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明日,珍․西摩將和國王一起去打獵,這事千萬別讓安妮王后知道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4.30
收藏文章 0

明日,珍․西摩將和國王一起去打獵,這事千萬別讓安妮王后知道


現在,如果王公貴族想知道噴泉怎麼蓋,或是庭園裡想擺慧美三女神翩翩起舞的雕像,國王會說,那就去找克倫威爾吧,克倫威爾知道他們在義大利是怎麼做的,當然可供威爾特郡參考。有時,國王帶著宮內官和侍從先行,一邊走邊找機會與他最寵愛的幾個臣子去打獵,王后則和她的侍女、樂師在後頭慢慢地走。此刻,國王一行人已來到狼廳。西摩家的大家長老約翰率領一大家子在門口恭候國王大駕。

                        *      *      *

老約翰親切地挽著克倫威爾的手,問道:「這些獵鷹都用死者的名字命名……你每次呼喚她們的名字,不會覺得難過嗎?」

「不會,這個世界待我太好了。」

「你該再婚,再組一個家庭。說不定你可在本地找到你的新娘。在賽維聶克森林,多的是年輕小姐。」

他答道,我還有葛雷哥利。他轉過頭去尋找葛雷哥利的身影。他總是有點擔心這個兒子。老約翰說:「啊,兒子固然很好,但我們也需要女兒。女兒是做父親的慰藉。你看看珍。這女孩多好。」

他的視線隨著老約翰的指引,落在珍的身上。他在宮廷的時候就跟珍很熟了。珍本來是前王后凱瑟琳的侍女,現在則服侍安妮王后。這女孩長得普普通通,但膚色白晰而有光澤,沈默寡言,看到男人就像看到什麼令人討厭的東西。她戴著珍珠項鍊和耳環,身穿白色綿緞縫製的華服,上面繡了一支支、小小的康乃馨。克倫威爾是識貨的人,知道這身打扮所費不貲,珍珠首飾不算,至少也要三十英鎊。難怪她舉手投足小心翼翼,就像難得穿上美麗衣裳的小女孩,擔心弄髒衣服會被父母責罵。

國王說:「珍,妳既然在自己的家,身邊都是家人,就不會那麼害羞了吧?」他的大手握著她那像老鼠爪子一樣纖小的手。「在宮裡的時候,我們沒聽過她說過半句話。」

珍抬起頭來看著國王,不只雙頰緋紅,從脖子到髮際線都紅了。國王問:「你們可曾看過這麼會臉紅的小姐?除非是十二歲的小女生。」

「我可不敢說我十二歲。」珍答道。

晚餐,國王坐在西摩家女主人瑪格瑞的身旁。瑪格瑞年輕的時候是個美人,看國王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轉的樣子,可見她風韻猶存。瑪格瑞生了十個孩子,有六個存活,其中三個今晚都在家裡。繼承人愛德華頭長長的,一臉嚴肅,輪廓鮮明:他是個英俊的男人。他雖不算學者,但飽讀群書,不管做什麼都勝任愉快。他曾打過仗,在等待上戰場之前,不斷在獵場和比武場上鍛練體魄。已故的樞機主教沃爾西曾說,他是西摩家子弟中最優秀的。克倫威爾也秤過他的斤兩,發現他學識、武藝俱佳,有望被國王重用。愛德華的弟弟湯瑪斯.西摩則是個喜歡吵鬧、粗暴的傢伙,對女人比什麼都有興趣。他一走進來,少女都在竊笑,年輕婦人無不低下頭,偷偷從睫毛底下打量這個公子哥兒。

老約翰更是聲名狼藉。兩、三年前,他因與媳婦偷情,這段醜聞宮廷人盡皆知。他不是一時被熱情沖昏頭,與媳婦勾搭上也不只是一回。據說,這媳婦才剛娶進門就成了老人家的新歡。這則緋聞經由王后和她的密友不斷傳播,愈演愈烈。安妮吃吃地笑:「我們統計過,這對翁媳翻雲覆雨的次數多達一百二十次。假設他們在四旬齋會安份守己,按捺住慾火。這是克倫威爾計算出來的結果。他的算術很強。」這個媳婦生了兩個兒子。東窗事發之後,愛德華不承認那兩個兒子是他的繼承人。他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是他兒子,還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這個淫婦後來被關在修道院,不久就死了。現在,愛德華娶了個新老婆——她就像母老虎一樣讓人不敢接近,口袋隨時放一把小刀,以免公公對她伸出魔爪。

但老約翰的過往沒有人再追究了,他已得到饒恕。畢竟肉體是軟弱的。國王大駕光臨也就將過去的醜事一筆勾銷。約翰.西摩目前有一千三百英畝的地,其中有一塊是鹿苑,其他每英畝值二先令,除了養羊,也讓農民承租,然後收取收益的四分之一。他們養的羊是與威爾斯山地黑綿羊雜交的品種,因此羊臉是黑的,肉質不佳,但羊毛品質很好。國王一行人來到這裡,國王不由得被鄉野風情感染,問道:「克倫威爾,你知道那頭羊多重?」克倫威爾瞄了一下,沒把羊抱起來。「稟告陛下,那頭羊重三十磅。」年輕侍官韋士敦嗤之以鼻地說:「錯不了,因為克倫威爾大人曾當過剪羊毛的工人。」

國王說:「要是沒有羊毛貿易,我們就一窮二白囉。克倫威爾先生熟悉羊毛買賣沒什麼不好啊。」

但韋士敦用手摀著嘴偷笑。

明日,珍.西摩將和國王一起去打獵。克倫威爾聽到韋士敦低聲地說:「我以為沒有女士同行。王后要知道這件事,包準氣炸了。」克倫威爾在他耳邊說,好孩子,那就千萬別讓王后知道。

摘自《狼廳二部曲:血季》

Photo:http://goo.gl/tIjsW7 ,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