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有看見那隻大猩猩嗎?—著名注意力錯覺實驗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7.12.2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最新修訂版)
你有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嗎?你相信開發潛能、鍛鍊大腦那套玩意兒嗎?沒圖沒真相,有圖就有真相?心理學搞笑...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書到通知我

你有看見那隻大猩猩嗎?—著名注意力錯覺實驗



圖片來源:Bet You Didn't Notice 'The Invisible Gorilla'

大猩猩就在你身邊──注意力錯覺

本書兩位作者都對人類如何認知、記憶以及思考自己的視覺世界感到興趣。我們曾做過一個實驗,後來變得非常有名。

該實驗是以認知心理學先驅奈瑟(Ulric Neisser)在1970年代一系列研究為基礎,該系列研究與視覺注意力和意識有關,極富巧思。奈瑟轉往康乃爾大學任教時,丹尼爾剛好在該校念研究所,兩人的交談給了丹尼爾一些靈感:以奈瑟早年一項突破性的研究為根基設計新研究。

我們向心理系館借來一大片暫時無人使用的樓層,讓學生擔任演員,拍攝一支短片,內容是兩隊籃球員在場中傳球。一隊球員穿白色衣服,另一隊穿黑色衣服。丹尼爾擔任攝影和導演,克里斯負責協調大家的動作與記錄拍攝場景。我們把它剪接成一段短片,並複製成許多份錄影帶,交由學生們帶到哈佛校園裡各個角落進行實驗。

他們要求志願者一邊觀看短片,一邊在心中默數白衣球員傳球的次數,但不要理會黑衣球員的傳球數。整部短片歷時不到一分鐘。讀到這裡,如果你也想親身感受,請暫時停止閱讀,到本書的網站上去實際做做看這個實驗,那兒有好幾個我們的實驗的連結,包括這支傳籃球的短片。請仔細觀看這段影片。

影帶一播完,執行實驗的學生會要求受測者回報他們計算到的傳球數目。在完整影帶中,會有正確答案。坦白說,這個數字根本不重要。計算傳球次數這項任務,目的只是為了將受測者的注意力全副集中在螢幕裡的動作上;然而,我們真正感興趣的其實不是計算傳球數目的能力,而是別的東西──影帶進行到一半時,有一名女學生穿著全套連身的大猩猩服,走進場景中央,面向鏡頭,做出大猩猩的搥胸動作,然後走出鏡頭,全程歷時九秒鐘。在受測者回答了傳球數目後,我們開始詢問更重要的問題:

問:你在計算傳球數目時,有沒有注意到什麼不尋常的事?
答:沒有。
問:你有注意到除了球員以外的事物嗎?
答:嗯,背後有幾台電梯,還有牆上漆了幾個「S」。我不曉得漆那幾個S是什麼意思。
問:你有注意到球員以外還有其他人嗎?
答:沒有。
問:你有看到一隻大猩猩嗎?
答:一隻什麼?!

不可思議的是,在我們的實驗裡竟然有大約一半的受測者沒注意到大猩猩!從那以後,同樣的實驗重複了好多次,在不同的情境下,針對各式各樣的觀眾群,而且在好幾個國家,然而,實驗結果都一致:約半數的人沒能看到大猩猩。

怎麼可能有人沒看見大猩猩走到螢幕面前,正對著他們搥胸,然後走開?是什麼東西讓大猩猩彷彿隱形了?

這種感知上的錯誤是源自於「對某個意料之外的物體缺乏注意力」所造成的,因此它在科學上的專有名稱為「不注意視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這個名稱將它與視覺系統受損所造成的視盲區隔開來;在這種情況,人沒有看到大猩猩並不是因為眼睛有毛病,而是由於把全副注意力都擺在視覺世界的某個特定區域或物件上,以致於沒有注意到預期之外的事物,即便該事物外觀搶眼、有可能是重要的,而且就出現在他們的視線內。換句話說,實驗裡的受測者因為太注意計算傳球次數而導致「看不見」就站在眼前的大猩猩。

「九一一」事件發生時,你在哪裡?──記憶力錯覺

小布希總統在回憶他首次得知九一一攻擊時,經歷過所謂的記憶扭曲。諸位可能都還記得那段影片,小布希在佛羅里達某家小學朗誦《寵物山羊》(The Pet Goat)的故事給小朋友聽,他的幕僚長卡德走進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他那震驚的表情,事後成為漫畫以及新聞評論員的熱門素材。就在錄影帶捕捉到的那片刻,是他聽說飛機撞上第二座世貿塔,那也是他首次了解到美國正遭到攻擊。早在他進入那間教室之前,他就已經聽說第一架飛機撞毀,但是和許多媒體一樣,他相信那是一架小飛機意外撞進世貿塔。

