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做就對了?繁忙時代中,更要花時間思考目標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7.12.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查爾斯河畔的沉思
霍華.史蒂文森(Howard H. Stevenson)是教授、哈佛商學院資深副院長、多家企業高階主...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書到通知我

做就對了?繁忙時代中,更要花時間思考目標



Photo by Eutah Mizushima on Unsplash

做就對了?繁忙時代中,更要花時間思考目標

「現代人好像很少認真思考人生的目標在哪裡,有了大概念之後再做決定,」霍華說。

我不由得莞爾一笑,「或許是科技發達使現代人溝通太方便,二十四小時不停歇,才會有這樣始料未及的副作用,」我提出個人觀察:「現代生活步調好快,事情一件一件接著來,大家沒有停下來好好思考的習慣,只想趕快行動,不願意『浪費時間』思考。這讓我想到我生意夥伴渥高茲(Mike Wargotz)講的一句話:『匆匆行動,快快失敗。』」

「你說的大致沒錯,」霍華說:「這樣是適得其反。如果沒有先想清楚目標,看清楚目標長什麼樣子,就埋頭苦幹,到頭來,十之八九都是浪費時間和精力,」我吃著派,聽霍華補充道。

「我覺得還有一個因素,」他說:「在這個高度互連的社會裡,大家很重視所謂『名人即成功』的文化,愈來愈多人覺得有名氣就代表成功,同時把成功人士視為名人。以『成功』掛帥的社會氛圍,導致大家潛移默化篤信兩個概念。

「第一,我們覺得每個人都值得成功,也都為成功做好了準備。或者說,我們根本不願承認,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把某件事做到最好。第二,我們做事時總假設自己一定會成功。」

「你是說,我們都以為人生自然會找到方向?」我問。

霍華點點頭,停頓了一下,想找個最好的比喻,「就好像很多人以為人生裝有GPS,只要一按,就能點出職場公路上哪個交流道最好走。可惜,GPS的功能再強大,沒有事先設好目的地,也沒辦法教你該怎麼走。

「諷刺的是,通常都是那些自認聰明、有才氣,或者是認真工作的人,才會掉進這個邏輯陷阱。因為他們覺得憑自己的聰明、才氣和勤奮,自然而然會知道該以多快的速度前進,又該在何時轉彎,即便連目的地在哪裡都還不確定。」

我們沉澱了一會兒,他示意要我跟著他到書房裡。我甚至連檔案都不帶了,因為我知道這堂課肯定還沒結束。

思考如何把所有拼圖放在一起

霍華坐在沙發,兩隻腳放在咖啡桌上,繼續分享他腦海中逐漸清晰的思緒。

「我有太多學生,在只找出幾片喜歡的拼圖時,就想從那裡開始拼出事業地圖。有些人的情況更嚴重,一股腦就從手上現有的那幾片拼起,」他說:「但有意義的幸福人生是一整幅拼圖,需要花心思、花時間拼湊。如果只拿一塊拼圖就想拼出事業或生活,不懂得前瞻思考這塊拼圖該放在人生全景圖的哪一處,恐怕是自找苦吃。」

我知道,多年來霍華遇過許多所謂的「成功人士」,雖然生活很活躍,頭銜很響亮,有名車、有度假別墅,但內心並不快樂。我也常遇到這種人,數都數不清。

如果用金錢、地位、頭銜,或其他狹義標準來衡量成功的話,這些人絕對是佼佼者。但他們卻沒能靜下心來思考,在更複雜、更長期的人生大拼圖中,那塊成功的小拼圖應該放在哪裡。他們忙著追求主要目標,從沒想過次要目標的規模雖小,也很重要,不應該偏廢。他們沒有意識到,如果不去管人生全景圖的其他部分,情緒常會大受影響。

