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紀念沈君山】 張作錦:「革新保台:一句未隨沈君山消逝的叮嚀」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8.10.02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紀念沈君山】 張作錦:「革新保台:一句未隨沈君山消逝的叮嚀」


沈君山先生走了。他出身世家,除了晚年的病痛,一輩子過著「公子」的生活,從建中、台大而留美,獲名校博士;在學界做過國立清華大學校長,在政界做過行政院政務委員;又浸淫於橋棋,出入於文藝;事業超乎常人,聲名顯於社會。這樣的一生,還會有什麼遺憾?

了解他的朋友,以及讀過他的文章、他的書的人,皆知他是有遺憾的。這遺憾是:但悲不見兩岸同。至少應是:但悲不見兩岸通。

中國文化給知識分子下的定義、課的責任,是先天下之憂而憂,是聲聲入耳、事事關心。祖籍浙江的沈君山,少年來台,成年後的生活和事業都在台灣。他憂心台灣的安危,關切大陸的變遷。他願見大陸的改革及發展有益於台灣,更盼望台灣的民主自由能砥礪並影響大陸。他懷著這樣的「使命感」,為了兩岸間事,苦思焦慮,盡心奔走,直到中風。

一九七○年日本侵占釣魚台,引發留美學生的保釣愛國運動,也改變了沈君山的人生觀和人生歷程。他在四十初度之年,值台灣退出聯合國之際,毅然辭去普渡大學的終身教職,返台效力,決定以「兩岸關係和族群融合」為努力方向,並提出「革新保台,志願統一」的主張。台灣不革新,就難以自保;兩岸若統一,須出於自願。在三十多年前的台灣,說這樣的話,不僅要智慧,也要勇氣。

台灣如何革新?首在民主化。當時「黨外」勢力漸起,與當政者針鋒相對。稍有不慎,易生意外。沈君山的學養、性格和立場,被各方屬意為溝通協調的橋樑人選。他處理了「海外黑名單」問題,並全力協助「美麗島家屬」;台灣三大政治血案—林宅案、陳文成案和江南案,沈君山參與了前兩個的善後,而且受到信賴。台灣後來的解嚴與開放黨禁,沈君山的努力應記上一筆。

摘錄 聯合報 張作錦 2019.9.13《革新保台:一句未隨沈君山消逝的叮嚀》一文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