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變動已是常態,掌握指數時代的三大特性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8.02.1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進擊
當前社會已經進入指數時代,變化加速,處處可見不對稱的顛覆技術、複雜的跨域知識,和不確定的未來。未來會...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加入購物車

變動已是常態,掌握指數時代的三大特性



圖片來源:Pixbay,CC0 Licensed.

編按:這是一本未來世界新系統的操作提示。指導你如何在快時代有效生存,不被潮流拋在腦後

事實上,地球上出現複雜生命是相當近期的現象,如果把地球史濃縮成1年,陸地生物大約12月1日開始出現,恐龍到聖誕節過後才會絕跡,原始人在除夕夜當晚11點50分左右開始直立行走,有記錄的歷史始於午夜前的幾奈秒。

在那之後,改變的速度還是非常緩慢。我們姑且把前段最後10分鐘當成1年,然而在12月以前,什麼事都沒發生。12月第一週,蘇美人開始煉銅,第一種有記錄的語言大約出現在12月中,基督教在12月23日開始傳播。此時,對多數人而言,生命仍然是短暫的,生活依舊惡劣、殘酷。直至12月31日黎明時,改變速度終於開始加快,大量生產的工業時代來臨。當天上午,道路鋪設鐵軌,人類終於行進得比馬還快了。

這一天可真是精采刺激。下午2點左右,抗生素的發明大幅降低嬰兒死亡率,並延長人類壽命。要知道,自1月起,人類從非洲遷徙各地以來,這兩個數字幾乎沒什麼變化。傍晚,飛機繞著地球飛行。晚餐時間,有錢的公司開始購置大型電腦。

從這一年來看,經過了364天,地球才有10億人口的規模,但到晚上7點,已經有30億人口。午夜前,地球的人口已經倍增,按照這樣約每80分鐘增加10億人口的速度,到新年第一天的凌晨2點,人口就會達到地球的容納極限。

直到最近(以上述時間來看,相當於蜂鳥的一次心跳),從旅行、人口成長,到我們現在獲得資訊量的速度,一切都如同癌細胞轉移或細菌擴散般快速,簡單來說,我們進入了指數時代。

2009年刊登於《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稱這個現象為「大轉變」。但是,這個大轉變發生在那晚10點左右,伴隨著兩項革命:網際網路與積體電路。這兩項革命宣告了網路時代的來臨,比以往任何事物更有別於工業時代。

愈來愈明顯的跡象是,網路時代的基本狀態並非僅僅是快速變化,而是恆常變化。從那晚10點開始的幾個世代間,穩定期愈來愈短,顛覆性轉變成新典範的頻率也愈來愈快。遺傳學、人工智慧、製造、運輸與醫療等領域的突破性進展,將加快這種轉變。提出「大轉變」的作者在一篇同樣刊登於《哈佛商業評論》的文章〈新現實:恆常顛覆〉中問道:「以往的轉變型態,在顛覆後會有一段穩定期,但如果這種型態本身也被顛覆了呢?」

假如你從事網路安全或軟體設計工作,那你不必透過書本就能想像,和一個變化速度不斷以倍速成長、彷彿遵循摩爾定律的產業奮戰是什麼感覺。這種量化現象具有質化含義,當晶片變得愈來愈小、速度愈來愈快時,我們就有了穿戴式電腦,用機器人打造機器人,用電腦病毒引發金融恐慌。現在,人腦的移植手術可能成真,你準備好了嗎?請別說:「再等一下!」變化不會管你是否準備好了。在20世紀末的某個時點,變化速度已經超越人類所想。現在是指數時代,而指數時代有三項特性:

一、不對稱性

在類比時代,人類試圖以牛頓物理學控制這個世界,強大的力量只能以同等規模的力量抗衡:勞方抵制資方,而政府約束這兩方(姑且不論是否完善);大軍擊敗小兵;可口可樂只會擔心百事可樂。即便這些力量會產生衝突,而且往往是慘烈的衝突,但結果總是符合大家所了解的秩序。

但是,短短20多年間,一切都改變了。一個成員少於美國中西部農業小鎮的恐怖組織崛起,在世界的舞台上與強權對抗,這是最顯著的案例。還有大量其他的案例:駭客小組入侵美國政府機構資料庫,造成嚴重破壞;紐馬克(Craig Newmark)創立Craigslist網站,隻手重創美國新聞業;2010年,倫敦的失業操盤手薩勞(Navinder Singh Sarao)在家中電腦安裝詐騙演算法,導致美股「閃電崩盤」,市值蒸發近1兆美元。

