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膽量:優雅說「不」的力量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15.10.02
收藏文章 0

膽量:優雅說「不」的力量


勇氣是壓力下的優雅。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在適當的時機說出適當的「不」,能改變歷史的進程。羅莎.帕克斯(Rosa Parks)是諸多實例之一。在仍有種族隔離的年代,美國蒙哥馬利(Montgomery)一輛巴士上,帕克斯在恰到好處的時刻,安靜卻堅定地拒絕放棄自己的座位,進而匯集了推動民權運動的多股力量。帕克斯回憶道,「(公車司機)看到我還坐著,就問我要不要站起來,我說,『不,我不要。』」

和普遍的看法相反,她英勇的「不」並非產生自一般而言特別果斷的傾向或個性。事實上,當她被任命為「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蒙哥馬利郡分會主席的秘書時,她解釋,「我是那裡唯一的女性,而他們需要一位秘書,可是我膽小到沒辦法說不。」

更確切地說,她在公車上的決定產生自一個堅定的信念,這使她在那一刻做出了自己想要的審慎選擇。當公車司機命令她離開座位時,她說,「我覺得有一股決心包覆了我的身體,就像冬夜裡的被子一樣。」3她並不知道自己的決定將點燃一場在世界各地引發迴響的運動。但她確實有自己的想法。

她知道即使遭到逮捕,「那也會是我最後一次被這種屈辱所糾纏。」而避免這種屈辱,值得冒上坐牢的風險。事實上,對她而言這是必要的舉動。

的確,我們不太可能發現自己面臨像羅莎.帕克斯一樣的局面(但願如此)。但我們可以受她鼓舞。當我們需要敢於說不的勇氣時,我們可以想想她。當我們面對向非必要事物投降的社會壓力而需要堅守立場時,我們可以回想她堅持信念的力量。

在你認為正確之事,以及別人逼你去做的事情之間,你是否曾感到一絲緊張?在你的內在信念和外部行動之間,你是否曾感到矛盾衝突?你是否曾為了避免衝突或摩擦而口是心非?你是否曾因為害怕令老闆、同事、朋友、鄰居或家人失望,而對拒絕他們的邀約或請求感到太過恐懼或膽怯?如果你曾經如此,那你並不孤單。

以勇氣和優雅來駕馭這些時刻,是最難的。若缺乏勇氣,則有紀律地追求更少不過是空口說白話而已。任何人都能高談闊論專注在最要緊的事情上的重要性─這麼做的人很多─可是敢身體力行的人卻很少。

我說這些並沒有批判的意思。我們有許多害怕說不的好理由。我們擔心自己會錯過大好機會。我們害怕惹事生非、興風作浪、自斷後路。我們一想到要令自己尊敬和喜歡的人失望就無法忍受。這些都不會讓我們變成壞人。這是身而為人很自然的一部分。但就像對某人說不一樣困難,做不到這一點會使我們錯失某些更重要的事物。

一位名叫辛西亞的女士跟我說過一個故事,當時她父親正計劃帶她去舊金山玩一晚。十二歲的辛西亞和父親已經替這場「約會」策劃了好幾個月。他們規劃出一整份以分鐘為單位的行程表:她會參加他最後一小時的演講,在四點半左右去房間後面跟他會合,趁大家都想跟他說話前火速離開現場。他們會搭電車去唐人街吃中國菜(他們的最愛)、逛街買紀念品,看一下觀光景點,然後去看場電影。接著,他們會攔一輛計程車回飯店,跳進泳池很快地游一下(她父親以溜進關閉的泳池聞名),再從客房服務那兒點一份熱巧克力奶油糖漿聖代,然後觀賞深夜電視節目。

他們在動身前一遍又一遍地討論細節。而期待正是整體經驗的一部分。

一切都按計畫進行,直到她父親在離開會議中心時,遇見一位大學時代的老朋友兼生意夥伴為止。他們已經有好幾年沒見了,辛西亞看著他們熱情地擁抱彼此。事實上他朋友說:

