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比爾.蓋茲:「什麼是21世紀影響我們最大的問題?」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09.05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21世紀的21堂課
在《人類大歷史》,哈拉瑞展現了他「後見之明」的洞識,深刻闡述了人類簡史;在《人類大命運》,哈拉瑞則以...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比爾.蓋茲:「什麼是21世紀影響我們最大的問題?」



圖片來源:flickr                                  文/比爾.蓋茲

人類天性習慣擔憂。這並不一定是件壞事——畢竟,如果一隻熊在跟蹤你,擔心牠的跟蹤可能會挽救你的生命。雖然我們大多數人現在不需要因為擔心熊而失眠,但現代生活確實提供了許多其他的擔憂目標:恐怖主義、氣候變化、人工智慧崛起侵犯隱私權,甚至是國際合作的明顯減少。

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其引人入勝的新書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天下文化出版)中,建立了面對這些恐懼的架構。他之前的暢銷書《人類大歷史》(Sapiens)和《人類大命運》(Homo Deus分別講述了過去和未來,新書則講述的是當下。他提出,結束焦慮的訣竅就是不要停止焦慮;要知道哪些事情需要擔心,以及需要擔心的程度。

正如他的前言:「當今最大的挑戰和最重要的變化是什麼?我們應該注意什麼?我們應該教孩子什麼?」這本書陳述的內容包羅萬象,都是公認的大問題。書中有關於工作、戰爭、民族主義、宗教、移民、教育和其他15個重大問題。但其標題不完全正確。雖然你會在書中各處發現一些具體的建議,但哈拉瑞大多不願提供簡單的解答。他更感興趣的是定義討論的課題,並給出偏向歷史和哲學的觀點。

例如,他運用了一個巧妙的思維實驗,來證明人類在創造全球文明的路上已經做了多少。想像一下,如果試圖在1016年舉辦奧運,這顯然不可能。因為亞洲人、非洲人和歐洲人不知道美洲的存在;中國宋朝認為世界上任何一個政治實體都不可能與它平起平坐;在頒獎典禮上,甚至沒有國旗可以飄揚、或國歌可以奏響。

問題的關鍵在於,當今各國之間的競爭——無論是在運動場還是在談判桌——「實際上代表了一項驚人的全球協議」。這一全球協議使合作和競爭變得更加容易。下次當你開始懷疑我們能否解決氣候變化這樣的全球性問題時,請記住這一點:過去兩年,我們的全球合作可能倒退了幾步,但在那之前,我們已經前進了一千步。

那麼,為什麼似乎我們總感覺全球合作在衰退呢?主要是因為我們不太願意忍受不幸和痛苦。儘管世界上的暴力已經大幅減少,但因為我們對於不公正的憤怒正與日俱增,從而更關注每年在戰爭中死亡的人數。

哈拉瑞提出的另一個問題是:在日益複雜的世界裡,我們怎麼能有足夠的資訊來做出明智的決定呢?人們很容易求助於專家,但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從眾呢?「群體思維和個人無知的問題不僅困擾著選民和消費者,」他寫道,「也困擾著總統和執行長。」從我在微軟(Microsoft)和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的經歷來看,這聽起來很真實。我必須小心,不要愚弄自己的以為事情比實際情況更好或更糟。

哈拉瑞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實用的建議貫穿全文,包括打擊恐怖主義的三管齊下戰略、和應對假新聞的訣竅。但他的偉大思想可以歸結為「冥想」。他並不是說,如果更多人坐在蓮花座上,高呼梵音「om」,世界的問題就會消失;但他確實認為21世紀的生活需要正念——更好地瞭解自己,看清我們是如何造成自身痛苦。這很容易被嘲笑,但作為一個修過正念和冥想課程的人,我覺得這很有吸引力。

雖然我很欣賞哈拉瑞,也很喜歡《21世紀的21堂課》,但我並不完全同意書中的觀點。我很高興看到關於不平等的那一章,但我對他的預測持懷疑態度。他預測21世紀「資料將取代土地和機器,成為區分富人和其他人的最重要資產」。我卻認為土地將永遠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全球人口接近100億的情況下;與此同時,人類活下去的關鍵資訊——例如如何種植糧食或生產能源——將變得更加廣泛。僅僅擁有資訊並不會有競爭優勢,除非知道如何運用它。

我希望看到哈拉瑞更多關於資料和隱私的細部觀察。他指出目前正在收集的個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但他並沒有區分收集的資料類型——你喜歡買什麼樣的鞋子和可能有哪些遺傳疾病——或者誰在收集這些資料、如何使用這些資料。購物史和醫學史不是由同一個人收集、不是由相同的安全措施保護,也不是為同樣目的而使用的。認識到這一區別將使他的討論更具啟發性。

我也不太認同「社群」這一章。哈拉瑞認為,包括Facebook在內的社交媒體允許用戶封閉自己,只和與自己觀點相同的人交流,從而加劇了政治兩極分化;這觀點看似公平,但他低估了社群連結世界各地的家人和朋友的好處。他還製造了一個謬誤,問Facebook是否能獨力解決兩極分化的問題。就Facebook而言,當然不能——但政府、公民社會和私人機構都可以協助解決這些問題,我希望哈拉瑞能對他們多一些建言。

哈拉瑞是一個很有啟發性的作家,即使我不完全同意哈拉瑞,我仍想繼續閱讀它的著作並思考。他的三本書都在探討同一個問題:在未來的幾十年乃至幾個世紀裡,我們的生命將會有什麼意義?到目前為止,人類一直被活得更長久、更健康、更幸福的渴望所驅動。如果科學最終能把這個夢想帶給多數人,並且多數人不再需要出門工作來養活自己,我們早上為什麼要起床?

說哈拉瑞還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這並不是批評;世界上其他人也沒有給出答案。我希望他以後能更充分地考慮這些問題。與此同時,他仍然就如何應對21世紀的問題展開了一場至關重要的全球對話。

(原文出自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2018/09/04/books/review/21-lessons-for-the-21st-century-yuval-noah-harari.html


【相關資訊】
21世紀的21堂課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