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笑話也可以有詩性?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9.18
收藏文章 0

笑話也可以有詩性?


詩性,能讓語言鮮活起來

詩性無所不在,但必須由人把它生產出來。風景不會說自己如詩如畫,是人才會說風景如詩如畫。

由於是人在生產詩性,詩性往往帶有主觀意味。你認為這道風景美?在其他人看來可能醜得要命。

正因為詩性容許主觀,所以也容許不同表達手段。這道風景的確很美,但非得像你所說的那樣,是「如詩如畫」?不,我也可以換個說法,說它是「繁花似錦、綠草如茵」。

不只詩,就連笑話也可以有詩性

散文可以有詩性,小說可以有詩性,童話可以有詩性,戲劇可以有詩性,就連同學愛看的笑話也可以有詩性。

舉一則從網路上找到的笑話,來做分析:

有一天,有個伯伯到醫院去,對醫生說:「我最近聽力很不好,連自己放屁都聽不到。」

醫生說:「好,那我給你開個藥!」

伯伯問:「這個藥吃了,會讓我的聽力變好嗎?」

醫生回答:「不!會讓你的屁放得更大聲!」

天哪!這是什麼醫療過程?這個故事之所以好笑,是因為病患不像病患,醫生不像醫生。很少有病患會以聽不到自己放屁來舉證聽力變差,也很少有醫生會以開放屁藥來對付聽力變差的症頭。它的情節設計,突破了我們對病患和醫生的一般期待,以一個虛構的情境,給了我們一種「錯位」(事物所在位置發生錯誤)的趣味,這就是詩性展現的效果。

學生的詩性語言表現

詩性容許主觀,乃至容許偏見和誤解,但一個先決條件是:詩性的運作,總要求我們不能以一般的眼光去看一般的事物,這也就是詩性為什麼能讓我們的語言鮮活起來的主要原因。

我有個七年級的學生,名叫晉銓,在八年級一篇題為〈走進大自然〉的作文裡,他首先描述大自然與自己生活的密切關係:

每日,你嚴厲的光,喊我起床。每夜,你溫柔的光,拍我睡覺。

大自然被擬人化,似嚴父催人起床,又如慈母哄人入睡,但都以光來當作行動的憑藉。在這裡,陽光有了聲音,而月光彷彿長出了手。我非常欣賞晉銓所寫的這兩句話,當面稱讚了好幾次,讓他笑得很開心。

他開心,我也開心。我感到高興的是,他把我的教導聽進去、而且聽懂了。

在此之前,我在他們這個班經常強調一個寫作觀念:「你如果想讓別人覺得你的文章是不一樣的,就得提供不一樣的描寫。即使是平凡的事物,你都要想辦法透過文字讓它變得不平凡。在文學的世界裡,平庸不是罪,但肯定不受欣賞!」

陽光的兩種寫法

以陽光為例,平凡的寫法是:火辣辣的陽光照在我的手臂上,讓人感覺好痛。

不平凡的寫法是:

火辣辣的陽光灑在我的手臂上,讓人幾乎能聽到皮膚發出一陣「滋滋」的聲響。在前面那句,陽光的熱和曬痛的感覺都是平鋪直敘的。在後面這句,陽光被比喻成滾燙的油,而曬痛的感覺則透過皮膚灼傷的聲響來暗示,描述的手法自然高明得多。

懂了如何寫,越來越會寫

有一次,我請同學寫一兩句以「夜」為主題的練習。晉銓寫的是:

天,捲上了鮮艷,放下了寂寥,在黑暗中悄悄地挪移,用熟練的動作,換景。它準備掛上,煥然一新的天明。

這個練習比半年多前的習作更見成熟。夜被比喻成布幕,但在句中連半個詞都沒提到,隱藏得很好。「鮮艷」、「寂寥」和「天明」這三個詞的使用與一般用法不同,本來都是形容物質的,這時竟都變成物質,頗具新意。詩性寫作的能力,已經歸他所有!

名家的詩性語言表現

大多數的文學名家都懂得寫詩性語言。他們看待事物的方式,本來就跟一般人不一樣。讀讀名家怎麼展現詩性語言,品味其中細膩的思維方式,可以獲益良多。

很少有人沒見過山。在詩性的眼睛裡,山會是什麼樣子?散文大家張曉風被編為高中課文的〈常常,我想起那座山〉這麼寫道: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它沉沉穩穩的駐在那塊土地上,像一方紙鎮。美麗凝重,並且深情地壓住這張紙,使我們可以在這張紙上寫屬於我們的歷史。

山被比喻成紙鎮,而土地變成可以用來書寫歷史的稿紙。山的形象獲得別有情致的突出,土地也不再是生硬的泥土。張曉風在這裡呈現的是一幅文人風景畫,蘊含濃厚的詩性。

體裁只是詩性表現的一種手段,真正的重點還是在於怎麼去感覺材料,怎麼去想像所要描寫的對象,並給予適當的譬喻。

摘自《作文攻頂─創意、故事、邏輯與詩性的大貫通》

Photo:Till Krech,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