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拯救植物宣言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8.04.1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植物彌賽亞
馬格達勒納在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工作,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分子都充滿了搶救植物的使命感,報紙給了他一個封號...
定價 480
優惠價 85折,408
$480 85$408
加入購物車

拯救植物宣言



圖片來源:pixabay,CC0 Licensed.

且容我先介紹一下自己。我名叫卡洛斯.馬格達勒納,我熱愛植物。

2010年,我被記者圖農(Pablo Tuñón)貼上「植物彌賽亞」(El Mesías de las Plantas)的封號,他當時在《新西班牙報》上報導我的工作。我猜測這個名稱的由來,部分原因是我在後聖經時代(但卻是前文青時代)留了鬍子與長髮,再來就是我花了很多時間企圖拯救瀕臨滅絕的植物。

艾登堡(David A_enborough)爵士在皇家植物園邱園拍攝「植物王國」系列影片,當時他採訪我,這個封號因而傳播到全世界觀眾的耳裡。植物彌賽亞很快成為我在媒體上的綽號,提供朋友和同事大把消遣我的機會。家人也很樂於想像我老媽走到陽臺上,用巨蟒劇團在「萬世魔星」電影裡赫赫有名的敘事口吻,大吼一句:「他才不是彌賽亞,他是一個愛搗蛋的小男生!」

別擔心,我並沒有彌賽亞情結。

我最近特別查了一下「彌賽亞」這個詞,它有好幾種定義:「一種領袖,被視為某個國家、團體或目標理想的拯救者」、「對某個理想或計畫充滿熱忱的領袖」、「一位拯救者」,以及「信使」。我的目標是成為以上每一種人。

我的使命是,讓你們意識到植物到底有多重要,事實上,我對這個想法簡直著魔了。我想告訴世人有關植物的一切,以及它們為我們做了什麼,對我們的生存有多重要,還有我們為什麼應該搶救植物。對我們,以及我們的孩子來說,植物是這個星球未來的關鍵,然而它們卻日復一日被幾10億人視為理所當然,而且我們往往輕看植物帶來的好處。對於這樣的無知與冷漠,我深感挫折,有時候甚至覺得憤怒。

我們或許盲目到看不清事實,但植物是一切的根本,不論直接或間接來看。植物提供我們呼吸的空氣;植物讓我們有衣服穿、治療我們、保護我們;植物提供我們遮蔽掩護、日常飲食。想想醫藥、建築材料、紙張、製造車胎和避孕用具的橡膠、製造單寧牛仔褲的棉,以及做洋裝用的麻。想想麵包、豆子、茶、柳橙汁、啤酒和葡萄酒。想想可口可樂。然後再想想,牛是怎樣把吃下去的青草、青貯飼料或乾草,變成供應我們的肉品及乳品;雞是怎樣把吃下去的小麥和種子,變成供應我們的雞蛋;綿羊又是怎樣吃青草,然後提供我們羊毛。看到了嗎?植物是我們最厲害但又最謙卑的僕人,它們每天照顧我們,在生活的各個層面。沒有植物,我們根本活不下去。事實就這麼簡單。

然而,對於植物的慷慨,我們的回報方式卻駭人聽聞。它們既沒得到感謝,也不受珍愛。我們對待它們的方式不像對僕人,而像是對奴隸。植物的家被摧毀,親族被大批殺害,被迫大量生產,而且被噴灑化學物質。人類的工廠式農業不只用於動物的飼養,也用在植物的栽種上,而且後者的環境代價具有同樣的毀滅性(非永續發展的棕櫚油生產,只是這類悲慘案例中的一項)。

我們摧毀了雨林,把作物栽種在並不支持它們的土壤中。我們不思考森林裡可能存有什麼樣的寶藏,就把動植物逼到極危,甚至滅絕的程度。在探索和殖民擴張的過程中,我們把山羊引進許多島嶼,讓牠們在那裡充分咀嚼島上細緻的特有原生植物,直到最後一株都不剩,這等於是將穩定土壤的「綠膠」給剝掉,引發侵蝕問題,最終把整座島嶼沖蝕掉了。我們還引進具入侵性的雜草:它們像令人窒息、匍匐潛行的死神,使出陰險的植物殖民主義,將當地植物悶死。即便到現在,我們依然在農地上蓋房子,鋪設看不到盡頭、了無生氣、畫上白線的柏油路,遮住一度長滿野花的草原,也遮蔽了我們的心眼,讓我們看不到後果。這展示出一種可以稱為「植物盲」的流行病。我們毀滅了植物,隨之也毀滅了動物。鳥類、哺乳動物和昆蟲,全都會永遠消失。我們甚至鮮少想到自己在做什麼,就算我們偶爾想到了,也還是無法充分理解後果有多嚴重。

我們已經脫離了人類與植物曾經有過長達數千年的直接互動,自從工業革命後,已開發國家的大部分人口都不曾與植物一起共事,也很少與它們交流。人口從鄉間往都市遷移的大潮流中,我們和植物失去了直接的連結。

幫植物說話

問題主要在於,不論我們對植物幹了什麼事,它們都無法說出來、無法請願、無法提高音量或拍桌子,來警告我們摧毀植物有多愚昧,提醒我們植物有多重要。植物遭砍殺時不會流血,被焚燒時不會尖叫,也無法在書裡寫下訊息。植物需要有人幫它們做這些事。

如果植物無法製造種子來確保自己的生存,那是因為各植物族群已經嚴重破碎或縮減,又或是倖存者只剩下一口氣苟延殘喘,它們需要有人代為發聲。植物需要有人開口替它們說:「我不容許滅絕。」植物需要有人一方面懂得植物科學,另方面也有意願熱情支持,使出一切可行方法,來確保植物的生存。

許多世界級的植物園,例如邱園,設置目的不只是為了教育大眾和提供觀賞。他們還會蒐集並保存罕見物種(包括人工栽培和野生的植株),讓這些植物不至於消失殆盡,也讓科學家可以研究,而且這種做法已經延續了好多世代。這些地方有學術及園藝本領高強的工作人員,園內的蒐集更是舉世聞名。然而,這些植物園雖然全心投入而且胸懷熱忱,還是需要有人幫忙把訊息傳播到世界各地。

我希望能成為這個人。

我希望能讓世人曉得植物為我們做了多少,我希望我們能給予植物應得的重視與感謝。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植物對於我們的生存有多重要,而且不只是對我們,也包括我們的親人——我們的祖父母、我們的孩子,以及未來的後代。我希望我們能領悟到,沒有植物,我們就會死去,而且大部分在陸地生活及在空中飛行的生物也會一同死去。我希望我們能體認保育的重要性而充滿熱情,能燃起熊熊決心,堅持永不放棄,哪怕世上只剩下最後一株植物。我希望我們能徹底了解植物的重要性,因而深受感動,並採取行動。

沒有支持者幫忙傳福音,彌賽亞不可能扭轉世人的態度。說到保育,我們需要熱情,我們需要動機,而且我們需要行動。是時候應該改變了。

我希望這本書能發起這項改變。人需要植物,植物也需要人,就讓你我成為傳播這則訊息的開端吧。

(本文摘自《植物彌賽亞》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