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聽莫札特真的會變聰明嗎?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8.01.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最新修訂版)
你有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嗎?你相信開發潛能、鍛鍊大腦那套玩意兒嗎?沒圖沒真相,有圖就有真相?心理學搞笑...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聽莫札特真的會變聰明嗎?



圖片來源:freepik

聽莫札特音樂會變聰明的實驗緣起

莫札特效應是在1993年10月闖進了大眾的意識,當時《自然》期刊(全球最頂尖的兩家科學期刊之一,另一家是《科學》期刊)發表了一篇一頁的文章,作者是羅契爾(Frances Rauscher)、蕭歐(Gordon Shaw)和凱(Katherine Ky),這篇文章的題目看來四平八穩,〈音樂與空間推理的表現〉(Music and Spatial Task Performance)。 

蕭歐出身物理學家,後來興趣移轉到神經科學,他和學生合作發展出一套數學理論,關於腦部神經元如何協同運作。熱愛古典音樂的蕭歐注意到,「古典音樂的數學結構」與「他的理論所預測的神經元電流活動模式」之間,具有某些相似之處。然後他又從他感覺到的這層相似處,做出另一項預測:單單聆聽音樂,就可以強化腦袋功能─但必須是正確的音樂。蕭歐相信,莫札特所作的曲子「最能與我們天生內在的神經語言起共鳴」,且具有最大的強化功能效應,就像他後來所寫的,「莫札特的神奇天才,或許就展現在他的音樂作品充分利用了先天的大腦皮質語言。」

為了測試這個理論,蕭歐雇用了羅契爾,他原本是專業大提琴手,後來轉行念心理學。他們聯手做了一個簡單的實驗,找來36名大學生,接受標準智商測驗組合裡的三項測驗:圖型分析、矩陣推理以及摺紙剪紙測驗。在接受這些測驗前,受測者分成三組聆聽不同內容:分別是10分鐘的莫札特 D 大調雙鋼琴奏鳴曲,10分鐘的降低血壓放鬆法指南,或是10分鐘的寂靜無聲狀態。

蕭歐小組將這三項測驗合併計算,稱為「抽象推理能力」,並將它轉換成智商測驗裡的得分,而一般大眾的平均分數約為一百分。接著他們比對這三組情境下的受測者,發現靜默組得分約為110,放鬆法指南組得分約為111,聆聽過莫札特奏鳴曲的那組則得了119分。

於是,聆聽莫札特似乎能讓學生變得更聰明,提高約8到9分智商。雖然9分智商看起來很少,其實不少:一名普通人(定義是智力優於其他50%的人)在聆聽過莫札特奏鳴曲之後,智力將會比其他70%的人高。這麼簡單的10分鐘古典音樂大補丸,要是能掌控其效應,將能推升一般學生的成績,超越20%聆聽放鬆指南或是享受沉默的學生,有可能將 B 等變成 A 等,或是將不及格變成及格。

媒體馬上興奮的報導這項科學新發現。「莫札特讓你更聰明」是《波士頓環球報》的大標題。「聆聽莫札特不只是愛樂者的樂趣,它也是腦袋的補品。」文章一開頭就這麼寫道。

蕭歐、羅契爾和凱發表他們的論文還不滿一年,音樂公司就已經開始利用這股爆紅的知名度,推出標題為「靈機一動:智慧莫札特」(Mozart for Your Mind)、「莫札特讓你更聰明」(Mozart Makes You Smarter)以及「用莫札特開發大腦」(Tune Your Brain with Mozart)之類的新 C D 。

諷刺的是,這些 C D 大都沒有收錄該實驗所採用的那首 D 大調雙鋼琴奏鳴曲。但是這並不重要,它們的銷售量還是直衝數百萬。

與此同時,對音樂與認知有興趣的心理學家也開始檢驗這項發現,它非常吸引人,因為之前從來沒有研究顯示,只要聽聽音樂就可以對智能產生這麼大的效益。

第一個發表有關這項發現的獨立研究小組,是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的史塔夫(Con Stough)團隊。 和最初的實驗一樣,他們也採用莫札特的奏鳴曲以及靜默環境,但是多加了一個新情境:舞曲,讓一組受測者聆聽十分鐘節奏藍調歌手歐尼爾(Alexander O’Neal)的Fake 88(House Mix版)和What Can I Say to Make You Love Me? (Hateful Club Mix 版)。30名受測者在經歷某種聆聽狀態後,馬上做一部分「瑞文氏高級圖形推理測驗」(Raven’s Advanced Progressive Matrices test)。

這項測驗被認為是衡量一般智商的絕佳測驗。史塔夫團隊發現,莫札特小組的表現只比對照組高出大約1分智商,距離羅契爾所報告的8到9分智商,差太遠了。一分差異,小到有可能來自認知能力測量的隨機變異(random variations),或來自實驗組與對照組的受測者之間的偶然差異(accidental differences)。別的研究團隊也提出了類似的經驗。

1997年,北卡羅萊納阿帕拉契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史帝爾(Kenneth Steele),也帶著兩名學生做了2場莫札特實驗,但還是一樣,他沒有發現任何莫札特效應

次年,美國心理學會的旗艦期刊《心理學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發表了這些新結果,標題寫著「莫札特效應之謎:無法複製」 (Mystery of the Mozart Effect: Failure to Replicate),而且該學會還發表了一篇新聞稿,標題是「揭穿莫札特效應的真面目」(Mozart Effect’ De-Bunked)。不過,在蕭歐威脅要控告美國心理學會之後,這個標題立刻就被換掉,改成「莫札特效應受到挑戰」(Mozart Effect’ Challenged)。

媒體與事後迷思,助長莫札特實驗聲名大噪

史塔夫、史帝爾以及其他人的研究沒有受到太多矚目,但是最初發現莫札特效應的文章卻繼續發揮影響力,左右社會大眾甚至是公共政策。羅契爾還前往美國國會,在某個委員會面前,為她的發現做證。對於這個研究問題的首次發現,媒體超級重視,大肆報導,但是基本上卻不理會其他比較晚出場的結果。這項偏見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名聲總屬於最早發現者,不會屬於晚了幾個月才抵達的人,也不會屬於重複原始工作的人。但是即便在科學界,偉大與否的判斷也是回顧性的,唯有歷史才能呈現。當某項新發現被宣布時,或許很難要求新聞記者和其他觀察家表態,「我現在先不要報導這個,我要等到它起碼被別家實驗室重複驗證兩次以上。」

莫札特效應為何能找到這麼多現成的觀眾?為何有這麼多人會幫自己的嬰兒買古典音樂C D ,或是幫幼兒購買 D V D ?為何大家這麼願意相信音樂和錄影帶能毫不費力的提高子女的智商?莫札特效應很高明的利用了我們的潛能錯覺。我們全都渴望變得更聰明,而莫札特效應告訴我們,我們只要聽聽古典音樂就能更聰明

我們已經提過,直到現在還有四成的人相信莫札特效應,即使這與科學證據牴觸。如果有這麼多的人繼續相信莫札特效應,不顧它已被揭穿的事實,那麼其他躲藏在心智能力背後,但沒有受到如此嚴厲質疑的信念又如何?

其實對於任何宣稱能處理複雜問題的簡單療法,我們都應心存懷疑,而且對於任何宣稱不需費力即能養成的技巧,也應該要謹慎。

(本文摘自《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最新修訂版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