因為他想要禱告,卻連發出聲音的力氣都沒有。

「好!」我靠近他重聽的耳邊大聲喊。

「妳幫我唸『耶穌,我愛祢』,幫我跟天主求,求祂把我的靈魂收走,好不好?」他睜大眼睛,用著像當年要求我認真讀書時的表情看著我說。

「把我的靈魂收走。」

我停頓了好幾秒,看著他幾近下令的眼神。

父親知道,我從小即是一個對他有求必應的孩子。我聽他的話,照他的指示,總是希望他開心,即便偶爾愚蠢的決定,也盡我所能。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他,必然自覺對自己的身體已無法控制,他正在信仰上接受嚴格的試煉。

「把我的靈魂收走。」

即便在這個節骨眼,只要能減緩他的痛苦,任何人要我做惡魔我也會毫不考慮答應。這對做女兒的來說,是一個過於殘忍的要求,但我決定無差別地答應父親,同意他,讓他知道我們跟往常一樣,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他跟我們說過非常多次,他已感到滿足,人生圓滿且沒有遺憾。

即便要我禱告請天主把他的靈魂收走,我也用力點頭:「好。」我就是這樣的孩子。

我依他所願,不斷呼求「耶穌我愛祢」「耶穌我愛祢」「耶穌我愛祢」。我真心渴求奇蹟出現,祂真的可以「收走」我父親的痛苦,不管用什麼方式。我的禱告聲與他張嘴微弱的禱詞重複交疊,就像以前他領經帶領我們禱告一樣。現在輪到我要幫他把「耶穌我愛祢」唸滿整個屋子。

我的右手持續挽著他的右手,我邊唸著,同時邊注視著閉眼禱告的父親。自我上學、懂事以來,已經不曾再摸過爸爸的臉,於是我邊唸著禱詞,邊忍不住碰觸他的臉頰。霎時驚覺,父親臉上的皺紋,多年來總讓人誤以為他過於剛硬、銳利、線條分明,一旦伸手觸摸,才發現父親竟如此柔軟脆弱。

我看著皺著眉頭的父親,繼續忍痛低聲跟我一起禱告「耶穌我愛祢」,並把解消痛苦的期待,放在我身上,我突然忍不住啜泣起來。肉體的痛苦,可在表情顯現;但心靈的痛苦,只能緊緊包藏。等藏不住的時候,眼淚替你說。

父親因為我的暫停,睜開眼睛,看見我低頭流淚,他安靜了片刻。右手依然沒有放開我,但奮力舉起另外一隻手,拍拍我的肩膀說:「妳是一個好女兒,妳是一個好孩子。」然後他閉起眼睛,握著我繼續禱告。我只能擦乾眼淚,繼續跟上。

多年來,他為我們兒女開了一條路,而且不曾放手。沿著線,繼續拉著我們走。

愛是一條線,你或許還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但當時刻到來,就會發現,愛就在那裡。

【書籍資訊】
《愛是一條線》
與父親最後的禱告!Kolas:愛是一條線,你或許還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但當時刻到來,就會發現愛在那裡_img_2
出版日期:2022.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