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交朋友,要先自我修練、勇於自省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9.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易經入門與國學天空
學習國學,找到安身立命的最佳途徑年輕人懂得儒家,就會以真誠之心待人接物,修養自己。中年人學習道家,即...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書到通知我

交朋友,要先自我修練、勇於自省


勇於自省

做任何事情,如果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先不要責怪別人,而是要問自己是不是仁德不夠、智慧不夠、恭敬不夠。這樣一來,才可以改善自己,使自己愈來愈好。一旦自身端正了,天下人都會給予肯定。

日本有一家很大的書店「三省堂」。「三省」出自《論語.學而》的「吾日三省吾身」。「吾日三省吾身」是孔子的學生曾參說的。「三」代表「多數」,「三省」並不是每天只反省三次,或者反省三件事,而是每天多次反省。反省什麼呢?一、為人謀而不忠乎,替別人辦事有沒有盡心盡力。二、與朋友交而不信乎,跟朋友來往有沒有信守承諾。三、傳不習乎,這句話有兩種解釋,一種是說曾參反省老師教給他的東西,他有沒有做到,有沒有實踐;另一種說法是曾參自己當老師了,自問傳授給學生的道理,有沒有去印證練習。我認為第二種說法比較合適,曾參比孔子小四十六歲,他在社會上正式工作、跟人交朋友的時候,孔子很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

曾參自我反省是否「不忠、不信、不習」。一般人自我反省時,卻是在問誰害我了?誰整我了?誰對不起我?這顯然是兩種

境界。曾參是先問自己有沒有錯,而不管別人對他做了什麼。如果是自己做錯了,沒有人可以幫忙,唯有仰賴自我反省,才能改過遷善。這就是儒家「反求諸己」的精神。《孟子》也有一段話提到類似的意思:

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孟子.離婁上》)

孟子說:「愛護別人,別人卻不來親近,就要反問自己仁德夠不夠;治理別人,別人卻不上軌道,就要反問自己明智夠不夠;禮貌待人,別人卻沒有回應,就要反問自己恭敬夠不夠。行為沒有得到預期效果的,就要反過來要求自己,自身端正了,天下的人就會來歸附。」

做任何事情,如果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先不要責怪別人,而是要問自己是不是仁德不夠、智慧不夠、恭敬不夠。這樣一來,才可以改善自己,使自己愈來愈好。一旦自身端正了,天下人都會給予肯定。

不過,有時候我們對別人非常關心,也很有禮貌,希望對方能夠上軌道,但別人的反應卻不如預期,我們就失去耐心,心想我對你這麼好,你怎麼不知好歹。這時候,要想想孔子說的話:「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論語.里仁》)

「賢」代表傑出,「賢」有三種:第一種非常有能力,叫賢能;第二種非常有德行,叫賢良;第三種非常聰明,叫賢明。只要看到別人賢能、賢良、賢明,有傑出的地方,就要向他學習,努力像他一樣。如果看到別人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也不要加以批評、嘲笑,而是要反省自己是否也犯了同樣的毛病。因此,交朋友首先要自我修練。能夠勇於自省,過錯自然慢慢減少,德行就會逐漸提高,才能進而得到他人的肯定,最後結交為友。

有為者亦若是

我們常常要問自己,這件事是我「不為」還是我「不能」,如果是我不能,別人會諒解;如果是我不為,那就是自己的責任了。

「有為者亦若是」,是我們經常用來勉勵自己和別人的話,出自孟子和滕文公的一次對話。滕文公當太子的時候,有一次前往楚國,路過宋國時與孟子會面。孟子談論人性向善的道理,句句都提到堯、舜。太子從楚國返回,又來見孟子。孟子又舉了齊國勇士成覸和孔子學生顏淵的例子,對他加以鼓勵。

成覸謂齊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

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孟子.滕文公上》)

成覸對景公說:「他是個男子,我也是男子,我怕他什麼呢?」顏淵說:「舜是什麼樣的人?我是什麼樣的人?有所作為的人也會像他那樣。」

勇士需要作戰,需要競爭,有時候看到別人比自己高大,就心生畏懼,氣勢上先輸了。成覸說,別人是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好怕的;心理上先給自己一種信心,才能表現真功夫。這是體力方面的考量,許多運動員也有類似的激勵方法。顏淵說的則是德行修養方面,以舜為學習的楷模。舜並非生於帝王之家,而是處在一個平凡的家庭中,事實上還是一個問題家庭,但舜的抱負很大,後來表現傑出,成為傑出的聖人。

舜也是孟子佩服的人。孟子說,舜年輕的時候住在深山裡,與樹木、石頭一起居住,同野豬、野鹿一起遊玩,跟一般平凡的鄉下人沒什麼區別;但是他聽到一句善的話,看到一件善的行為,內心立刻就湧現出向善的力量,「沛然莫之能禦也」(《孟子.盡心上》),擋也擋不住,把別人的善言善行全部拿來在自己身上實踐,因而成就了偉大的德行。

我們都知道「取法乎上」的道理,一個人的成就,要看其年輕時的志向如何。歷史上這樣的例子很多。明朝大儒王陽明在十二歲的時候,有一天請教老師,什麼是天下第一等事?老師說,念書考狀元是第一等事。但王陽明居然說,不見得吧。老師嚇了一跳,心想這個十二歲的小朋友有什麼特別的見解嗎?於是問他,你認為如何?王陽明說,天下第一等事應該是讀書做聖人。狀元和聖人有什麼區別呢?狀元幾年才考一次,每次只有一人。如果把自己的成功界定在社會競爭上,後果一定非常慘烈,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人成功,多少人失敗啊!所以王陽明說,讀書做聖人這個目標好,因為人人都可以成為聖人,聖人不但不會互相衝突競爭,反而會相互幫助。「有為者亦若是」,王陽明小時候的志向這麼高,他後來的成就也遠遠在狀元之上。

當然,人的能力有限,並非所有事情都可以做到,但有些事明明在能力範圍內卻做不到,是因為不去做、不想做,其實一做就會成功。什麼樣的事呢?

曰:「挾太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孟子.梁惠王上》)

孟子說:「用手臂挾著泰山跳過北海,對別人說『我辦不到』,這是真的不能做到。為年長的人勞動手腳,對別人說『我辦不到』,這就是不去做,而不是不能做。」

孟子說話有時候比較誇張,手臂挾著泰山跳過北海,聽起來像是神話,這件事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尊敬長輩,為年長的人勞動手腳,卻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折枝」代表勞動手腳,古時候樹枝的「枝」與肢體的「肢」通用。對長輩要尊敬,用孟子的話就是「徐行後長者」(《孟子.告子下》),慢慢走在長輩的身後,以表尊敬。這件事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說做不到是找藉口。平心而論,有些事情比如升官發財,不是人人都可以成功的,但是在修養德行方面,只要願意去做,一定可以成功。沒有任何人可以說我無法孝順、我無法講信用,這種事只要想做、去做,便能做到。所以我們常常要問自己,這件事是我「不為」還是我「不能」,如果是我不能,別人會諒解;如果是我不為,那就是自己的責任了。

摘自《易經入門與國學天空》

Photo:Hash Milha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