後來,小布希起碼在兩個場合公開回憶說,他在進入小學教室之前,就從電視上看到第一架飛機撞上世貿塔。譬如說,2001年12月4日,他在回答一名少年的問話時,回憶道,「我當時坐在教室外面,準備待會要進去,然後看到一架飛機撞上世貿塔(電視顯然是開的),而我以前也開過飛機,所以我說:『這個駕駛真是差呀。』然後我又說:『一定是一場可怕的意外。』」但問題是,當天唯一播放的一段攻擊實況影片,是第二架飛機。第一架飛機撞擊的影片是日後才出現的。小布希的記憶雖然聽起來挺像是真的,但卻不可能正確。他正確記得,在第二架飛機撞毀後,卡德走進教室告訴他美國正遭受攻擊,但是對於自己如何以及何時首次聽說攻擊事件,他的記憶卻與那些細節混淆了,但是混淆之後聽起來卻滿合理的。

小布希的假記憶不盡然含有惡意──有時候,細節會從某段記憶轉到另一段記憶裡。然而陰謀理論專家,由於受到記憶力錯覺(以及其他事情)的影響,認定小布希的假記憶並不全是假的,而是不小心說溜了嘴。他說從電視上看到第一架飛機撞毀,所以他必定真的看過。然而,如果他有看到,那麼拍攝那段祕密影片的人,一定事先就知道該把攝影機架在那裡,所以小布希一定早在事前就知道攻擊即將發生。記憶力錯覺使得某些人妄下結論,說美國政府是默許或甚至策劃此一攻擊事件,而不相信可能性比較高(但直覺性較低)的解釋,那就是小布希只不過是搞混了他對第一架飛機與第二架飛機的某些記憶。

沒有所謂完美的計畫──知識錯覺

知識錯覺會讓我們自以為很了解一些常見的物體,雖說實則不然,但是當我們在推論極複雜的系統時,知識錯覺的影響與後果就更嚴重了。

不同於抽水馬桶或腳踏車,複雜系統具有更多互動的部分,而且我們也無法藉由了解其中各部分的行為,就輕易估算出系統整體的行為。大規模創新工程計畫,像是具地標意義的雪梨歌劇院或是波士頓的「大隧道計畫」,都是這類複雜系統的經典案例。

大隧道計畫的目標是要重整波士頓市中心的運輸網路。1948年,麻州政府提出一個計畫,要建造新的高速公路來貫穿及環繞波士頓市,希望疏解地方道路日益增加的交通流量。為了興建這樣一條貫穿市中心的兩層高架高速公路,拆除了一千棟建築物,遷移兩萬名居民。然而,這條高速公路完成後,雖然有六線道,卻因為有太多匝道,使得每天走走停停的壅塞時間超過8小時。此外,它的長相也醜斃了。這樣的結果讓人失望,導致一項配套工程因此被刪除,結果又加重了高架高速公路的負荷。
大隧道計畫於1982年進入研擬階段,主要目標是將高架高速公路行經波士頓市中心的部分,改成地下式的,此外還打算在波士頓港下方興建一條新隧道,連接波士頓市中心與洛根國際機場。計畫中也把其他一些道路和橋梁納入,進行改造。

1985年,該計畫的總預算估計要花60億美元。1991年動工,到了2006年完工時,總花費卻將近150億美元。由於大部分經費來自於發行公債,因此還清所有貸款後,經費還得再追加70億美元,使得總經費比原本的估計多出250%。

大隧道計畫經費暴增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是計畫執行期間不斷進行修改。官方曾經想在某個地點將高架公路架高100英尺,以便滿足交通的需求,但是後來卻建造了一座橋來解決這個問題,而這座橋是史上同類型橋梁當中最大的一座。另一個導致經費飛漲的因素在於,需要研發新技術與工程方法,來迎接這個計畫的挑戰:把數十英里的高架公路埋進一片早已布滿地下鐵、鐵路及建築物的地區。

但是,為什麼沒有人事先預料到這些複雜的工程問題呢?參與大隧道計畫的人都知道,該計畫的規模與複雜度之高,堪稱史無前例。但是卻沒有人明白(起碼在早期),他們對工程時間與經費的預估簡直就是盲目的瞎猜,而且是非常樂觀的瞎猜。

當然,這種低估也不是從來沒發生過。建築史上充滿了類似案例:計畫的難度與花費最後升高到遠非當初設計者以及推動計畫的商人和政客所能料想的程度。高第於1883年開始在巴塞隆那指揮興建聖家堂,他1886年表示可以在十年內完工。但是聖家堂到現在都還沒建好,目前預估的完工期為2026,也就是高第過世後整整100年。(本文摘自《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