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儒家與隱士,誰厲害?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5.19
收藏文章 0

儒家與隱士,誰厲害?


有一次孔子帶著學生想渡河,但找不到渡口,有兩個人(長沮、桀溺)正在耕田,孔子吩咐子路向他們請教渡口的位置。長沮反問子路,手拉著韁繩的人是誰?子路說是魯國的孔丘。長沮確認後,就說:「他早就知道渡口在哪裡了。」這個渡口不是指渡河的渡口,而是指人生的渡口,可見他們對孔子相當了解。子路只好再問桀溺,桀溺知道他是子路之後,就勸他說,天下太亂了,與其追隨逃避壞人的人,不如追隨逃避社會的人。

子路轉告老師這段對話,孔子聽了很難過,說了一段話,正好表明儒家對於「隱居」的立場。子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這段話講得真好。他說:「我們沒有辦法與飛禽走獸一起生活,如果我不與人群相處,又要同誰相處呢?天下政治若是上軌道的話,我就不會帶著你們到處奔走從事改革了。」這表明儒家人文主義的立場:我是人,就跟人群在一起;人群需要教化,我就教化百姓,希望社會能上軌道。

他們繼續周遊列國,子路追隨孔子,卻遠遠落在後面。他遇到一位老人家,用木棍挑著除草的工具。子路請教他:「請問您有看到我的老師嗎?」老人家說:「你這個人四肢不勞動,五穀也分不清,我怎麼知道你的老師是誰?」子路拱著手站在一邊。稍後,老人家留子路在家裡過夜,殺雞作飯給子路吃,又叫兩個兒子出來相見。第二天,子路趕上孔子,報告這一切經過。孔子叫子路再回去告訴老人家他的心意,但老人家已經出門了。子路只好對兩個孩子說:「不從政是不應該的。長幼間的禮節不能廢棄,君臣間的道義又如何能廢棄呢?原本是為了潔身自愛,結果卻敗壞了更大的倫常關係。君子出來從政,是道義上該做的事。至於政治理想無法實現,則是我們早已知道的啊!」前一天老人家叫兩個小孩出來拜見子路,代表他還肯定長幼之序,那麼身為老百姓對國家怎麼可以不盡忠呢?所以注意到小的禮節而忽略了大的禮節,這就是隱士的敗筆。

如果把儒家和隱士相比,長期下來一定是儒家得勝。因為隱士雖隱居在山中,但仍舊結婚生子,依然要教子女孝順與友愛,而這些是儒家所倡導的。大人可以隱居,小孩子怎麼隱居呢?所以,隱居是大人成年之後個人的抉擇,但是小孩子還是要學習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慢慢成長。儒家在社會上扮演教育者的角色,能夠使社會承先啟後,這是不能否認的。所以,由《論語》中儒家與隱士的幾段精采對話,可知儒家認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更何況是讀書人?好人都隱居的話,天下交給誰呢?這是儒家悲天憫人的情懷。

摘自《傅佩榮‧經典講座 孔子:追求人的完美典範》

Photo:http://goo.gl/fvgxmu,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