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台灣高階消費、低階知識的消費文化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08.02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吃藥前,你必須知道的事
吃藥之前,你不能不知道——・藥物食品的管理各自為政,但身體不會一國多治,你,吃的到底是食品,還是藥品...
定價 330
優惠價 85折,281
$330 85$281
加入購物車

台灣高階消費、低階知識的消費文化




圖片來源:unsplash

四十年前我在美國工作時邀同事到家裡聚餐,同事看我端出一鍋味噌湯,直說這是「泥巴水」,不敢喝。我適時奉上加了奶精的咖啡,說:「喝點你們的泥巴水吧!」老美甘之如飴,大家哈哈大笑,彼此以東西方的泥巴水相互調侃。

熱中養生、美容的一窩蜂文化

從吃東西這件事情上,讓我深深體會美國人的生活態度。他們相信知識,習慣於用知識保護自己,成分不明、不知道的東西,不隨便吞進肚子;他們相信上帝造人,讓身體運行八、九十年,有一定的運行機制,而這個學問超乎科學。所以,外來物是毒,不知者不吃,這是尊重生命的態度,也隱含著敬畏上帝的原意。

在老美的觀念裡,外來物不管來源,有經驗法則證明很安全、可以吃的,稱為「食物」;很安全、有證據證明療效、可以自行使用的,叫做「成藥」(over-the-counter, OTC);有療效但未必安全、必須生病才使用的,是「處方藥」(prescriptions)。這是基本常識。

我從老美那裡練就一套聰明過活的習慣,把風險管理運用在日常生活,對於吃食、用藥、養生,自有一番避險之道,例如食物來源盡量保持科技化、現代化、多樣化,這是最基本的原則。然而科技現代化的結果,食品上頭總避免不了有些農藥、細菌與微生物的殘存,既然多食無益,何必給身體找麻煩?所以我沒病不吃藥,也不因養生而亂吃,來源不明的草藥或所謂健康食品,向來敬謝不敏。至於每天必吃的蔬菜水果,在購買時必定常換攤子,畢竟身體累積不同的雜物,總比讓同一種雜物累積得太多太快導致中毒,要聰明一點吧!

沒想到回台以後,這套聰明避險的吃食原則,竟完全派不上用場。

君不見同胞都很先進,不管貧富、不論階級,為了養生美容,上窮碧落下黃泉,看過的沒看過的、人云亦云的,通通可以吞下去。不論是精明的上班族、貴婦,或鄉間的阿公阿嬤,說起益生菌、螺旋藻、葉黃素、茄紅素、輔酵素Q10的功效,如數家珍,頭頭是道,只要聽說什麼產品很夯,紛紛口耳相傳,一窩蜂地跟著買,透過網路社群媒體LINE來LINE去,昨晚「五七同學會」的介紹,今天立刻成為歐巴桑貴婦的熱門話題。人云亦云的流行文化,讓人人都成了「藥罐子」而不自知。朋友知道我是藥學專家,每每談起目前流行吃什麼健康食品,經常徵詢我的意見。我的態度向來是沒事不要亂吃,吃了也不見得有用,朋友聽了不太服氣,反駁我說,別人吃了都很有效,為什麼你老是這麼「鐵齒」?

說真的,不是我鐵齒。只要飲食均衡,就足以讓身體得到適度的營養,至於進補養生,則是將外來物放入體內,對身體並不環保,反而增加身體負擔。何況很多包裝精美,被我笑稱是「印刷廠印出來」的生技產品缺少科學實證,若是吃了沒有效果,只是花了點冤枉錢也就罷了,但花錢事小,吃了增加肝、腎負擔,那可是傷害身體的倒楣事。且聽我道來,千萬不能掉以輕心!(p.22-p.27)

藥物動力學決定藥食品被吸收的過程

外來物在這種運行機制下,不是被淘汰(代謝或排泄),就是導致中毒。以農藥DDT或多氯聯苯這類毒物來說,它們進入體內會造成可怕的後果,在於其毒性無法被肝臟分解,且廣布在體內組織,躲藏的半衰期可能超過二○○小時,如果長期累積排不出來,等於是讓身體成了垃圾桶。

食品或藥品要能與身體達成良好的夥伴關係,取決於身體如何處理這些外來物,這個過程稱為藥物動力學,以及外來物如何對付身體(藥效學、營養學、毒理學);而外來物與身體夥伴關係的整合式評估,是決定該物質是否可以成為食品或藥品的關鍵指標。

至於食品或藥品能否被身體吸收,將影響其可用率,而它們在胃腸道被吸收的方式,有可能是自己走進去(小分子)、搭公車(transporter)進去、或混水摸魚溜進去(如油性物質)。

