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死掉是什麼感覺?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8.04.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只想活著
困在內戰連綿的祖國,她擁有的,只是勇氣。她發了一則簡單訊息,啟發了全世界:我需要和平。芭娜 #阿勒坡...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死掉是什麼感覺?



圖片來源:pixabay,CC0 Licensed.

後來我碰到很悲慘的一天,希望我能忘記這一天。

那一天我醒來,因為先是聽見很像地震的隆隆聲,又聽見東西掉下來的聲音,好大一聲。那個震動的聲音好響,我覺得骨頭都快要斷了。炸彈如果像這樣直接掉在你的頭上,那你什麼都聽不到。感覺就像全世界的聲音一齊撲過來,又很像有人拿枕頭蓋住你的頭。一切都在顫抖,所以你會感覺骨頭跟身體裡面都在顫抖,連牙齒都在顫抖。也覺得空氣壓在你身上,要把你壓扁在地上。

我尖叫著要媽咪過來。

現在是大清早,外面看起來卻像晚上。空中有好多好多灰塵。我隔著那麼多煙,還是看得見窗戶外面的亮光,對面的房子失火了。我從窗戶看著我們家的陽台,應該說曾經是我們家陽台的地方,因為陽台已經被炸掉,到處都是陽台門的碎玻璃。

爸爸把努爾跟穆罕默德抱起來,媽咪抓住我的手,我們全家以最快的速度朝地下室跑去。我們住的公寓的前門也被炸壞,只是掛著而已。

就算到了地下室,還是感覺得到震動,聽得見轟隆隆。我們都不講話,默默祈禱。每次在地下室,就會一直說“Ya lateef”,祈求阿拉垂憐我們。

我好怕我們住的公寓會整個垮下來,我們會埋在石堆裡。我一直在想,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死掉是什麼感覺?

外面好像沒有炸彈了。爸爸說,他要先一個人上去,看看安不安全。過了幾分鐘,爸爸呼喚我們,說可以上去了,可是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奇怪。

我們回到樓上,真的好慘好慘,好像有人拿著榔頭,把這一整條街敲得粉碎。我簡直不敢相信,隔壁的樓房竟然被炸成碎片,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樓房的一部分倒在我們住的公寓上面,把我們樓上那一層,也就是我的馬仁叔叔住的那一層給敲碎。我們家的陽台砸在我們的車上,車子整個被蓋住,都快要看不見了。我看我們應該也用不著車子了,因為就算要開車,也找不到幾條馬路可以走,也沒有地方可以去。

都可以聽見好多人尖叫哭泣。每次有這樣的炸彈,鄰居之間都會互相問候,看看有誰不見了。鄰居有人叫爸爸:「加珊,你們全家還好吧?」


爸爸對著他們喊:「我們都沒事!」沒事的幾家人就去幫忙別人,要趕快把那些受了傷,還有埋在瓦礫堆下面的人救出來。

有一個人的尖叫比其他人都大聲,是亞斯敏的媽媽,她大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的心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亞斯敏跟她媽媽住的地方沒有了。

媽咪跟我還有其他鄰居跑過去。亞斯敏的媽咪滿頭都是灰,灰塵蓋在黑髮上,變成白髮,看起來好像老婆婆。她身上只剩臉頰沒有灰塵,因為眼淚一直從臉頰滾下來。

還有其他志工過來幫忙。阿勒坡東區已經沒有救護車,也沒有警察幫我們的忙,還好有一群人願意來救助那些因為轟炸而受傷,或是困在瓦礫堆的人,也醫治割傷或是骨折的人。志工來幫忙是很危險的,因為政府不喜歡志工救人。所以有時候志工來到被轟炸過的地方,戰鬥機還會專門跑回來,連志工一起轟炸。

志工都好匆忙,忙著挖掘,把屍體挖出來,一邊互相喊來喊去。有一位先生把一個人從石堆裡抬出來,亞斯敏的媽咪又尖叫。那是亞斯敏。她軟軟的,好像睡著了,滿身都是血跟灰塵。亞斯敏是我的好朋友,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嚇到不能動,也不能呼吸。他們把卡車當成救護車用,把亞斯敏載走了。我一直祈禱亞斯敏會好起來。媽咪緊緊抱著我,對我說:「來,乖乖,我們回家。」這一天我都沒心情玩,滿腦子都是渾身血的亞斯敏。

那天晚上,我們還在打掃被轟炸過的家,聽見外面有好多人在哭,也在祈禱。街上有好多人把屍體帶到清真寺,為死者祈福。每次大爆炸過後就會這樣。以前都是在祈福之後,把死者葬在公墓。可是自從有了戰爭,所有公墓都滿了,現在只好把死者葬在公園的空地。

那天我一直問媽咪,亞斯敏還好嗎?媽咪說,志工帶亞斯敏去看醫生,我們要多多禱告。那天晚上,我看見亞斯敏的媽咪在街上哭,也聽見她的哭聲。

隔天,我又在街上看到亞斯敏的媽咪,她還是哭得好厲害。她對我說:「芭娜,亞斯敏不在了。」我知道她的意思。亞斯敏死了。

(本文摘自《我只想活著》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