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等待被拯救的迷你睡蓮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8.04.1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植物彌賽亞
馬格達勒納在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工作,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分子都充滿了搶救植物的使命感,報紙給了他一個封號...
定價 480
優惠價 79折,379
$480 79$379
加入購物車

等待被拯救的迷你睡蓮



圖片來源:摘自本書

身為熱衷於植物保育,同時也是長期的睡蓮愛好者,我開始尋思,有沒有什麼法子能把以上兩者結合起來呢?世間有沒有一種睡蓮已經滅絕了(或是瀕危),讓我可以去幫忙搶救?顯然沒有像模里西斯的蕾絲杜英那樣的經典故事,但或許是因為沒有人去尋找過?

然後,我看到另一種非洲睡蓮的資料,也就是溫泉睡蓮(Nymphaea thermarum),這是一種很小巧的睡蓮,近代才發現的,而且只長在一個地點。這種睡蓮打破了規則:它不是生長在溪流,不是生長在河川,更不是生長在湖泊裡。

它生長在溫泉裡。

「我得栽種它。」我心想。

直覺告訴我,單一地點對一種水生植物來說,是頂級的滅絕處方。我請教邱園同事以及世界各地的專家,發現野外大約有50棵植株,人工栽培的有2株,但是沒有人曉得如何繁殖它們。我的機會來了,再沒有比這種睡蓮更適合令我痴迷的了。

意外現身

1987年,當時25歲的費歇爾(Eberhard Fischer)教授還是一名大學生,在盧安達的艾伯丁裂谷調查植物。他運氣真差,車子拋錨了,但是從另一面看,他運氣也真好,他因而在馬希尤薩(Mashyuza)溫泉旁邊紮營了好幾天,也就是在這裡,他發現了一種迷你睡蓮。這是一種等待有人發現的睡蓮。

這個溫泉位於一座石灰石採礦場的底部,離水泥廠只有幾公里,而且溫泉冒著泡泡形成了一座很大的綠池。池水往外溢流,形成一個小瀑布,他在瀑布底發現了他的小睡蓮。這種睡蓮的葉片直徑只有大約2.5公分,而且蓮葉邊緣是平整的(其他熱帶睡蓮物種的葉片邊緣都呈鋸齒狀),整株植物只有約10~12公分寬。他立刻想到這會是一項大發現。1年後,這個新種被命名為Nymphaea thermarum 。

他採集了一些植株,拿回德國美茵茲的約翰尼斯.古騰堡大學植物園(Botanic Garden of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和波恩大學植物園(Bonn Botanic Garden),種在那裡的溫室裡。有趣的是,這種植物即便是人工栽種,生長環境變好,個頭還是一樣嬌小。更神奇的是,它在較冷的水裡一樣能快樂生長。雖然最初發現的時候,這植物是生長在溫泉邊緣,水溫大約攝氏40度。這種睡蓮的生存能力很有兩下子。

後來費歇爾在艾伯丁裂谷辛苦搜索了不只50座溫泉,包括亞伯特湖、愛德華湖以及坦加尼喀湖,還是沒能再發現這種睡蓮。

一個小物種出現在一個小地點,這植物很脆弱。我曉得這種睡蓮在美茵茲和波恩有許多植株,但是能夠讓蒐藏量倍增,總是件好事。即便有專家栽培,蒐藏的植株愈多,該種植物就愈安全。

總是來不及長大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來自波恩工作人員的郵件,詢問邱園能否提供幾種瀕危植物的標本讓他們做研究。這真是一個大好機會,我可以向他們討一點溫泉睡蓮以及其他幾種有趣但瀕危的植物的種子。

當時波恩栽培這種睡蓮已經超過20年,也結出許多種子。「你想要多少溫泉睡蓮的種子,都沒問題,」他們回信道:「但是先警告你,這些種子會發芽,會長出子葉,但是在還沒長出水面之前,植株就會死掉。」他們早就學會如何讓這些種子發芽,不過從來沒有人搞懂如何把幼苗養大。我立刻就心動了。

「不可能做不到,」我心想:「總會有辦法的。」

第一批溫泉睡蓮種子在2009年7月送到邱園。我按照標準做法播種,而一切也都如常——它們發芽了,看起來宛若幾片青草,然後產生了最初的子葉,這是睡蓮獨有的特色。哪有什麼問題?然而,不久之後,它們停止生長,開始露出病容,然後幾乎和它們出現時一樣快速的消失了,就這樣沒了。

正常情況下,我們繁殖睡蓮的方法是,把根(其實是根莖)切成小段,讓它們長出新植株。至於種子,則必須在它們乾燥時播種,但是當你這樣做時,它們會漂浮在水面上……所以我耍了它們一招。我把一盆堆肥放進水中,讓堆肥與水平面齊高或是稍低,把睡蓮種子播在上面。過了一陣子,通常是一個晚上,種子吸收水分,然後沉下去。到了早上,我又在面加了一層沙子,以固定種子的位置,讓它們自己去發芽。

對睡蓮也是一樣。你必須把盆子小心的放進水裡,要慢慢把花盆放低,直到它穩穩的站在底部。如果你就直接把花盆放進水裡,盆中的堆肥將會被沖出花盆邊緣,也會動到種子。而且你首先還得把堆肥完全浸透,使堆肥中不至於冒出氣泡,動到種子。我試過,失敗了,再試,而且不斷修正技術,直到終於成功為止。當花盆上面蓋了一層10~15公分的水,種子開始生出淹沒在水面下的葉子,有點像小萵苣,直到終於大到能送出第一片荷葉,這片葉子將朝向水面生長。大多數時候都滿簡單的。

我把這一套用在溫泉睡蓮身上,但它就是不買帳。我明白我需要橫向思考:先將所有排列組合都過濾一遍,然後進行實驗。我開始列出會影響植物生長的因素:溫度、堆肥或水的酸鹼值、鹽類的濃度(通常與它是酸性或鹼性有關,但有時候也無關),以及光照(包括強度與時間長短)。如果不同的水溫沒有用,或許我們可以試著採用自來水(邱園的自來水鹼性頗高),或是逆滲透水(這種水接近蒸餾水),也就是我們用於溫室植物的水。然後我們還可以嘗試混合泥炭土和沙子,做為一種良好的低養分酸性堆肥;又或是直接用壤土,因它鹼性較高而且更有養分。

我在各種不同條件下,播撒4~5枚種子(我們共有大約200枚種子,所以有很多可供研究)。大部分強健的睡蓮都會自己分株,但是有些熱帶睡蓮幾乎不分株,而溫泉睡蓮在波恩的20年期間,幾乎從來不曾分株,所以我曉得我不能倚賴這種方法。如果我們想確保溫泉睡蓮的人工栽種沒有問題,唯有一條路可行:用種子來繁殖。

結果,沒有任何因素發揮效用。每棵植株雖都硬撐下來,垂頭喪氣的過了3或4星期,然後當種子提供的養分消耗殆盡,便漸漸消失在水裡。如果某些植株在24小時內死掉,但其他植株卻能撐過一星期,那麼我就能漸漸摸索出何者是它們不喜歡的條件。但是這樣的結果,我什麼都研究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連好幾星期,我全副心思都放在溫泉睡蓮的命運上。日日夜夜,我的心裡都是它,絞盡腦汁想要破解它的密碼。我就是無法相信,有一天這種植物將會滅絕,再也沒有材料可供我們研究了,而且這一天就快到了。我一定得想想辦法。

(本文摘自《植物彌賽亞》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