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找到自己的盧恩字母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09.06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21世紀的21堂課
在《人類大歷史》,哈拉瑞展現了他「後見之明」的洞識,深刻闡述了人類簡史;在《人類大命運》,哈拉瑞則以...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找到自己的盧恩字母



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褚士瑩

朋友寄給我一張民報上的照片(http://www.peoplenews.tw/news/3e079a40-5d06-466f-88d1-c125f4ec9f7d)是張良一拍的,地點在高雄大樹姑山里ㄧ棟興建於日治時期的古厝,原屋主是台南一所學校的訓導,古厝完工後,正面大門左右兩側上方,漆上日本國旗。二次大戰後,日本結束殖民台灣統治,國民黨政府來台,古厝上的太陽旗被青天白日滿地紅所取代。


幾十年後,古厝人去樓空,屋瓦漸塌,歲月洗刷了牆上的旗幟,油漆剝落之後,牆面出現太陽旗與青天白日這兩面旗重疊的斑駁影像,不但呈現台灣交織的歷史,也讓人不禁想像著屋主當年漆上這兩面旗的複雜心情。
看著這重疊影像的國旗,我們那段刻意掩蓋的過去,卻因為歲月而在多年後不經意地顯露出的足跡,從今天的角度客觀看來,權力的本質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暫時移轉而已。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以色列新銳歷史學家哈拉瑞在他的新作《21世紀的21堂課》書裡強調「國族主義」就像宗教一樣,不但故事說得多麼動聽,也都只是虛構的故事,當每一個政權努力說服為什麼自己才是「對」的、而前人是「錯」的時候,實際上各種宗教思想、意識型態下設計出來的社會制度,雖然天堂各有版本,其實並沒有太大差別:

目前我們還不知道,究竟是該為民眾提供全民基本收入(資本主義的天堂),還是全民基本服務(共產主義的天堂)。兩個選項各有優缺點。但無論選擇哪個天堂,真正的問題還是在於「全民」和「基本」的定義。

第二個浮現腦海的,是一則莊子裡關於影子的寓言:
「人有畏影惡迹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迹。」
以白話文來說,就是有一個人害怕自己的身影,厭惡自己的足跡,為了拋棄它,便快步跑起來。可是跑得越快,脚印越多,影子追得越緊。他還以為是自己跑得不夠快,於是拼命得跑不停止,終於力竭而死。他不知道,自己跑得越多,腳印也就越多。他更不明白,只要走到樹蔭裡影子就沒了;只要不走腳印也就沒了。

這個學校的訓導,想要透過新的油漆,掩飾過去的足跡,但時間卻成了意外的證人,就像2018年剛剛過去的夏天,英國受自1976年以來最長的一次熱浪侵襲,雨水不足,但多虧了半世紀最嚴重的乾旱,卻意外讓多處古蹟「現形」,英國文化遺產委員會(English Heritage),考古空中調查因此發現了英國成百上千個古蹟。最新發現包括在多賽特(Bradford Abbas, Dorset)附近西元一世紀羅馬為保護士兵而建造的一個營地,因為土地下原本是古城牆的部分比較乾燥,所以農作物長得慢,但原本是護城河、灌溉溝渠的部分,因為土壤厚,蓄水力強,所以上面的農作物長得快,農作物生長速度不同時,就形成了所謂的「考古作物標誌」。

除了史前古蹟,熱浪也讓德文郡(Devon)一個水庫水位下降,露出被水淹沒近一世紀的村莊,露出完整的教堂;蘭開夏郡(Lancashire)一處1940年代的花園本已荒廢,熱浪卻讓當年經典的維多利亞式花園輪廓再現;漢普郡(Hampshire) 的農田,則發現了曾經在二次世界大戰中,作為皇家空軍站的萊瑟姆機場跑道;諾丁漢郡(Nottingham)的克倫伯公園因一連串火災和財務問題而在1838年被拆除的氣派建築,牆體輪廓在地表也突然清晰可見,重現當年盛景。

為此,英國伯明罕大學的哲學教授潘斯基(Max Pensky)發表了一段很有意思的反思,他說這些遺址(ruins)不只是遺址,而是一種「盧恩字母(runes)」,「不但是密碼,是記號,既可以說是意義重大的神秘記號,卻也是各種表面上微不足道,社會整體長期受到威脅而留下無所不在、卻保證被遺忘的烙印」。

至於盧恩字母是什麼呢?盧恩是一種已滅絕的北歐文字,已存在數千年之久,有些古老符文曾出現在世界上的古代洞穴壁畫中。公元二世紀左右,隨著基督教傳入北歐,在中世紀的歐洲用來書寫某些北歐日耳曼語族的語言,特別在斯堪地納維亞半島與不列顛群島通用,曾經被廣泛使用,後來逐漸被拉丁字母取代。

這些土地上因為乾旱意外重現的記號,讓英國人一面流著汗一面對著乾枯的土地思考,他們看到的,究竟是「遺跡」還是「盧恩字母」?這些景觀上奇怪的記號象徵著希望,還是世界末日的預言?當有一天我們離開這片土地的時候,景觀會如何記得我們?土地像是沈默的證人,看著我們試著去理解,等著過去隨著下一場雨而消失。

事實上,不只是國家、宗教的故事是虛構的,哈拉瑞甚至更進一步說,即使我們個人的故事也都是虛構的,不信的話上IG多看幾張「照騙」就知道了,我們絕對不會說這些經過各式各樣修圖、調整、細心裁切後的視覺,能夠忠實代表這個帳戶的主人。個人如此,就更別說一個家庭,國家,民族,宗教了。

假的!什麼都是假的!
然後呢?難道就無解了嗎?
哈拉瑞似乎贊成「教育」是一個可能的答案。

但是這裡說的教育,不是傳統的「知識教育」,而是可以幫助我們透過思考、認識本質的「思考教育」,認識自己的本質,認識任何人類組織、社會集體的本質,想為自己的存在,為人生的未來,保留一點控制權,不把所有決定權交給演算法,就得跑得比演算法、亞馬遜和政府更快,在他們之前就認識你自己,也就是說,不是只在老照片裡找到「遺跡」,而是透過認識自己的過去,找到自己需要用來書寫未來的「盧恩字母」。

就像哈拉瑞說的,「如果要跑得更快,就不該帶太多的行李:把過去所有的幻想和偏見都放下吧,它們是太沈重的負擔。」否則把自己交給演算法,它們也會為你和世界做出最好的決定,只是這樣的人生,即使不用長命百歲,也會顯得無聊而漫長。

【相關資訊】
21世紀的21堂課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