「換個比喻,」霍華解釋說:「把心思集中在一個目標,就好比只用一條肌肉運動,無法改善身體健康,反而有害。聽起來,你朋友的處境就是這樣。他用盡心思規劃、花了大把精力,卻只是專注在人生裡的一小塊拼圖。」

我提出跟霍華不一樣的看法。「我倒是覺得,他在許多方面都很努力,」我說:「工作、家庭、朋友、社區事務都有經營,只不過這個正面的轉變,讓生活失去了平衡。」

遠離「假立體」的人生

霍華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彷彿早已布好棋局等我掉進圈套,現在終於手到擒來,「對啊,他有朋友、有社區事務,有高爾夫球⋯⋯從表面上看,可以說是有好多面的立體人生。不過我願意跟你賭一整盤牛肉三明治,他的生活其實是假立體的。」

他又冒出霍華用語,我聽了不禁大笑,「『假立體』的人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不管他自己知不知情,那些活動只是他追求財務成功的手段,並不是圓滿人生的要素。他只是把同一個面向往外延伸,看起來很多元,其實不然。我才會說是假立體的,」霍華進一步解釋。

我愈聽愈明白。霍華的意思是說,喬治打高爾夫球,不是因為他真的喜歡打;去聽交響樂,不是因為他真的鍾情古典樂;擔任藝術中心或肺臟協會的要職,不是因為他有滿腔熱誠的使命。他參加這些活動,純粹是因為這是建立人脈最好的方法,可以認識企業主管、金融界人士、投資人等等,對拓展公司業務有幫助。

或許這是他刻意擬定的策略,但看他現在滿腹困惑與無奈,比較可能的情況是,他只是直覺這樣能建立人脈,自然而然便這麼做了。在不自覺或不知如何明確做出取捨的情況下,他逐漸打造出緊密相連的人際網路,有業務關係、社區事務、社交活動,這些事決定了家庭生活以外的人生。

不過,天大的好運突然降臨,他所建立的生活網絡幾乎沒了意義。喬治突然又回到原點,工作上如此,心靈有塊角落也如此。他不知該如何重新起步,因為究竟為何會落到這般田地,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霍華解釋:「我認為財務無虞並不是喬治最終的目標,只是達成目標的一種手段。老實說,我覺得他真正的人生目標其實很簡單,就是保護家人、照顧家人,包括妻小和員工。賺大錢以及為了賺錢所做大大小小的事,都只為了達到這個最終目標。」

我把他這番分析想了一會兒,提出我的看法:「所以說,他現在應該重新聚焦才對。他應該意識到『保護家人、照顧家人』才是他的主要目標,因應財務狀況的改變,以全新角度來看待這個目標。因為財務只是『保護家人、照顧家人』的一個面向,情緒、智識、心靈、關係等其他面向也應該要重新思考。」見霍華點頭如搗蒜,我繼續說:「不只如此,他也應該敞開心胸,思考人生還有什麼事情對他很重要,有哪些事讓他覺得快樂、有意義和滿足感。」

「說得沒錯,」霍華說:「現在的他有錢有閒,應該稍微停下腳步。你勸他不要急著找下一件事做;要靜下心來全面深入思考,哪些要素成就今日的他,人生有哪些渴望,每個渴望之間又有什麼關聯。」

把心思放在當下

「再回到拼圖的比喻,」我說:「他應該為人生建立起扎實的圖框,有了清楚的畫面,遇到這麼重大的轉折點時,就能更得心應手。」

「沒錯,他應該要建立起清楚的架構,當作決策的準則,」霍華回答說:「但是,我說的並不是建立一個死板僵硬的框架。框架必須與時俱進、靈活變通,讓他對未來有全方位的視野,日常的工作與個人活動也要能符合這個願景。」

