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在國外不論如何努力,依然是個異鄉人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8.08.1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重新想像
Q-LAB設計總監暨合夥人曾柏庭,作品連續四年共五件入圍有建築奧斯卡獎之稱的「世界建築節獎」。他的作...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在國外不論如何努力,依然是個異鄉人



圖片來源:unsplash


在國外不論如何努力,依然是個異鄉人,

在加拿大與美國求學、工作十四年,曾柏庭動了想回台灣的念頭。
很多人納悶,歐美的設計費是台灣的數倍,為什麼要回來?在歐美事務所工作,穩定又有社會地位,為什麼要放下?

回顧當時想要回家的理由,曾柏庭認為可以分為感性跟理性兩個層次來看。感性的層面是,紐約儘管人文薈萃,又是建築人可以大展身手的機會寶地,但這裡的人常有過客心態。

「我有一群卡內基美隆的朋友,本來有十幾個人一起到紐約工作,可是後來一個個離開,最後只剩我一個,自然也會覺得有點孤單,」曾柏庭說起身邊的朋友與同事來來去去,不免讓他心裡很不好受。

理性的考量則是,在紐約,即使像老師們那麼優秀的建築人,也可能有志難伸。他看出日後若想把開業當做圓夢目標,必定要回到與自己有文化連結的土地,才有更多機會。

而最終極的一個原因,是他發現自己雖然在紐約如此高度競爭的環境,但事業心並沒有那麼的強烈。主要是因為,美國建築事務所分工細膩,每個職位都需要經過數年的訓練才能夠勝任,在還無法獨當一面之前,較難獲得綜觀全局的機會,短時間內也無法參與太多決策。因此,曾柏庭燃起了想回台灣的念頭。

返台實現建築夢

這個決定,再度扭轉了他的生命軌跡,心念一轉,他開始尋找回到台灣工作與教書的機會。帶著滿腔的熱誠,他想要回家,在自己的故鄉大展身手。

進入潘冀聯合建築事務所,是曾柏庭回到台灣後的第一份工作。
潘冀是曾柏庭尊敬的長輩,也是他哥倫比亞大學的學長,更是台灣知名的建築師。曾柏庭還在紐約時,便有幸與潘冀連絡上,透過越洋電話進行另類的「面試」,彼此相談愉快,便接下了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聘任,準備結束在異國漂泊的生活。

2006年,他從紐約束裝返台,一下飛機,就直接奔至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報到。他被編制在事務所合夥人蘇重威的部門內,接觸的案件類型多以科技廠辦為主。
儘管潘冀、蘇重威都是曾柏庭很敬重、也很願意提攜後輩的資深建築師,但曾柏庭心中仍有著創業與教書的夢想,一年半後他就萌生去意。
教書與開業,成為了他接下來的生活重心。

「我並不是從小就立志當老師,但是我想了解,怎樣透過教育型塑一個人的思想,」曾柏庭回想大學一路所受的建築教育,不論是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Rohe)、康(Louis Kahn)等,每位自成一家的建築師都曾為人師表,散播自己的建築理念。因此曾柏庭心中自忖,似乎也應該走上這條路。

站上講台,影響更多人

再來,想當老師,也有幾分堅持理想的成分。
雖然他在北美生活十四年,可是從沒忘記自己的出身,也很關注台灣的建築圈動態,「我每次在雜誌上看到台灣建築科系的畢業設計,總是感到好奇與興奮,希望可以把所學帶進台灣。」

靠著這股想要傳遞觀念的熱切,他陸續進入交通大學建築所、淡江大學建築系、東海大學建築系授課,一路九年,直到2016年才停下來。

在教學與對話中,他也將自己的思考與對建築教育的理念,梳理得更清晰。
他也以自己的觀察,提出一些建議。目前在台灣,教育部規定全職教師不能開業。曾柏庭認為,這樣的規定會讓業界與學界的觀點有較大落差,應該讓學界與實務界更緊密結合。

他指出,美國在尋找建築系所長時,會從業界禮聘具代表性、擁有充沛資源的知名建築師,哥倫比亞大學建築所前所長楚米便是如此。

「這樣的所長不但能提升學校的能見度,也能善加運用人脈,邀請業界傑出的建築師來學校授課,還可以向企業集資募款,提升學校的軟硬體,」曾柏庭細數優點。

另一方面,在美國大學院校,建築系的全職老師主要負責各年級課程的安排,同時指導結構、材料、設備、綠能、歷史、倫理等基礎課程,而設計課(Design Studio)則多半交由校外的兼任老師負責。

曾柏庭認為,這種雙管齊下的安排,能讓學生同時學習理論及實務,未來學生畢業後,也能順勢接軌業界。

回歸基本功訓練

然而他發現,台灣的大學及研究所課程安排,似乎有些混淆。

美國建築系的大學課程受國家建築協會(National Council of Architectural Registration Boards,NCARB)嚴格規範,它們的中心思想是:大學的建築教育並非要培養每位學生成為大師,而是讓每個學生都具有專業技能,畢業後能在業界服務。

因此,教學內容必須含括基本圖學、結構、設備、構造等,建築師執業中最基本的知識,講究均衡的教學方針,而不是天馬行空的追求創意。

美國建築研究所則是強調精英式的教學,因為能夠進入研究所的學生,大學時都已受過扎實的基礎訓練,在乎的是人文藝術及獨立思考的訓練,強化個人腦力激盪及生涯規劃,鼓勵創新、創意,甚至是天馬行空的想像。

他觀察台灣目前反將美國研究所的教學方法,提早導入到大學教育當中,間接導致台灣學生的基本功訓練變得不足。學生畢業後到業界工作,空有創意想像而沒有足夠能力來實踐,這是目前台灣學生最辛苦的地方。

 

踏上獨闖的圓夢歷程

由潘冀事務所離開之後,他一邊教書,一邊準備開業。但這個決定,卻讓二十八歲左右的他,吃了不少苦頭,幸好靠著在美國求學與工作時學到的「天真」,他一方面吞下挫敗連連,但一方面,又一次次站起,勇敢面對打擊與挑戰。

2007年11月,他開業初期的辦公室落腳在新生南路與濟南路附近,一幢老舊辦公大樓的三樓,面積只有四坪,約莫一間會議室大小,夏季炎熱不堪、冬季酷寒難受,落地窗的膠條還呈現脫落狀態,但是創業之初,一切只能咬牙從簡。

對一個國中畢業就出國的年輕人而言,在台北人生地不熟,又沒有學長姊的支持,更不認識任何可以為他帶來委託設計案的業主,還真不知道要如何闖出一番局面。
但這是他由紐約返台的夢想,因此在那空蕩蕩的一人辦公室,曾柏庭仍然執意開始了獨闖的圓夢歷程。

首先,他決定先為未來定好方向。
想著帶給自己最多磨練的紐約,是全球名家競逐的建築實驗場,因此他汲取LAB的實驗室意涵,主張容許各種可能發生。剛好,那陣子他又特別迷物理學,發現Q代表量子跳躍(Quantum Leap),具有推翻現況、重新定義時代的關鍵性,因此他擷取「重新定義」的積極,加上「實驗室」的多元可能,將自己執業的團隊命名為Q-LAB,自許帶有理想的烏托邦性格,勇敢向前衝撞。

【書籍資訊】
重新想像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