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險因子?奧斯卡烏龍給我們的啟示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9.02.27

關鍵字

財經企管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系統失靈的陷阱
「探究事情為何出錯的分析文章,讀來總是比讚美歌舞昇平令人激動……這是有趣且令人信服的災難相關案例研究...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險因子?奧斯卡烏龍給我們的啟示


圖片來源:翻攝自電影《樂來樂愛你》

頒獎烏龍

光彩、魅力、複雜、困惑。

第八十九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接近尾聲,演員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和費.唐娜薇(Faye Dunaway)即將宣布當晚最後一個獎項的得獎者。華倫.比提打開紅色信封,拿出卡片,看了一眼。他眨了眨眼,揚起眉毛,再往信封裡搜尋,但裡面已經空了。他又看了看手上的卡片。

「奧斯卡金像獎⋯⋯」他定睛看著攝影機三秒鐘,然後他又摸了摸信封裡面。「⋯⋯最佳影片⋯⋯」他看著唐娜薇,後者笑著責備他,「你真是不可救藥!」

她以為這是老套,他在賣關子。其實不是。他又看了一眼卡片,眨眨眼,然後拿給她看,意思是:你看看這上面寫的。沒想到唐娜薇看到卡片後,馬上宣布:「《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全場響起如雷的掌聲。《樂來樂愛你》劇組人員魚貫走上舞台,製片喬丹.霍羅威茨(Jordan Horowitz)開口致詞:「感謝你們,感謝大家。感謝影藝學院。感謝你們⋯⋯」

此時,全世界只有兩個人知道出錯了:布萊恩.高利南(Brian Cullinan)和瑪爾莎.魯伊斯(Martha Ruiz),兩人都是普華永道會計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的合夥人。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前的那個禮拜,他們負責清點票數,並將每一獎項的得獎者卡片裝進信封。典禮一開始,高利南和魯伊斯在後台待命─兩人分別站在左右兩側。他們各提著一模一樣的手提箱,上面印著PwC的字樣和閃亮的奧斯卡標誌。每個手提箱裡都有二十四個信封,一種獎項一個。

幾個禮拜以前,高利南和魯伊斯在部落格上描述典禮的安排:

如果投票出了問題,後備系統是什麼?

謹慎為上!我們有兩組得獎名單信封,分裝在兩個手提箱─我們一人一個。典禮早上我們分別到達現場。洛杉磯的交通很難預料!典禮上,我們兩個都會在後台把信封交給頒獎人。

我們還記住了每一個,獎項,每一位,得獎者。得獎者姓名並未鍵入電腦或手寫下來,以免紙張遺失或出現安全漏洞。

典禮期間,兩位會計師負責將信封交給頒獎人。就像高利南所說,「我們得確保從手提箱裡拿出的是對的信封⋯⋯這雖不是什麼艱難的任務,但現場有那麼多事情同時進行,你得非常留意才行。」

就在最佳影片頒獎出錯的幾分鐘之前,魯伊斯把最佳女主角的信封交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後者宣布得獎者是主演《樂來樂愛你》的艾瑪.史東(Emma Stone)。

接著,高利南的注意力分散了,他在推特貼了一張艾瑪.史東在後台的照片,大約就在同時,把手提箱裡的下一個信封交給華倫.比提。可是,那並不是最佳影片的信封,而是他那一份最佳女主角的信封,跟魯伊斯交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是一樣的。裡面的卡片內容就像這樣:

直到華倫.比提上了台、打開信封,他知道事情不對勁,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把卡片拿給唐娜薇看,應該是想得到她的協助,可是她只看到《樂來樂愛你》這幾個字,因此把它們大聲唸出來。

等到《樂來樂愛你》製片群上台致詞時,帶著耳機的舞台監督來到台上的人群中,接著,兩位會計師也上台,好幾個紅色信封被傳來傳去,致詞進行到兩分半的時候,《樂來樂愛你》製片喬丹.霍羅威茨奪回麥克風。「各位,真抱歉,不,出錯了。《月光下的男孩》(Moonlight),你們贏得最佳影片⋯⋯ 我沒有開玩笑。」他把正確的卡片面對攝影機:

「《月光下的男孩》,最佳影片。」

在耀眼眩目的會後派對上,有位記者發現影藝學院主席雪若.布恩.艾薩克斯(Cheryl Boone Isaacs)坐在一張白沙發上,盯著她的手機。他問她在出錯的那一刻心裡在想什麼。「驚駭,」她回答。

我只是想著,什麼?什麼?我望向前,看到普華永道事務所的人走上舞台,我心想,哦,不,什麼─發生什麼事?什麼,什麼,什麼?怎麼可能⋯⋯?然後我只是想,哦,我的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儘管這是影藝學院和普華永道事務所極其尷尬的時刻,但沒有人因為這個錯誤而喪生。和其他事情相比,這只是個微小的系統失靈,但它依舊讓我們學到重要教訓。

誠如高利南在顏面盡失之前所說的,拿卡片給頒獎人不是什麼艱難任務,但它卻很有挑戰性。在宣布得獎者之前,得獎名單一直保密,更增加戲劇性─和複雜性。而現場名人齊聚,再加上實況轉播,則讓整個典禮緊密耦合。

該系統有三大缺點。第一,信封上的獎項看不清楚,淡金色的字印在紅色信封上,高利南很難發現他交給華倫.比提的是最佳女主角的信封,而不是最佳影片。而且,卡片上的獎項印在最下方,而且字體很小。得獎者(艾瑪.史東)與得獎作品(《樂來樂愛你》)以同樣大的字體印在中間。當華倫.比提把卡片拿給費.唐娜薇看時,她快速瞄了一眼,只看到很顯眼的《樂來樂愛你》這幾個字。

其次,會計師的工作比預期還要困難。後台一片混亂,就像高利南事先預期的一樣,「你得非常留意才行。」有些頒獎人從魯伊斯手中拿到信封,有些從高利南。而且現場很多事情會分散注意力─高利南一直想在推特發最新的明星照片。

可是,最值得玩味的缺點還是普華永道公司的兩個手提箱系統。你可以了解箇中邏輯:每個信封準備兩份,可以預防普華永道公司遭遇一些可預期的狀況,像是其中一位會計師把手提箱弄丟,或是另一人塞車趕不及。可是,冗餘雖是為了安全,但也會增加複雜性。那些多餘的信封製造出系統發生意外作用的可能性,有更多事情需要追蹤,更多移動的部分,更多分心事物─不知不覺增加了更多失靈的方式。

查爾斯.佩羅曾經寫道,「在複雜、緊耦合的系統中,安全系統是造成災難性故障的唯一最大來源。」他指的是核能發電廠、化學工廠和飛機,不過,也可以用在奧斯卡頒獎典禮。若沒有那些備份信封,奧斯卡頒獎大失誤就不會發生。

【書籍資訊】
系統失靈的陷阱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