「為什麼要能與時俱進,懂得變通呢?」我問。

「人生本來就是既有彈性又持續演進的。你今天建立的框架,一年後確實還適用,但是你今天如何因應轉折點,一定會改變你明天的生活。」

他指了指背後的書架,要我看那套做工精細的西洋棋,「就好像玩西洋棋一樣。下了頭幾步棋,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會影響整盤棋局。再小的一步,都可能產生重大而長遠的影響。你不能一直想著剛才那一步,要把心思放在當下。」

好棋手明白這一點,我們每個人思考職涯發展時,也應該這樣。

「問題是,工作與生活隨著時間一直在變,不管是離長期的目標與期許愈來愈近,還是愈來愈遠,很多人都會誤以為看事情的角度不用跟著轉變,忘了問自己一些簡單的問題。例如:我此刻想要的還是跟去年一樣嗎?我五年前接下這份工作的理由,現在還成立嗎? 我做出上一個選擇的理由,適合用來決定下一個選擇嗎?

「換句話說,」我說:「不要用上一個轉折點的方式來處理。把重點放在眼前這個轉折點,從今天的角度而不是昨天的角度,來看你要什麼樣的生活。套一句智者的話:生活要向前看。」

勾勒立體藍圖

生活中面臨岔路時,比方說,該不該接下這份工作、要住在市區還是郊區、該上研究所還是學鋼琴,如果心中有明確而長期不變的目的地,做決定是不是簡單許多?答案顯然是簡單太多了。但這並不是最大的好處。

依終身願景做出的決定,更能收到實效,更有可能帶來幸福感。以這個角度來看,大家可多學學成功企業的經營術。

企業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在做細部決策之前,已規劃好營運大方向,不會只著重在某個營運環節。企業若缺乏全面性的大方針,只會一敗塗地。這些企業常常是曇花一現,也許起初能挾著優異產品或突破性的行銷做法而有亮麗表現,最後卻可能雷聲大雨點小。因為在產品與行銷的鋒頭過後,它們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反觀維持成功不墜的企業,則是勾勒出多面向的營運願景,以這個立體藍圖為指南,帶領企業立足現在,迎向未來。

許多人走在職涯路上,做決定都是見招拆招,沒有一個大方向。結果,匆匆做完一件重要事項,又忙著處理另一件。

事實上,薪水、職銜、房子、社交活動、智識的追求、社區事務等都屬於人生中細部操作的戰術;如何把這些面向拼湊在一起,則是大方向的策略。正如霍華所說:把人生當成事業來經營。

允許自己探索內心

不管是「深刻思考」,或「誠實的自我對話」,進行自我剖析,對許多人而言,都是很陌生、甚至不自在的行為。我們不會特別專注或長時間思考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生活步調匆忙,社會瀰漫「做就對了」的氣氛,如果還花時間自我對話,往往與常態背道而馳。答案,我們希望現在就有;成功,我們希望手到擒來。但如果我們願意探索內心深處,大多數人都清楚自己重視的人事物為何,即使一時不知道,也能找得出來。

「允許自己探索內心」是很重要的。第一步是要了解,勾勒終身願景是有意識的選擇:這輩子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你有能力決定;工作在生活中怎麼定調,你也有能力決定。一旦你承認自己有選擇權,便能擁有許多「深刻思考」的方式。

我特別喜歡霍華給喬治的建議:想想在你自己的告別式上,你希望別人怎麼說你。你希望親朋好友怎麼描述你這個人,講的是對你的個人感受,而不是社會加諸在你身上的框架與角色。

我所認識擁有美滿人生的人當中,不論富有與否,他們回答這個問題時,大多沒提到事業成功,講的都是個人層面。

這些成功人士都曾經花時間勾勒未來願景與方向,以全面而立體的角度看自己,在這樣的視野下,工作與財務上的成功不過是一個小環節罷了。

對擁有美滿人生的人來說,終身願景不只是理論概念,更是實用性十足的工具,在他們必須為工作與生活做出重大決定時,有所依循。

【書籍資訊】
摘自《查爾斯河畔的沉思》

天下文化數位編輯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