如果說這種「小」就是新的「大」,未免過於簡化,但我們無法否認,網際網路與迅速發展的數位科技,創造了公平的競爭領域,可以用於行善、也可以用於做惡。重點不在於這種發展是好或壞,而是不對稱這個事實。無論是經營一家小企業,或領導政府機關的一個部門,或在任何規模的組織擔任任何職務,你都無法忽視這個事實。你不能再假設成本與效益成正比,現實可能正好相反。如今,最大的威脅來自最小的地方,來自新創公司、詐騙集團、離經叛道者與獨立實驗室。除了應付這些新競爭者,我們還得面對更甚以往的複雜性。

二、複雜性

複雜性,科學家通常稱為複雜系統,絕對不是什麼新鮮事。事實上,複雜系統比智人還早30多億年出現。動物的免疫反應是複雜系統,蟻群、地球氣候,老鼠腦,任何活細胞錯綜複雜的生物化學,都是複雜系統。還有人為的複雜性,例如氣候,或是水資源的生態,因為人類無意識的干預而變得更加複雜。換句話說,我們或許造成了氣候變遷,但並不代表我們了解這點。

經濟體系有種種複雜性的典型特徵,由遵循少數簡單規則的大量個體所組成。舉例來說,一位經紀人執行賣單,引發一連串相同或相反的連鎖反應,數百萬個類似簡單行動,如買進、賣出或持有,形成市場的自我組織傾向。一群螞蟻可以被視為是「超級個體」,因為蟻群的行為遠遠超出單一螞蟻的能力。許多複雜系統都具有適應性,例如,市場會隨新資訊持續變化,蟻群會對新的機會或威脅做出反應。事實上,一些複雜系統的本質就是處理與產生資訊。

複雜性研究是最具前景的科學探索領域,其本質上是跨學科的,是由物理學家、資訊理論家、生物學家,與其他領域科學家共同探索所有無法以單一學科理解的事物。

複雜性的程度會受四種因素影響:異質性、網絡、互依性、適應力。密西根大學複雜系統研究中心主任佩吉(Scott E. Page)說:「把這些想像成四個音量旋鈕。」曾經,旋鈕全部歸零,即人類生活在同質、孤立的社群,不善於適應快速變化的環境。但從人類悠久的歷史來看,這種狀態並不要緊,像羅馬帝國就經歷過幾世紀的混亂。「近年,我們把這些音量旋鈕全部調到最大。」佩吉說:「但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這種未知,就是指數時代的第三項特性:不確定性。

三、不確定性

讓我們再度回到那個價值連城的問題:下一件大事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麥肯錫公司裡那群收費高昂的顧問不知道,隱藏於美國國家安全局高級機密組的分析師不知道,本書作者當然也不知道。如同本書開頭所言,過去幾百年,人類預測未來準確度的表現相當差勁,事實上,最糟糕的莫過於那些專家與未來學家的預測,甚至還不如隨機選擇。

《華爾街日報》長年設有一個專欄,讓選股專家對抗擲飛鏢於股票頁上的隨機選股,結果,飛鏢的表現幾乎總是贏過專家。在過去,預測未來是徒勞的;而現在,世界的複雜性增強,預測未來更加無益。

氣候學家指出,「全球暖化」其實是個誤稱,並非所有地區的氣溫都會上升,許多地區要面對的是極端的天氣事件。這是因為,大範圍的氣溫上升將導致更多的氣候變化,某些地區變得更乾燥,某些則變得更潮濕,幾乎所有地區都將遭遇更多風暴。全球暖化並非只是全面性氣溫上升,而是大幅度增加了氣候系統的易變性,暖化其實是導致更多氣象產生不確定性的開端。

在人類歷史絕大部分的時期,成功與準確的預測能力有直接關係。一名中世紀的商人所知有限,但如果他能知道萊茵河兩岸普遍發生乾旱,就能預測他的小麥在該地區或許可以賣出最好的價錢。然而,在充滿複雜性的年代,一個意想不到的發展可能在短短幾天內就改變遊戲規則。

本書不僅探討不對稱性、複雜性、不確定性等現象,也試圖提供面對這些現象的處方。如果這樣的未知讓你覺得無知,那也沒關係,事實上,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承認無知反而有益的年代。比起透過各種委員會、智庫與銷售預測團隊,去預測未來而耗盡資源,承認無知更具競爭優勢。

(本文摘自進擊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