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有一個夢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9.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有種生活風格,叫小鎮
我們始終相信,有一種信念,能夠凝聚一群人,造就一個勢,最後萌動了一座山城……夢想,從廢墟裡再生一切,...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我有一個夢


或許,眼前這一切

都必須從這座遺落在

山林中的百年廢墟

開始說起……

我開始懂得喜歡現在

喜歡現在就一直充分準備的自己

記得,我大學時就曾盼望,畢業以後的生活,自己會喜歡。大二那年夏天,父母親從故鄉南投水里移居竹山鎮大鞍里生活。我對這座海拔八百公尺的村莊很陌生,但或許因為懷有這樣的信念,很快就被美麗的山林與平靜自然深深吸引。

大學期間,只要是假日,我經常揹著背包坐上火車,滿心期待能夠上山感受繁華大城市所無法體會的感觸,一個人沉浸在整片美麗的山景中,慢慢走完一段又一段的林間小路。每次在山路途中望見金色陽光,穿透竹葉葉緣灑落的光影,總是令人心境特別平和。

某天,突然在滿山竹林環繞的山路夾縫中,發現一條由石板堆砌而成的階梯,石階表面布滿綿密青苔而有些滄桑。我順著石階的方向走去,不知為何,當下內心也悄悄的感受到不安與期待。我踏著古老的石階往上走,一階接著一階,然後加快了腳步。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的,竟是一座看似雄偉壯觀,卻又殘破不堪的古老廢墟。

百年廢墟似乎禁不起歲月的無情摧殘,任憑時光流逝靜靜的沉潛著。我試圖想像在這座百年廢墟中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心中突然湧起一陣很深的感觸。我邊走邊想,看著遠方山腳下城市築起的高樓,那些繁華中的擁擠、熱鬧,與眼前頹圮的景象,存在著一種強烈對比。

這座百年古厝與我並無特別淵源,為何我卻感覺難過與不捨?這種內心不捨的感觸,是否因為傳統文化被生活的冷漠所遺忘?我並不清楚。只是看著這些過往我們珍惜的風土文化,竟隨著工業化而逐漸逝去,令人唏噓。天色漸晚,我帶著內心的激動下山。也就在大學二年級那年,我開始試圖努力找回早已深存我們心中的古老記憶。於是,我立下了志願。

衝破迷惘

騎著機車回家的路上,沿途兩旁的山林茂密而安靜無聲,思緒卻澎湃激昂格外清晰。雖然眼前的路,我還不清楚,對於未來的態度,卻有一種篤定的激情與決心。

我念長榮大學醫務管理學系。因為在山上的深刻體悟,回到學校後,我開始為自己由衷嚮往的未來著手準備。表面上看似一成不變的大學校園生活,內心深處卻早已有一種說不出的迫切感,不斷的期許自己,希望逝去的傳統建築文化,能在我們這代人的手中重新喚回。

因為開始懷有這樣的理想與抱負,讓我在學校的學習態度產生了自信,並且深信學校所學的一切,是為了讓自己邁向更長遠的未來。我發現了一個迥然不同的大學風情,彷彿突然明白了人生的一些事情。

人生總是有許多當下,縱使輪廓初始不那麼清晰,經常徘徊思考,只為了在撲朔迷離中發現一條明確的道路,這並不容易。在大學三年級時,我成為班上少數沒報考研究所的學生,更開始積極的跨系、跨校、跨領域的自主學習,也特別參加顧問公司為企業主管規劃的中階實務管理培訓課程,因為我想更清楚的了解,企業主管在管理實務上,可能經歷的困難與解決方案。

不為文憑與考試

同學對於我的決定感到非常訝異,因為我額外付出時間學習的類別科目,其實並沒有學分文憑的相關證明,更不是系所對於學生的期待與規劃。然而,如果我們在大學裡的學習,僅是為了文憑學歷,一旦沒有考試學分制度,很容易就停止學習,反而失去了教育最終的社會價值與意義。有鑑於此,在學校的匆匆歲月裡,我始終努力學習,把握大學稍縱即逝的光陰。大學於我而言,不再只是為文憑考試而學習,更是為了自己擁有明確的未來而積極準備。

台灣每年有幾十萬名大學畢業生,如果每位青年都能以更開放與關懷社會的胸襟,找到自己人生的夢想,那麼,在學校所學的專業知識,一定能夠透過學生的主動學習與熱情實踐,而產生無限的力量。反觀,如果青年對於學習感到迷惘,僅是為了滿足社會各種形式制度指標,學習價值失去了意義,非常可惜。於是,我在大學期間,就一直在充分準備自己,對於未來,我不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後。

改變,不要等到很久以後,立即行動,就能放手一搏。

古老的宅院

以前的人離開了

現在我們到來了

我們還能

為這座殘破的古老廢墟

留下些什麼?

