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們能為「植物」做什麼?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01.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植物彌賽亞
馬格達勒納在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工作,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分子都充滿了搶救植物的使命感,報紙給了他一個封號...
定價 480
優惠價 85折,408
$480 85$408
書到通知我

我們能為「植物」做什麼?



圖片來源:unsplash

每個基因是一個字,每個生物體是一本書,每種死去的植物帶著只有這本書裡寫過的字句。如果一種植物滅絕了,就是一本書消失了,而且隨之而去的,還有書中所攜帶的文字與訊息。

如果只讓一個人來決定如何對待地球,只有傻子才會容許摧毀原始棲地這種事情發生,然而人類集體的表現卻有如一隻腦袋被砍了的雞。所以,我們到底能做什麼?選項很多,以下是我首選的三項:

一、停止燒化石燃料。
二、讓人口的成長維持在能讓環境永續的程度。
三、駕馭植物的能力。

畢竟,宇宙裡有能力捕捉和儲存能量,並創造出無數不同物質與分子,同時又能從大氣中吸收並鎖定二氧化碳的,唯有植物。我們呼出的,它們吸入;它們呼出的,我們吸入。植物是我們能否長期生存的關鍵。一項歷經四十年,針對非洲、亞洲和南美洲熱帶雨林的研究結論道,雨林吸收了化石燃料製造出的二氧化碳,占總量的百分之十八。

這一點可以給我們大致的概念,了解熱帶雨林真正的價值:它們每年從大氣中移除了將近五十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換算成金錢價值應該是每年大約一百三十億英磅。氣候變遷需要激進(radical)的解決方案。

在中世紀英文裡,radical的意思是「有根的」(源自拉丁文的radix,意思是「根」)。全球森林管理策略至關要緊,但是國際間也應該採取禁令,禁止破壞原始森林。農作必須採取不會釋出大量二氧化碳到大氣中的方式,譬如說,不整地的栽培方式,並且讓牛隻吃樹木之間的草,而非用穀物來飼養牛,這也是很關鍵的部分。

別忘了,我們早已對商業捕鯨使出類似的激進手段,現在這種行為已經受到禁止。當我們剛發現臭氧層出現破洞時,一度看似修補無望,但是破洞現在開始縮小了,這要歸功於禁止噴霧器和電冰箱使用氟氯碳化合物(CFCs)。你難道會懷念那些事情嗎?這次難道不值得我們改變行為嗎?那麼再改變一次吧。

我常常想到,從高空中的飛機窗口往下看,就像是外星人在看地球。我喜歡坐靠窗的位置,而我喜歡把整趟飛行旅程當做一場自然科學的體驗。有時候,我對地球的廣闊無垠感到敬畏——看見白雪覆蓋的高山上,有河流奔騰入海,看見廣大的荒漠以及北極光。

有時候,這令我歡喜;其他時候,當我看見亞馬遜上空幾乎完全被森林大火的煙塵給遮蔽了,則是感到沮喪。我們住在一個美麗的世界,但是它遇到麻煩了。如果我們不快點行動,一切終將太遲。

【書籍資訊】
《植物彌賽亞》

植物彌賽亞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