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塑膠浪」 —來自海洋的嘔吐物
科學文化

發表日期

2017.11.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環繞世界的小鴨艦隊
1992年1月,一艘貨輪在東太平洋海域遭暴風雨襲擊,船上裝滿了塑膠泡澡玩具的貨櫃翻落大海,上萬隻玩具...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塑膠浪」 —來自海洋的嘔吐物



圖片來源:pixabay

2005 至 2006 年的冬天,夏威夷的野生動物保育基金會和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聯合贊助了另一次規模更大的淨灘活動。好幾個人力龐大的義工團體,一起清理了南岬角和威歐希努鎮之間 15 公里長的沙灘。

在這次的活動中,他們一共清除了 36 公噸的釣魚線和漁網,運往檀香山的火力發電廠焚燒,以響應「垃圾變能源」。這些致命的鬼魅如果再次遭暴風雨沖回海裡,將會勒死海龜、魚群、鳥類、以及瀕臨絕種的僧海豹。另外,他們還拖了重達 6 公噸的塑膠、玻璃瓶、及其他垃圾,到當地的垃圾掩埋場埋掉。

完成淨灘之後,顯然有更多垃圾持續沖刷上岸。在上述大型淨灘活動的 1 年之後,戴夫和我放眼這片垃圾沙灘,預估有 15 至 20 公噸的垃圾堆積在此。垃圾堆裡散落著綁有玻璃浮球的漁網,以及一大捆約 30 至 60 公分厚的魔鬼氈;還有一大塊宛如巨石的乳膠,直徑超過 60 公分,像高地的熔岩石頭般,呈暗色且坑坑洞洞的,一群蜜蜂正舔食著那黏答答的表面。

在岸邊,海水表面也鋪滿了塑膠碎片,就像浮著菜渣的燉鍋似的,塑膠細屑隨著海浪起伏,然後沖回岸上。我無法不聯想到詭異的派對或遊行景象:大海從我們頭上撒下五彩紙屑,把我們製造的部分垃圾丟回來,向人類製造的垃圾世界致意。

白色和粉藍色是垃圾最主要的顏色,因為其他顏色在熱帶烈陽下會褪得很快。當海水變得平靜,這些塑膠碎屑就會浮上水面,鋪蓋 5 至 10 公尺長,看起來之堅實,讓人幾乎以為可以行走在上面。

一陣浪花會將塑膠碎屑拋到岸上,並且將它們與沙子和木屑混合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岸上就形成了數條平行的潮水線,線的外緣彷彿還鑲了一層金銀絲邊。我數了數,垃圾沙灘上共有 7 條塑膠碎屑形成的潮水線,在西沉的夕陽中閃閃發光。

「塑膠浪真教人不舒服」,戴夫嘆道。
「看起來像嘔吐物」,我回答,同時也意會到,真的就是這麼回事—這是塞滿太多人造廢物的海洋,所吐出來的東西。

不過,許多垃圾帶中的塑膠從來不曾流出、擱淺在沙灘上;它們難以下沉與分解,它們會繼續漂浮,直到完全粉碎或讓動物給吞下肚為止。總而言之,塑膠分子遠比我們想像的,要來得頑強。

你或許會以為像這樣的塑膠垃圾肆虐,是從 20 世紀中期,塑膠時代全面展開後,就開始狂掃垃圾沙灘以及夏威夷的其他海灘。但是,根據歐胡島一位海灘拾荒人的描述,大量的塑膠碎屑開始在歐胡島的迎風海岸出現,是從 1998 年 2 月開始的。

從那之後,塑膠碎屑持續掃進夏威夷群島迎風面的海岸上,與 1990 年落海的 Nike 運動鞋、1992 年外洩的泡澡玩具、還有 1994 年外洩的曲棍球手套,堆疊在一起。

看來,東大垃圾帶是一次釋出了大量的漂浮殘骸,但原因是什麼呢?是因為垃圾帶上方的高壓反氣旋偶然減弱,使漂浮物受到強風推送?或者這是種週期性的現象?根據 OSCURS 的模擬顯示,漂浮物可以沿環流軌道繞行長達 60 年之久,在渦漩、激浪的拍打和陽光照射下,逐漸分解成愈來愈細小的碎塊。不過,吉姆和我並沒有機會實際探究環流週期與垃圾帶釋出漂浮殘骸之間,有什麼關連。我只能說,我們對於環流以及其中的內部結構— 垃圾帶的運作,還有許多有待進一步了解的地方。

裝載了 10 多公噸漂流物的垃圾沙灘上,還有些什麼呢?

我盯著垃圾沙灘喃喃自語,試圖壓抑反感和驚愕。我想起多年來從海灘拾荒中得到的經驗法則:每 3 公噸的垃圾當中,就藏有一個科學金塊— 或許是一根測量標竿,又或者是一個可追溯到來自何時、何地的人工製品。

我檢視布滿垃圾沙灘的垃圾,想到吉姆和我長久以來,一直針對北太平洋海域的漂浮物動態進行的模擬與預測;雖然我並不是十分確定,但是從我們過去的模擬結果推測,北太平洋的垃圾帶中,有一大部分的垃圾應該是來自日本。

在日本附近海域進行的研究發現,日本外海供給了海龜環流與北太平洋大垃圾帶的所需,同時也顯示出,北太平洋海域的塑膠殘骸在 1970 和 80 年代,每 10 年就增加 10 倍;而到了 90 年代,則是僅僅 3 年之內就激增 10 倍。如我們已經知道的,海洋中的漂流物有「半衰期」,也就是說,環流每繞行一圈就會拋掉當中一半的垃圾。不過,漂浮的殘骸也會不斷解體,於是一邊繞行環流,殘骸的數量也一邊增多,如此進行下去,讓大海中充滿了無限多的漂浮微粒。

陸地上的垃圾,會經由河川、船舶、下水道、洪水、垃圾掩埋場汙水、以及都市逕流,沖進大海環流中;當中的紙類很快就會分解,木頭、鐵製品、及布料的分解則較為緩慢。沒有人知道原油製造的塑膠在環流中究竟可以保存多久,預估的保存期限從 500 年到 1000 年都有。

關於這一點,莫爾船長跟我的看法有些不同。2003年,他警告我說:讓海灘拾荒人認為,泡澡玩具在繞行環流或海洋運送帶的 11 年後,依然可能完整出現在海灘上,「有點像在唬人」,比較可能的是,玩具都已經瓦解成碎片了。但就在 2003 年,夕卡鎮的海灘拾荒同樂會上,有人給我看了一隻塑膠海狸,幾乎褪成了白色,但外型依舊完好;那位海灘拾荒人說,這隻海狸才剛沖上岸。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放棄繼續當漂流卡的檔案保管人,於是將管理權移交給我。從那之後,我陸續收到自環流脫出的年代更久遠、更古老的漂流卡。2008 年 5 月,我收到一個甫自西班牙沖刷上岸,在 1976 年自美國東岸的南土克特島沿海投出的漂流卡。在海上漂流了 32 年之後,卡片上的印刷字體仍然清晰可辨。由此看來,環流無法清理自己,它們將永遠帶著塑膠垃圾流動。

【書籍資訊】
摘自《環繞世界的小鴨艦隊》

數位編輯整理:王碧欣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