大鞍,位於海拔八百公尺高的村落,一個鮮少人知的地方,一個當年台灣竹林產業最興盛的地方。早期,竹子的經濟價值非常高,從竹葉、竹幹、竹筍,每個部分都可以製作利用,因此,大鞍的居民因為滿山遍野的竹林而生活富足。

過去竹製產業繁榮興盛,這個村莊在日據時代籌備了一座林業集散中心,山裡也成立國民小學,當時有百餘戶人家居住於此。如今,隨著塑膠工業的興起,以及中國竹業進口的壓力,居民陸續搬移遷離。最後,只留下年久失修的老宅,與人去樓空的失落景象。我遇見的那座百年老宅,便是當時因人口外移而沒落的傳統建築典型。

這裡,曾經是張氏家族的祖厝。據聞,最興盛時家族成員達三十幾位之多,從遺跡裡依稀看得出祖先的生活型態。古宅裡的長鎗、飛鏢、米臼、古玩、裁縫機、舊日曆……我好似拿著放大鏡般,細細體會並尋找這些散落滿地的遺落物品,想重溫那段被遺忘的時光。

這座古老建築,屋簷破了,土牆倒了,水甕碎了,豬圈坍了……在過往來去之間,又一次次的經歷春夏秋冬。我心裡反覆思考著,我們究竟還能為這座殘破的古老廢墟留下些什麼?

大學畢業離開學校,接著是一年十個月的兵役。歷經了人生幾個重要階段,發覺自己成長了,也變化了許多,唯有三年前在山上發願的渴望依然。

記得,退伍回家的隔日早晨,便迫不及待前往大鞍,探尋那座深山廢墟。很幸運的,幾年來,這座古老廢墟並沒有因為天災傾頹,或遭人破壞,彷彿遺世獨立存在於深山之中。

眼前的廢墟古宅,對於退伍之後的我,似乎象徵著另一個新意義的開始。我既欣喜又憂慮,在這座古老院子裡不斷的踟躕徘徊。在那瞬間,我突然想起長我三歲的表哥古孟偉,他是我想一起上山築夢的唯一夥伴。

每個角落都是光

表哥自小對建築就有濃厚興趣,他經常利用牙籤或者竹筷,設計不同造型風貌的房子,我也總是跟他玩得不亦樂乎。國三那年,外婆突然病危,最後帶著病痛的煎熬折磨離開了人世。那時外公告訴我們,他衷心盼望家族日後能有一位醫生,好讓親人可以免除在醫院無助的慌張與恐懼。

表哥是長孫,也是家族裡首位參加大學聯考的考生。他不負眾望順利考上醫學院的公費生,成為家族裡期盼的醫學院學生!正當所有人都興高采烈歡騰不已時,我卻看見表哥臉上除了幾分喜悅,還懷著幾分的鬱悶,好像幽微的心事撞擊了他的人生,而感到不安。到現在,我仍記得當時表哥告訴我:「希望未來還有機會,成為一位建築師。」

在他就讀醫學院的七年裡,除了大六、大七必須實習,其餘幾年的暑假,他常把空閒時間耗在工地裡,因此奠定日後他在建築實務上的基礎。自從偶然與這座山中古宅相遇,我覺得古宅似乎也在暗示我,應該要找尋有緣之人並肩築夢。

我不會建築,我不會設計,我不知道廢墟是否可能轉化為生命的表徵,不過正因為表哥對建築的熱愛與執著,在遇見老廢墟的那一刻,我唯一確定的是,我能與一位真心熱愛建築的人上山逐夢。

人生如果有勇氣選擇蛻變,必定會展現出生命不同風貌的豐富與華美。

當表哥初次站在這座古宅的前庭廣場,純淨的微風緩緩吹拂這裡的一草一木,他立即被此地百年的清明所深深吸引。清早的晨光映照在建築表面上,彷彿古宅在歲月中的每個角落都是光,無需刻意也無需裝飾。原來,歲月所遺留下的痕跡,竟能迸發出如此撼動人心之美。

表哥仔細巡視、觀察古老建築的每個小角落,他的眼神與表情流露出尋遍千山萬水,終於找到一處可以彌補兒時夢想缺口的地方。於是,上山當天,表哥和我,對於未來,還看不見,也聽不見,不過,兩人卻已經決定展開山中築屋的漫長歲月。

摘自《有種生活風格,叫小鎮》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