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蔬菜水果不是靈丹妙藥?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09.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癌症探祕
★ 對於癌症,你瞭解多少?癌症不是一種疾病,而是幾萬種疾病的統稱?哪些是貧窮人的癌症,哪些是富裕人的...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蔬菜水果不是靈丹妙藥?


蔬菜水果不是靈丹妙藥

1980年,芮伯利在米蘭大學獲得醫學學位與公共衛生碩士學位,他也跟隨義大利前輩醫師的腳步,致力於尋找癌症線索。離開米蘭後,他到哈佛修了流行病學的碩士。我來到芮伯利任職的倫敦校園時,他已經在辦公室裡等我了。溫文儒雅的芮伯利說話輕聲細語,身材又高又瘦,肯定是個相信控制體重可預防心臟疾病與癌症,並付諸行動的人。一個半小時的談話中,我們討論了他在流行病學上的發現。幾個月後我再回想,仍然對營養學上的不時翻盤,感到無所適從。今天對身體有益的食物,很可能明天就成了有害的東西,這樣的反反覆覆,讓人不禁要問:得不得癌症真的由得了我們自己決定嗎?

四十多年前,大家對菸草會導致肺癌,已經很清楚了。因此,其他癌症肯定也是某種化學物質引起的,是再合理不過的推論,更何況現今的工業環境中,總有汙染不斷進到空氣和水中,食物中的防腐劑、殺蟲劑也日益增多。「大家總是認為,癌症一定是致癌物引起的,」芮伯利說道:或化學物質、或病毒、或細菌,總之一定是某種致癌物造成的。然而,這個假說在初期就禁不起考驗。「大家針對最常見的幾種癌症,包括乳癌、大腸癌、攝護腺癌等,都做了完整的研究,但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具有實質意義的致癌物質。」芮伯利的意思並不是說,會導致癌症的物質沒有影響力,「接觸過多空氣或水中的致癌物質,確實會導致癌症。但是有50%或60%的癌症是我們完全不知道原因的。」

只有極少數的癌症案例,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是遺傳造成的,以移民者為對象的研究可以證明這一點。移民到新國度的人們,身上擁有的還是原有的基因,但是不出一個世代,他們罹患癌症的情形就不再像祖國的人,反而比較像新國度的人了。最重要的因素還是人們的行為。慢慢的,大家也逐漸有了共識,認同我們的飲食習慣才是促成癌症的最可能因素。

最早的證據同樣來自實驗室。科學家餵食動物不同的食物,想要看看這些動物可以長到多胖。「有些實驗並沒有用到化學致癌物質,只是改變飲食中的脂肪含量。但是實驗結果發現,光是這麼做就可以改變罹患癌症的機率,」芮伯利說道。起初,大家以為是飲食中的脂質過多造成的。但是進一步研究後才發現,問題不在脂質、或任何其他的成分,而是攝取的總熱量。原來,肥胖本身就是引起癌症的主要因素。

有些食物帶點小風險,像是含鹽量高的飲食與胃癌有關,紅肉和加工過的肉則和大腸癌有關,問題可能出在亞硝胺、亞硝基化合物。「但是這些物質與癌症的相關性,都不像抽菸與肺癌間那麼顯而易見,」芮伯利說道:「我們這裡講的是,會將癌症罹患機率提高一倍半到兩倍的生活習慣。」如果這個物質原本的風險就很低,即使是變成了兩倍,引起癌症的機會還是不高。

「1980 年代是個充滿挑戰的時期,」芮伯利回憶道。1980 年代的癌症研究人員也分成了兩個派別,「其中一派的人認為,癌症的發生是環境中的致癌物造成的,另一派的人卻說,癌症在缺乏環境致癌物的情況下,一樣可以發生。我則是從致癌物的這一派,跳到了生活習慣的那一派。」芮伯利感興趣的,除了哪些因素會導致癌症外,還包括如何預防癌症。

接下來的十年間,他參與了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會與美國癌症研究院推動的研究計畫,審閱了四千多份關於營養對癌症影響的研究,希望能從中看出端倪。1997年,名為《飲食、營養與癌症的預防:全球觀點》的審閱報告出爐,立刻引起了一陣「每日五蔬果」的風潮。當時的最佳證據顯示,水果和蔬菜有很明顯的影響力:「飲食中含有大量且多樣的蔬菜水果,可以將癌症發生率降低20%。」因此,「食用大量蔬菜水果」就成了首要的事,建議量是一天要吃五種以上的蔬果。布羅蒂(Jane Brody)在她廣受歡迎的《紐約時報》健康專欄上,將這份報告的建議做了總結:

特別具有抗癌能力的蔬果,包括:洋蔥科、十字花科(像是綠花椰菜、白花椰菜、白菜、甘藍菜、孢子甘藍等)、乾豆、番茄、深黃色或橘色的蔬果(像地瓜、哈密瓜、南瓜)、柑橘類水果、藍莓,以及黑棗和葡萄乾之類的果乾。

