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的武器就是我的信仰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4.30
收藏文章 0

我的武器就是我的信仰


出島守望塔 ‧ 一八○○年十月二十日,中午

威廉.皮特聽到樓梯傳來腳步聲,鼻子哼啊哼的。雅各一直拿望遠鏡盯著太陽神號。那艘船已經開了一千碼,在雨中朝西北靈巧地搶風航行,剛經過唐館。幾個唐館的人坐在屋頂上看著這難得一見的景象。

「最後,霍特還是把他那頂莽蛇皮做的帽子送給你了?」

「我叫商館那幾個工人到奉行府邸避難。」

「棟堡人,如果你再待在這個地方,就需要醫師了。」

太陽神號打開炮門,喀啦,喀啦,喀啦,就像鐵槌敲在釘子上的聲音。

馬里納斯擤了一下鼻涕。「或者,你需要的是幫你挖墓的。你看,下雨了。」他拿出一件簑衣。

「這是小林幫你送來的。」雅各放下手中的望遠鏡。「這件簑衣的主人是不是得天花死的?」

「在敵人臨死之前對他好一點,敵人死後才不會陰魂不散。」

雅各把簑衣披在肩上,問道:「伊拉圖呢?」

「所有腦筋正常的人都在奉行府邸了。」

「你的大鍵琴也搬過去了嗎?」

「大鍵琴和庫存的藥品都搬去了。來吧,我們去和他們會合吧。」

雨絲打在雅各臉上。「出島是我的基地。」

「你以為你的自大可以嚇退英國人,讓他們不敢開炮轟你嗎?」

「醫生,我沒這麼想,但是——」他發現二十來個身穿大紅色制服的水兵爬上支桅索。「他們或許準備驅逐闖入的敵人。在一百二十碼內⋯⋯進行近距離狙擊。如果船再靠近,就有擱淺的危險。」

「舷側炮連續炮轟要比毛瑟槍可怕。」

雅各禱告:求祢給我勇氣。「我的生命在上帝手中。」

馬里納斯嘆了一口氣。「唉,悲哀啊,這幾個虔誠的字眼能帶來什麼樣的保護?」

「去奉行府邸吧,你就安全了。」

馬里納斯靠著欄杆。「歐斯特在想,你的袖子裡可是藏了什麼可以扭轉乾坤的祕密武器。」

雅各從胸口口袋拿出他的《聖詩集》。「我的武器就是我的信仰。」

馬里納斯穿著大外套,翻閱這本古老、厚厚的書,觸摸牢牢卡在封面上的那顆鉛彈。「這顆子彈打中了誰?」

「我的祖父。自從喀爾文推動新教運動以來,這本聖詩一直是我們的傳家之寶。」

馬里納斯翻開扉頁。「詩歌?棟堡人,你真是一個長了兩隻腳的珍奇異物展示櫃!你怎麼把這種東西偷渡上岸的?」

「在緊要關頭,緒川宇左衛門裝作沒看到。」

馬里納斯唸道:「你是那拯救君王的,你是那救僕人大衛脫離害命之刀的。」(「詩篇」144 :10。)

風傳來太陽神號尉官發號施令的聲音。

一個日本官員在江戶廣場對手下咆哮,那些人像合唱般齊聲回答。

荷蘭國旗在守望塔的旗桿上飄揚,旗面被風吹得颯颯作響。

「棟堡人,那塊三色布不會為你犧牲的。」

太陽神號愈來愈近。這艘船線條流暢、優美,然令人有來者不善之感。

「沒有人會為一面旗子犧牲生命,而是為旗子象徵的東西。」

馬里納斯把手伸進身上那件古怪的外套裡。「我想知道,你究竟是為了什麼甘願冒生命危險。難道英國艦長說你是小職員,你生氣了,就要跟他拚命?」

「我們都知道,守望塔上這面旗子是荷蘭的最後一面國旗。」

「是的,我們都知道,但這面國旗還是不會為你犧牲的。」

「他⋯⋯。」雅各發現英國艦長正拿著望遠鏡在看他們。「他以為我們荷蘭人都是懦夫。但打從西班牙開始,我們鄰近的強權一直虎視眈眈,想要消滅我們,但是都失敗了。即使是凶猛的北海也無法奪走我們北邊的領土,你知道為什麼嗎?」

「棟堡人,我告訴你:因為我們無路可走!」

「醫生,因為我們堅持到底,英勇抵抗。」

「你叔叔要你被屋瓦、石塊壓死,藉以展現荷蘭英雄氣概嗎?」

「我叔叔會引用路德說的:『朋友讓我們知道,我們能做什麼,而敵人讓我們知道,我們必須做什麼。』」雅各透過望遠鏡研究英國船艦的船頭雕飾,以免老想著死亡的威脅。現在,太陽神號只有六百碼之遙。那雕飾展現其不惜摧毀一切的雄心。「醫生,你現在得走了。」

「你想想,沒有德.魯特的出島!那就只有奧宏德館長和霍特副館長。借我望遠鏡。」

「霍特是我們當中生意手腕最高明的,他甚至可把羊糞賣給牧羊人。」

威廉.皮特對太陽神號做出輕蔑的表情,鼻子發出哼地一聲。

雅各脫下小林送來的簑衣,給那隻猴子穿上。

「醫生,我求求你。」雨點打濕木板。「別增加我的罪惡感了。」

通譯公會屋樑上的鷗鳥飛走了。

「你已經被赦免了,我則是無可毀滅的,就像永世流浪的猶太人。明天醒來,過幾個月,又是新的開始。你看,史尼克站在後甲板上。我是從他那像人猿的走路的樣子看出來的⋯⋯。」

雅各用指頭摸摸有點彎曲的鼻樑。那不過是去年的事?

太陽神號的領航官發號施令,水手把上桅帆收起來。

那艘英國戰艦停下來了,停駐在三百碼外。

雅各的恐懼就像體內新長出來的一個器官,就在心臟和肝臟之間。

桅樓上有一群瞭望水手把手圈成杯狀,放在嘴巴前面,對雅各喊叫:「刷啊,刷啊,荷蘭小子刷刷刷。」食指和中指交叉,對他揮舞。

雅各的聲音變得緊張、高亢:「那些英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想,可能和阿金庫特戰役的弓箭手有關。」

一枚加農炮從船尾飛來,又來一枚,總共有十二枚。

一群田鳧飛過,羽翼尖端輕觸水面,激起漣漪。

雅各的聲音變了,像另一個人在說話似的。「他們打過來了!馬里納斯!快走!」

「其實,貝爾特曾經告訴我,有一年冬天,我想是在巴勒摩附近,霍特真的把羊糞賣給牧羊人。」

雅各看到英國艦長張開嘴巴,高喊⋯⋯。

「發射!」雅各的眼睛緊盯著艦長,把手放在《聖詩集》上。

雨水每一秒都在為萬物施洗,接著加農炮轟地爆炸了。

摘自《雅各的千秋之年》

Photo:http://goo.gl/OqOYue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