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是什麼在影響我們的新陳代謝?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09.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癌症探祕
★ 對於癌症,你瞭解多少?癌症不是一種疾病,而是幾萬種疾病的統稱?哪些是貧窮人的癌症,哪些是富裕人的...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書到通知我

是什麼在影響我們的新陳代謝?


是什麼撼動了我們新陳代謝的核心?

身體貯存的脂肪量,也會影響我們的免疫系統運作,有利於癌變發生。脂肪組織內除了脂肪細胞外,還有大量的巨噬細胞。身體發生感染時,巨噬細胞會聚集在感染處,將外來的入侵物吞噬消滅,面對癌變的細胞時,它們也會採取相同的手段。

另一方面,脂肪細胞會分泌加強發炎反應的物質,以促進組織修復,然而組織快速生長與癌症的發生就只有一線之隔。一個多世紀前,菲爾紹(Rudolf Virchow)就曾經提出慢性發炎可以加速細胞分裂,是癌症的風險之一。(或許就是這樣的道理,有些研究才會發現,阿斯匹靈等消炎藥物有降低罹癌風險的效果。)有人就將肥胖視為一種「程度低的慢性發炎狀態」,而腫瘤則是一種「無法癒合的傷口」。

化學激活素、整合素、蛋白酶、嗜中性細胞、單核白血球、嗜酸性白血球……這些都是在我們抽痛的關節中、在紅腫化膿的傷口裡,所隱藏的各種應敵裝備。新陳代謝症候群、糖尿病等,也都是和發炎反應有關的疾病。有些嚴重肥胖的人在無計可施的情形下,選擇接受胃繞道手術,在體重下降的同時,他們的糖尿病病情減緩了,罹患癌症的機率也降低了。這再次證明了癌症、肥胖和糖尿病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

但是愈深入探究,就愈令人費解。有「壓力荷爾蒙」之稱的可體松(cortisol)和調節睡眠的褪黑激素,也都在這個熱量、動情素和發炎反應組成的新陳代謝迴路中,占有一席之地。流行病學研究發現,夜間工作的女性,罹患乳癌的機率相對較高。綜合了晒太陽、睡眠循環等相關的研究證據,世界衛生組織最後將「導致日夜顛倒的排班工作」也列入可能的致癌因子。這又是一個值得深入探索的領域。這些現象的影響,最後會都回歸到細胞身上,如果沒有弄清楚當中的因果關係,就不可能徹底瞭解癌症。

近幾十年的總癌症發生率降低了,這是不是意謂著:我們的身體已經學會適應新步調了呢?我們不可能完全知道,二十一世紀的癌症發展和數百年前相較起來如何。如果說癌症的罹患機率一直以來都是逐漸上升的,那麼顯然是現代人的某種改變,撼動了我們新陳代謝的核心。

我終於趕上了芮伯利和他的同僚的腳步,他們已經不那麼在意綠花椰菜、白花椰菜、白菜、甘藍和孢子甘藍了,而是把重點放在身體能量的平衡,以及這個平衡的支點從過去到現在,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我曾經讀過一篇文章,在討論「原始人的飲食」究竟是蔬菜水果多一點,還是肉和脂肪多些。不管如何,原始人的飲食中,精製碳水化合物和糖的含量是低的。這類食物會使血糖濃度急劇上升,這時身體會立刻分泌大量胰島素,因此擾亂體內的各種生物化學途徑。

減輕你的體重,增加你的活動量

談話結束前,芮伯利從他的書架抽出一個檔案夾,指出「在1800 年代末期,大部分歐洲國家的人民,每人每年大約吃二到三公斤的糖,反觀現在動輒五、六十公斤。」我想像著一座用糖堆積成的小山,然後在十二個月內慢慢把它吞下肚。記者陶布斯(Gary Taubes)曾經寫過,導致現代人肥胖的,不是我們吃了太多脂肪或是吃了太多東西,而是太多的碳水化合物。這樣的飲食行為,顛覆了身體使用能量的方式,也導致了包括癌症的各種疾病。

芮伯利和同僚認為,所有高熱量的食物都是問題。這些食物的熱量雖然高,卻無法帶來飽足感,會讓我們想要再多吃一點。「一個漢堡或三明治的熱量,可能就有五百五十到六百大卡,」芮伯利說道:「但是如果我準備了一份義大利麵,上頭淋點醬、拌些青菜、果椒,熱量可能五百大卡不到,卻足以讓我得到飽足感。三明治的體積小,會讓人覺得自己沒吃多少東西,事實上它的熱量是比較高的。」而且這樣的空虛感很可能又挑起了我們吃點心的慾望。或許多吃水果、蔬菜和纖維的理由其實在這裡,它們的熱量雖然不高,卻填飽了肚子,身體也就不需要製造過多的胰島素了。

能量平衡的另一端是身體的活動量。現代人傾向於過安逸的生活。「我們現在坐在這裡愉快的聊天,」芮伯利說道:「但是在不同的時空下,我們也可以很愉快的聊天,只不過是在田裡邊走邊聊。但是現代人愈吃愈多,活動量卻愈來愈少。」運動不單純只是熱量的燃燒而已,它還會讓你肚子餓,想要吃東西把消耗的熱量補回來。更重要的,運動可以讓胰島素等荷爾蒙受到控制。

減輕你的體重,增加你的活動量。「二十年前,這只是一種想法而已,」芮伯利說,現在,EPIC積極的在尋找科學證據上的支持。這項工作才剛起步,EPIC也公開表示要極力探索遺傳、新陳代謝、荷爾蒙、發炎反應和飲食因素之間複雜的關係。要解開的結還多得很呢!

我告訴芮伯利,我很高興今天是用步行的方式,走過整個海德公園來到他的辦公室。他笑了。等我把東西收好後,他領我快步穿過走廊,離開建築物。出了院區門口後,我們來到普雷德街上。他朝一棟老舊醫院建築的一個窗口指去,告訴我那就是佛萊明的辦公室。當年,佛萊明不小心忘了關這扇窗,讓青黴菌的孢子飛進了窗口,汙染了洋菜凍做的培養皿。這些細節或許是後人穿鑿附會的結果,卻鼓舞人心——原來,偉大的醫學發現可以突然從天而降。

走回地鐵站的路上(今天的運動量顯然已經足夠),我心想著癌症真是一個難應付的對手。我們可以戰勝傳染病,因為每一種傳染病都是由一種特定病原造成的,只需要辨識出敵人、直接將它剷除,或是製造對應的疫苗便是。但是關於癌症,我們得控制的因素實在太多了,其中當然也包括因為能量代謝失衡產生的各種疑難雜症。而且最大的風險、也是最難掌控的,正是老化與自然界趨向更大亂度的本質。癌症不是一種疾病,它是一種現象。

摘自 《癌症探祕》

Photo: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