可以想見的是,如果是搭公車進去,可能會塞車或客滿擠不進去,因而產生吸收方面的問題。某些類似胺基酸的藥物,例如治療帕金森氏症的左巴胺(L-dopa),會與食物分解後產生的胺基酸搶搭小腸的胺基酸公車,它在空腹或吃飽後服用的血中濃度差異可達到八倍以上,這是臨床上藥品、食品產生交互作用的經典案例。

我曾經從一系列盤尼西林類β-lactam抗生素的結構歸納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能從口服吸收的抗生素,都是由三個胺基酸組成的小胜肽,而它們的共同結構就是樟腦酸(D-phenylglycine,台灣早年是樟腦酸最大產出地);也就是說,樟腦酸是長在小腸壁上的小胜肽公車(Pep T1)喜歡的小姐,讓樟腦酸小姐(導盲犬、藥引子)帶著這些抗生素,很容易搭上小腸Pep T1公車,吸收進入血液循環。

我用樟腦酸小姐共價鍵結接上左巴胺,把左巴胺帶上Pep T1公車,而不要跟食物消化出來的胺基酸一起去擠胺基酸公車。如此一來,手牽手的樟腦酸—左巴胺被大鼠吃了之後,迅速由Pep T1公車接走,帶入血液循環,在首渡效應下進入肝臟,代謝變回左巴胺。這時候左巴胺的血中濃度(身體可用率)是大鼠吃原藥左巴胺後血中濃度的三十二倍。換句話說,這個樟腦酸—左巴胺搭檔,可以改善直接服用左巴胺的血中動力學表現,理論上可以大大降低服用劑量,而同樣達到該藥的臨床表現。這個搭公車的新發明,讓我同時得到了美國與台灣的專利。這種在胃腸道擠公車,產生藥品、食品交互作用的例子可多了,有些藥須飯前空腹服用,避免與食物產生交互作用,也就是這個道理。

經過上述說明,你想想看,健康食品標榜自己有抗氧化的效果,換言之,抗氧化劑會在體內自行找到自由基,並進而清除掉自由基,達到抗癌、抗老化等預防疾病的效果,你覺得機率有多少?

台灣洗腎盛行率何以成為世界第一?

我們做體外試驗時,將抗氧化劑與自由基「送作堆」,或許會像男生、女生來電(氧化還原化學反應)一樣,譜出美麗的愛情故事,然後自由基會被愛情融化,從此銷聲匿跡,卻不曾想過將抗氧化劑吃進肚子,男生、女生在血液循環中,可能會譜出不一樣的故事。

首先,肝臟代謝的主要功能是進行氧化作用,由於抗氧化劑是還原劑,有較強的被氧化性,在胃腸道吸收之後,第一關就是藉由首渡效應進入肝臟,先跟肝臟「來電」,然後被氧化代謝而折翼;再者,剩下的抗氧化劑與自由基在血液循環之中,有如分別開車飆上高速公路的一對情侶,能不能找到對方是機率,不是想當然爾會譜出美麗戀曲,若是找到別人放閃,有可能譜出另一齣不美麗的故事,也就是副作用。此外,抗氧化劑有較強的被氧化性,可能會讓肝臟正事(代謝)不做,忙著消化抗氧化劑,長期使用下來,是否有傷肝之虞?

人體的排泄是靠腎臟的輸輸蛋白(renal transporter)來執行,這讓腎臟成為代謝及排泄物搶搭公車的場域。問題是,公車哪裡會分辨什麼是食品,什麼是藥品?如果腎臟把會搶公車的物質先排泄掉,至於搭不上公車的則留在體內成了垃圾,身體不出問題才怪。數字會說話,台灣洗腎盛行率世界第一,一九九七年每一○四九人有一人洗腎,二○○五年每四九八人有一人洗腎,二○一七年已攀升到每二九四人有一人洗腎,這些數據都在警示我們,我們的肝腎是否過勞了?

目前服用替代療法藥物的人口日漸增長,尤其以老人及心血管疾病、疼痛、癌症、肥胖等慢性病患最為普遍。有相當比例的患者就診時並不會告知醫師,是否同時使用傳統藥物或替代療法,因此多重用藥導致的交互作用、降低藥效、傷肝傷腎等,將成為用藥安全的盲點。已有非常多的科學與流行病學研究報告指出,中、西藥並用導致肝腎傷害的報導,在喜用中藥的東方社會值得關注。

 

【書籍資訊】
吃藥前,你必須知道的事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