事情如果這麼簡單就好了。十年後,就在2007年,傳來了令人失望的消息。芮伯利一樣是這項研究的靈魂人物。隨著研究證據的精進與累積,關於蔬果的神奇力量已不復存在。雖然還是有證據指出蔬果能夠降低某些癌症的發生,但效果大多只維持在「有限」到「可能」之間。研究報告表示:「目前仍沒有確切的證據,可證實蔬果具有保護力。」

早期報告的問題癥結,在於當時的研究多採取回溯性的方式。參與研究的人們必須回憶曾吃了哪些東西,有時候是回憶過去幾年間,有時候甚至是回憶幾十年的事,因為對某些癌症來說,孕育的時間就是這麼長。「當你問一位七十歲的大腸癌病人,他四十五歲或是五十歲時都吃些什麼,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答案,」芮伯利說道:「回答有沒有抽菸或是喝酒,可能會容易得多。」但是「你多久吃一次紅蘿蔔呢?多久吃一次梨子呢?吃了幾顆梨子、幾顆草莓、幾顆蛋呢?對了,別忘了把那些摻在其他食物裡的雞蛋也一併算進來喔。」

芮伯利認為前瞻性的研究方式,可信度會比較高,採取這種研究方式時,研究人員會追蹤一個大群體的生活方式,最後再將得了癌症和沒有得癌症的人進行比較。「我們不需要走到病床前面,去詢問癌症病人多久吃一次沙拉,」芮伯利說道:「我們從一般人的正常生活中,開始蒐集情報。」

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會的計畫還在進行中,芮伯利又著手成立了「歐洲癌症與營養學前瞻性調查」(EPIC)。從1990年代起,研究人員開始針對來自十個國家、五十二萬名身體健康的參與者,進行監視。除了定期記錄他們的身高、體重、就診紀錄外,也蒐集他們在飲食與生理活動上的狀況,並定期抽血,這些血液樣品會暫時保存在液態氮中。隨著資料庫裡的資料與日俱增,來自不同大學的研究人員以及政府相關人員,也開始在當中尋找相關性。

記載在2007年報告中的部分結果,完全顛覆了大家對蔬菜與水果原有的期許。令我們驚訝的還不只這樣。我和芮伯利見面時,這些人當中約有六萬三千人罹癌。吃不吃蔬菜水果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蔬果既沒有降低總癌症發生率,也沒有降低特定癌症,例如乳癌、攝護腺癌、腎臟癌、胰臟癌的罹患率。似乎只有在吸菸者罹患肺癌、口腔癌、鼻咽癌和食道癌等癌症的情況,提供了一點保護作用;但是現在做任何猜測都還太早。除了吸菸外,飲酒過量也是促成癌症的一大風險。而吸菸和飲酒過量的人,好像注定就是不太吃蔬菜水果。一份初步研究發現,蔬果或許可以稍微降低罹患大腸癌的機率,但這效果也一樣有爭議。

傑出的營養學家魏利特(Walter C. Willett)和芮伯利是長期合作夥伴,魏利特同時也是著名的「美國護理人員健康研究」計畫的領導人。在擔任《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期刊》編輯期間,魏利特就曾說過,研究人員都「太過樂觀了」,EPIC的發現只能說再次證明了「多吃蔬菜水果與癌症罹患風險之間,就算有關聯,也是極其微弱的關聯。」看來,蔬菜水果也不是靈丹妙藥。

不過也不是說,吃什麼東西都毫無影響。根據EPIC研究人員的推測,一名五十歲、每天吃一百六十公克紅肉和加工肉品的人,十年後罹患直腸癌的機率是1.7%,比起攝取量低於二十公克的人要高了0.43%。但是你每天得吃不少漢堡和熱狗,才會吃超過一百六十公克,而且當中仍然有許多複雜的因素得考量。這項研究已經針對吸菸、喝酒等可能誤導結果的因素做了調整,但是我們不知道這些肉食主義者,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曲解結果的行為。

以觀察為主的流行病學一定有它的不確定性,以及究竟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因果問題得討論。想要得知真相,最好的方法就是進行大規模的隨機試驗,然後要求其中一群人堅守多吃某種食物、另一群人堅守少吃這種食物的原則,過了二十年或三十年後再來比較結果。唯有這樣,我們才能信心滿滿的告訴大家,這種食物會不會影響一個人的罹癌風險。

除了研究吃什麼東西以外,EPIC也探討了肥胖的影響。其中一項研究發現,比年輕時(二十多歲時)胖了十五到二十公斤的女性,罹患乳癌的風險增加了50%。就像在動物實驗中發現的,不管造成肥胖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肥胖本身就一個風險因子。有25%的癌症是肥胖加上缺乏運動造成的,飲食細節的影響則只有5%經過了幾十年的營養學與醫學研究,我們得到了這樣的結論:與其追究我們吃了什麼東西,不如明白身體如何貯存與使用能量,會更有助我們瞭解癌症。

摘自《癌症探祕》

Photo:Rick Ligthelm,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