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重新理解學習共同體的最好方法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4.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學習革命的願景
成功推動日本教育寧靜革命的教育專家佐藤學說:「教育者最重要的是,先成為一個會學習的人。」打開教室大門...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重新理解學習共同體的最好方法


文/新北市秀山國小校長 林文生

為什麼要將教與學的工作,從單一向度的認知性,擴展到社會性與倫理性。因為學生喜歡學生,這是與生俱來的天性。教室的空間從排排坐,轉換成ㄇ字型的空間,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讓學生有機會看到同學的正面,也讓學生有機會在課堂當中互動與交談。這個部份就是佐藤學所談的,讓學生有機會與夥伴相遇。學生與夥伴相遇的課堂實踐,是台灣教師所面臨的最大困難。

夥伴與夥伴相遇是既獨立又協同的關係,理解這種關係,不能單靠文本閱讀的手段來完成。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走進實際的課堂,不斷地理解老師的困難,從這個困難產生有效的行動研究,從課堂教學的畫面,理解學生與學生之間的同儕夥伴關係。

這個歷程有多麼困難,我花了兩年的時間進入小學一、二年級的教室,採集許多教師實踐上的困境,以及他們解決這些困境的方法,再將這些教學的策略系統化,並且實際在教學的現場取得多次操作的經驗,最後才確定低年級既獨立又協同的夥伴經驗。如果單靠文本的閱讀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幾乎不可能達成。不相信,您可以嘗試回答以下的問題:低年級的學生如何構築既獨立又協同的夥伴關係?因為所有的文本都沒有完整記錄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

我們需要很多本土化的經驗,來協助我們自身或其他老師取得實踐理解的經驗。實踐理解與文本的理解經驗最大的不同,前者具備完整的畫面;後者則需要許多想像的畫面加以補充。

佐藤學所論述教學的第三面向:倫理性,舉兩個台灣本土實踐的例子,大家就容易明白。第一個例子是發生在我學校的第一個學習共同體的實驗班,班上有一為自閉傾向的同學,一開始我入班觀察,他總是看著窗外,幾乎不與鄰座的同學互動,但是隔壁的同學善意十足,不管老師請他或旁邊的同學念課文,都是他在念課文。這種扮演協助鄰座同學的學生,在日本經常被稱作小觀音,在台灣比較多的機會被稱之為小菩薩。這些同學的共同特質是他們具備了熱情與耐性,並可以帶動夥伴學習的動力。有一天隔壁的夥伴開口講話了,那天之後,他的眼睛不再看著窗外,開始轉向同學,參與同學的討論與對話。他從窗外的客人,轉變成為參與討論的主人。學生的倫理性經常是靠著外在互動的成功經驗,轉化為自我價值的肯定。

另一個成功的畫面是發生在南投縣的某一所國中,上數學課的時候,有一組配對學習夥伴坐在我的正前方。一男一女討論一個一元一次方程式的解題,大約有五分多鐘,完全投入思考的歷程,最後並沒有解題成功。我請他們主動出擊,請其他同學介入幫忙。協助的同學大約只花了三十秒就協助他們解題成功。議課的時候老師說,這一組是班上最頭痛的人物,他們上課只有兩種型態,一種是趴睡,另外一種是跟老師嗆聲,今天首次出現了這學期的第三種上課型態。

今天解題成功了,我發現他們愉快的表情,充滿希望的互動話語,這個畫面告訴我,每個孩子都渴望成功。因為我對他們的過去一無所知,這個缺點反而變成優勢,因為我對孩子沒有標籤,孩子可以用一種新的感覺來對待我。我們在相遇的那一刻,已經透過身體的知覺感受對方的善意。透過互動學習的成功經驗,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這就是佐藤學想說明的倫理性。

實踐是重新理解學習共同體的最好方法,反思是解決困難的最佳途徑。

摘自《學習革命的願景》

Photo:http://goo.gl/KaQP7P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