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來自費曼的回信:教你看待事物的新角度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05.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費曼手札
費曼的抽屜裡,長年擺著一封從未寄出的信。信紙泛黃破舊,因為費曼經常拿出來展讀。那是費曼在妻子阿琳過世...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來自費曼的回信:教你看待事物的新角度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費曼致真野光一(Koichi Mano),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

真野是費曼從前的學生,也曾經是朝永振一郎的學生。他寫信來道賀。費曼回了信,問他近況如何。他回信說:「正在研究同調理論應用於電磁波傳播過擾動的大氣⋯⋯是一個很卑微、末節的題目。」

親愛的光一:

我非常高興知道你的消息。也知道你在一家研究實驗室裡有個適當的職位。

不過你信中的語句看起來很哀傷,這令我有點憂心。好像你的老師給了你一個沒什麼意思的想法,不太值得花很大的力氣去研究。其實一個問題有沒有價值,並不在於問題本身的大小,而是看你是不是能真正解決它,或有助於解決它。這樣,你的辛苦就有真正的貢獻,不是白費的。

在科學界,只要是出現在我們面前而還沒有解決的問題,我們卻有辦法向答案推進一點,這就是偉大的問題。我倒是想建議你,先找一些更簡單的,或者如你說的,更卑微的問題,讓你可以輕易解決掉。不管問題多麼平凡都沒關係,你會嘗到成功的喜悅。而且要經常協助同事,就算回答那些能力不如你的人所提的問題,都是值得做的,都會累積自己的成就感。不要因為「什麼問題沒意思、什麼問題才有價值」這種錯誤想法,而一直悶悶不樂,剝奪了自己對成功的喜悅。

我們相遇的時候,正是我生涯上的巔峰期。因此在你眼中,我對問題的解決能力,簡直像神一樣,好像什麼都難不倒。但是我當時還帶另外一位博士生希布斯(Albert R. Hibbs),他的博士論文只是研究風如何把海水吹出浪花。我接受他是因為他帶著自己想解決的問題,跑來找我指導。我對你犯了一個錯誤,就是我指定了一個題目給你,而不是你自己找的題目。這讓你誤解了題目的意義,認為有些問題是有趣的、令人欣喜的、或重要而值得的——也就是,你認為有些問題值得你花功夫去解決,有些則不然。真抱歉,請原諒我的疏忽。希望這封信能稍微有點補救效果。我自己研究過無數的問題,有很多都是你說的那種卑微的、末節的問題。但是我覺得很開心,而且做得很賣力。因為我有的時候會得到部分成果。我舉一堆例子:

我研究過高度拋光表面的摩擦係數,想知道摩擦力是怎麼運作的(結果失敗了);也研究過晶體的彈性與原子之間的作用力有怎樣的關係;怎麼把金屬電鍍到塑膠物體上(如門把);中子如何擴散出鈾原子;電磁波如何從玻璃的薄鍍膜反射;爆炸的時候,震波是怎麼形成的。我也設計過中子計數器;計算輕原子核的能階;探討為何某些元素會捕獲L層的電子,卻不會捕捉K層電子。我還研究了如何把紙摺成某幾種童玩的廣義理論;紊流理論(我在這上面花了好幾年功夫,可惜沒有結果);當然還有量子理論的那些「比較偉大的」問題。

你說自己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但我要說,你對你太太和孩子而言,可不是小人物。如果你的同事帶著問題來,得到滿意的答案回去,那你也不是小人物。你對我當然也不是小人物。不要妄自菲薄,認為自己是個無名氏,這樣就太令人傷感了。知道自己在這個世上的定位,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要用自己年輕時的幼稚想法來論斷自己,也不要用別人的眼光和想法來評論自己。祝你好運而愉快。

誠摯的祝福理查.費曼

【書籍資訊】

費曼手札

費曼手札

相關書籍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