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做民調是好還是不好?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8.11.27

關鍵字

科學自然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統計,讓數字說話!(第二版)
統計與現代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我們平時會碰到各式各樣的統計數字,各行各業都需要應用到統計方法。想了解統...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做民調是好還是不好?



圖片來源:unsplash

在這個時代,競選重要的政治職位要有整個專家團隊,包括專業的調查小組。候選人自己做的意見調查已經是全世界通用的競選策略工具。調查之目的是要蒐集資訊,以進行更有效的競選活動。

候選人在哪些地區或哪些族群的選民中票源比較弱?對手有哪些見解可以抨擊?怎樣的論據最能有效宣傳候選人的理念?從事競選活動的人總在尋求這些資訊。抽樣調查可得到關於選民的可靠資訊,以取代模糊的印象及直覺。

反對候選人做調查的論點倒不是針對調查本身。很多人覺得競選活動已經成為行銷活動了——把候選人「賣」給消費者。根據「市場」調查(選民的意見調查),競選總部可以知道消費者要什麼,然後,利用各種廣告媒體,競選總部聰明地把候選人塑造成能滿足民眾需求的形象。調查也可以找出對手的弱點,然後用反宣傳來打擊對手。結果是行銷策略比較高明的候選人得勝。

贊成民調的論點不同意將競選活動比做行銷。候選人的確支持不同的事情,所以,表明你的候選人之立場及攻擊對手的觀點都是公平的。試圖為候選人做虛假的包裝以討好選民不會管用,參考調查結果以便最有效呈現候選人的觀點是很公平的。我們不是都有權使用所有可用的資訊嗎?選舉活動中最嚴重的道德問題(比如利用媒體抹黑對手)大體上和使用統計抽樣沒有關係。

預測選舉結果的民調

像「俄亥俄州58%的選民選擇某某參議員」這樣的選前預測總叫統計學家生氣,因為選舉結果常和預測不一樣。當這參議員輸了的時候,新聞報導會說「民調結果錯誤」,然後一般大眾對統計就更懷疑了。

選前調查的主要問題是這樣問的:「如果今天投票,你會投給張三還是李四?」現代抽樣方法讓我們有充分的信心:專業調查的樣本結果會很接近於調查那天母體的真實狀況。但選舉並不是今天舉行,在調查到選舉之間,有人會改變主意。

有些選民說他們還未決定,所以,調查機構就得決定如何處理這些未定的選票。畢竟這些選民到選舉那天不能投票給「未決定」。還有,有些人今天告訴你會投給誰,到時候卻根本懶得去投票。

調查機構會非常努力地判斷,到底回答者支持某候選人的意願有多強,及他們去投票的機會有多大。他們也擔心,樣本中的「未決定」票要分配到哪裡去。但是改變主意及低投票率的問題是無法完全避免,尤其在初選的時候。

在抽樣的應用裡,選舉預測是效果比較差的情況之一。在選民離開投票所時訪問的「出口調查」(exit polls)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樣本由剛投完票的選民構成——毫無混沌不明的狀況。好的出口調查是根據全國選區抽出的分層樣本所做,常可以在離投票結束還很久時,就準確預測到總統大選的結果。選舉預測的政治效應之爭論又因此更形激烈。

反對選前民調的言論指控民調會影響選民行為。如果民調預測的結果一面倒,選民可能決定留在家裡不去投票了——既然已經有既定的結果,幹嘛還那麼麻煩去投票呢?

出口調查尤其令人憂心,因為等於是在選舉完成前就報告實際選舉結果。美國電視網同意,在任一州的選舉結束前,不公開在該州做出口調查的結果。如果某次總統選舉的得票差距不很小的話,電視網可能在下午兩三點時就知道結果了,但電視網只會在各州的選舉一一結束時,才一州州公布調查結果。

即使如此,總統選舉的結果仍可能在西岸選舉結束前(注:因時差的關係,東岸選舉已結束)就知道了。有些國家法律明文禁止選前預測。在法國,總統選舉前一週內不能公布任何民調結果。比利時、義大利和葡萄牙也有類似的法律。

贊成選前民調的論點很簡單:民主社會不應禁止資訊的公開。選民應該自己決定怎麼用這些資訊。畢竟,候選人如果落後很多,他的支持者不必靠民調也會知道。限制發表調查反倒鼓勵非法。在法國,仍有候選人在選前一週內私下做調查(當然比公開調查不可靠),然後把結果透露給記者,意圖影響媒體報導。

【書籍資訊】
《統計,讓數字說話》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