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尋求快樂的大腦機制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8.01.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欲罷不能
你知道自己每天花多少時間在行動裝置上嗎?假如你有以下症狀,強烈建議你翻開此書:☑ 我總是關注朋友的動...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加入購物車

尋求快樂的大腦機制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CC0 Licensed.

編按:大家都知道,大腦分泌的多巴胺會讓人產生快樂,但是一個阻斷老鼠的多巴胺的實驗,卻顛覆了一般人的想法。

令人驚訝的老鼠實驗

1990年代,密西根大學神經學家貝里奇(Kent Berridge)想要了解,為何成癮者明知自己的生活不斷惡化,卻仍然持續使用毒品。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是,他們得到的滿足實在太巨大,使他們願意犧牲長期的幸福來換取眼前的小小快感。他們對一個最終會毀掉自己的夥伴,產生了一種失衡的迷戀。「20年前,我們在尋找快樂的機制。」貝里奇說:「而多巴胺是當時最有說服力的快樂機制,每個人都知道,它與成癮有關聯。於是我們開治蒐集更多證據,證明多巴胺是快樂的機制。」對貝里奇與許多研究者而言,這個連結似乎顯而易見,因此他們預期很快就可以達到目的,然後再去解答其他更新、更有趣的問題。

但他們得到的結果令人不解。在一個實驗中,貝里奇餵老鼠吃糖水,並看見牠們以滿足的表情用舌頭舔著嘴唇。貝里奇說:「老鼠和人類的嬰兒一樣,當牠們嚐到甜味後會用舌頭有節奏的舔著嘴唇。」用老鼠做實驗的人會知道老鼠的不同表情代表什麼意思,而用舌頭舔嘴唇是代表滿足的標準反應。根據他對多巴胺的了解,貝里奇假設每隻老鼠每次吃到糖水後,腦部就會充滿多巴胺,而這些多巴胺會驅使老鼠舔嘴唇。就邏輯上來說,假如貝里奇阻止老鼠產生多巴胺,那麼老鼠就不會做出舔嘴唇的動作。於是貝里奇在老鼠的腦部做了個小手術,阻止老鼠的腦部產生多巴胺,然後他再餵老鼠吃糖水。

手術後的老鼠做出了兩個反應,其中一個反應令貝里奇很訝異,另一個反應則在他的預料之中。正如他的預期,老鼠不再去喝糖水。手術使老鼠對糖水不再感興趣,因為牠們的腦部不再釋放多巴胺。但是當貝里奇把糖水餵進老鼠的嘴裡後,這些老鼠仍然做出舔嘴唇的動作。這些老鼠似乎不想喝糖水,但是當牠們喝到糖水後,仍然得到和手術前一樣的滿足感。多巴胺消失後,老鼠失去了喝糖水的欲望,然而當牠們喝到糖水後,仍然會感到很滿足。

貝里奇說:「神經科學界花了10年才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實驗結果與神經學家長久以來的認知相牴觸。「接下來的好幾年,神經科學界的人一直對我們說:『大家都知道多巴胺會產生滿足感,一定是你們弄錯了。』但是對人類進行的其他研究,也得到了同樣的證據。現在已經很少人會質疑我們發現的結果了。在那些人體實驗中,研究者會給受試者古柯鹼或海洛因,以及一種會阻斷多巴胺產生的藥物。結果阻斷多巴胺並沒有減少他們的滿足感,卻減少了他們使用的毒品劑量。

人類大腦的老問題:需要與想要

貝里奇與同僚證明了喜歡毒品與需索毒品是兩回事,成癮的本質不只是喜歡而已。成癮者並不是喜歡(like)他們所吸食的毒品,即使他們因為毒品會摧毀他們的人生而討厭毒品,仍然極度需索(want)毒品。戒癮如此困難的原因在於,需索遠比喜歡更難以消弭。「人類在做決定時,需索比喜歡有更高的優先權。」貝里奇說:「需索更加強健、巨大、廣泛與強大。在解剖學上,喜歡是個又小又脆弱的東西,它很容易就會瓦解,而且只占據大腦的一小部分。相反的,強大的需索一旦啟動,就很難終止。人們一旦對毒品產生需索,就幾乎形成了永久的需求。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個需求至少會持續一年,而且有可能持續一輩子。」

你的內心解脫了嗎?

雖然貝里奇研究的大多是物質成癮,就和皮爾與羅倫斯一樣,他認為自己的理論同樣適用於行為成癮。「我們早就知道藥物會影響這些大腦系統,但我們不知道行為也是如此。過去15年來,我們逐漸知道行為也會經由同樣的大腦機制,產生同樣的作用。」行為線索就和藥品一樣,會激發多巴胺的產生。當一個電玩成癮者開啟他的電腦,他的多巴胺濃度就開始急速飆升;當一個運動成癮者繫上運動鞋的鞋帶,她的多巴胺濃度也開始急速上升。從這個觀點來看,行為成癮者與藥物成癮者非常相似。促使成癮者上癮的不是藥物或行為,而是一個長時間習得的念頭,這個念頭就是:某種藥物或行為總是能讓他們的內心獲得解脫。

(本書摘自欲罷不能第三章)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