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一個人想要「做自己」,就算傷害了別人也無所謂嗎?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8.12.27

關鍵字

心理勵志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輩中人
人到中年,常發覺有許多的延宕:那些要做的事、該說的話;想愛的人,都被延宕了……已經來到下半場的我們,...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加入購物車

一個人想要「做自己」,就算傷害了別人也無所謂嗎?



圖片來源:unsplash

「一個人想要『做自己』,就算傷害了別人也無所謂嗎?」

每當我在臉書或是公開場合提到「做自己」,就會有人不以為然的質疑。我也覺得疑惑,「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洪水猛獸?忠於自己就一定會傷害別人嗎?為了不傷害別人,我們不能做自己,只好一輩子偽裝成另一個人,直到老後,壓抑的情緒一股腦爆發開來,憤怒、委屈、怨天尤人,成為一個可悲的老人。所謂「做自己」,就是不再為別人的期待而偽裝。

但是,真正的自己,是否符合我的期望?我做了真正的我,能得到別人的接納與喜愛嗎?有時不只是別人,就連我們自己,也會對自身產生期待,如果真正的我,不夠完美,不討人喜歡,又該如何?要接受真正的自己,也是需要勇氣的。同時得相信,真實的自己比偽裝的那個人更好,更有存在的價值,更加可貴,更值得愛。我們想要變得更好,為了讓自己更好,我們不會任性,不會蠻橫無理。我們會更有同理心,更能體貼別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們能保持個性,能發揮生來就具足的才能與潛力。

三十幾年前,我出版了第一本書《海水正藍》,封底有張作者黑白照,是燈影下的半張臉,似隱若現,這本書暢銷之後,讀者就有了一個既定印象,覺得我是個長髮披肩、穿著飄逸、感性又浪漫的女作家。

二十幾年前我就剪短了頭髮,直到現在仍有讀者見到我時,露出驚異的表情:「妳不是長頭髮嗎?」不是,我不是長髮;我不再是年輕女作家;我甚至也不那麼浪漫。讀者會不會因為我不是長髮,就覺得我的演講不值得一聽?會不會因為我不如想像中浪漫,就覺得我的書不值得一讀?迄今,這樣的事還沒發生過。我的短髮已成為個人風格了,想飄逸就穿裙子,想帥氣就穿褲裝,對於做自己這件事,愈來愈有信心。

二○一一年,我被當時的新聞局徵調到香港,擔任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做的是推廣台港文化交流的工作。剛滿五十歲的我,覺得這是個嶄新的挑戰,便欣然赴任。到香港去的時候是十月,天氣漸漸寒涼,我常穿著長靴搭配裙裝或褲裝。有一位經常陪同我出席活動的祕書,終於忍不住發話了:

「主任,您的裝扮好像應該更正式一點,比較妥當。」
「我哪裡不正式了?」
「就是您的鞋子,這樣感覺跟穿雨鞋差不多,不太正式。」

我看著自己保養得相當不錯,並且常受到讚美的靴子,說不出話來。

我再看看祕書的鞋子,典型公務員的淑女款包鞋,於是恍然大悟,我本來就是非典型公務員呀。如果主任的工作需要的是典型公務員,就不會派作家來就任了。既然來的是作家,不就是為了展現個人風格與思維嗎?「別擔心。」我對祕書說:「靴子是時尚,而且,大家慢慢會習慣的。」當一個人決定做自己之後,做自己的時機就愈來愈多了。

【書籍資訊】
《我輩中人》
我輩中人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