「我很高興你現在跟我們公司有一些合作。當蘿伊絲和我聽到消息時,我們都認為棒極了。我們想邀請你,當然還有辛西亞,去碼頭吃一頓豪華海鮮大餐。」辛西亞的父親回答:「鮑伯,見到你真是太開心了。在碼頭吃晚餐聽起來很棒!」

辛西亞垂頭喪氣。她幻想的電車之旅和冰淇淋聖代瞬間化為泡影。此外,她討厭海鮮,而且她可以想像聽大人聊一整晚會有多麼無聊。但她父親接著說:「不過今晚不行。辛西亞和我規劃了一個特別的約會,不是嗎?」他對辛西亞眨了眨眼。

辛西亞的父親碰巧是管理思想家史蒂芬.柯維(Stephen R. Covey,《與成功有約》的作者),他在辛西亞告訴我這個故事的幾週前剛過世。因此,她在回想舊金山之夜時感慨萬分。她說,他簡單的決定「使他永遠與我緊緊相繫,因為我知道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我!」5

史蒂芬.柯維,是最受尊敬、作品流傳最廣的商業思想家之一,是一名專準主義者。他不僅經常將專準主義者的原則─像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最重要的事情保持重要」─傳授給舉足輕重的領導者和世界各國的領袖,他還身體力行。而和自己的女兒一同實踐,他確實留下了比生命更長久的回憶。以某種觀點來看,他的決定似乎顯而易見。

但許多身處那種情形的人,可能會因為害怕看似無禮或不領情而接受友人的邀約,或放棄一個稀有的機會以便跟老友聚餐。

那麼,敢在當下選擇必要的事情而不是非必要的事情為何會如此困難呢?

一個簡單的答案是,我們不清楚什麼是必要的。當這種情形發生時,我們變得毫無防備。另一方面,當我們的內在十分清明時,我們就像受到一個力場的保護,讓我們可以免受來自四面八方的非必要事物所干擾。

就羅莎而言,是她的是非分明給了她堅持信念的非凡勇氣。就史蒂芬而言,則是他與愛女共度夜晚的明確願景。清楚知道什麼是必要的,能在幾乎所有的情況下激發出我們對非必要事物說不的力量。

優雅說「不」,不代表得用「不」這個字

有時說「不」最優雅的方式,可能只是坦率地說不。但無論是「你想到我,實在讓我受寵若驚,但我恐怕忙不過來」,或是「我很想答應你,可是我接太多工作了」,其實我們有各種方法可以明確又有禮地拒絕某人卻不用不這個字。

專注於取捨

當我們對某人說好時,多想想自己正在放棄的事情,如此會比較容易說不。如果我們對機會成本(換句話說,就是我們正在放棄的事情的價值)缺乏清楚的認知,就會特別容易落入「告訴自己可以全部做完」的非必要陷阱之中。我們做不完的。優雅的「不」產生自一個清楚卻隱含了取捨的計算。

提醒自己,人人都在推銷

我不是故意暗示人們不該受到信任。我只是在說,每個人都藉由推銷某種東西(概念、觀點、見解),來換取你的時間。光是意識到自己被推銷了什麼,就能讓我們在決定是否買帳時更加小心謹慎。

說「不」往往必須以聲望來換取尊重

當你說不時,關係通常會受到短期的影響。畢竟,當某人要求某事卻無法如願時,他/她的即刻反應很可能是煩惱、失望,甚至憤怒。這麼做的缺點顯而易見。然而,它的潛在優點卻不甚明顯,那就是:當一開始的煩惱、失望或憤怒逐漸消退時,尊重便開始發揮作用。當我們有效地加以推辭時,就是在向人們表示我們的時間非常寶貴。它能讓人區分出專業人士和業餘人士。

明確的「不」,比含糊或不置可否的「是」更優雅

任何在這種情況下當過受氣包的人都曉得,一句明確的「我不想管這件事」,遠比不回應某人,或在明知道自己不行時,用一些像是「我會試著促成這件事」或「我也許可以」等不置可否的回答來吊人胃口要好得多。含糊其辭和表現優雅不同,而拖延最後的「不」只會讓處境變得更艱難,同時讓接收者更為憤怒。

摘自《少,但是更好》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