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為自己求安樂的弘道精神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3.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大師一生的言行,就是人間佛教最具體的示範:「給」是初心,它不拘形式,它沒有終點。細數大師的事業,都是...
定價 200
加入購物車

不為自己求安樂的弘道精神


 

文/洪修平教授,大陸南京大學長江學者

近日,我有幸讀到了最新出版的星雲大師的《我不是「呷教」的和尚》一書,深為大師“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弘道精神所激勵和感動。星雲大師發心讓「佛教靠我」,不做「呷教」的和尚,這既是大乘佛教菩薩精神的生動體現,也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神的發揚光大。

孔子有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論語.衛靈公》)正是本著這種「弘道」精神,中華文化鑄就了「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張載〈四句教〉)的崇高理想和人生志向,確立了中華文化的根本精神和價值追求。星雲大師一生致力于人間佛教的倡導和踐行,以「佛教靠我」的弘道精神,爲我們樹立了人生榜樣。

大師十二歲出家後,在叢林中所受到的專制嚴格的教育,養成了他可以坦然接受挑戰,凡事不怕難、不怕苦的個性。年少時,大師經歷了戰爭,曾跟隨外婆走在兵荒馬亂之中,隨時都會面對死亡。然而他却從中體驗了人生的無常,學會了以「不怕」的精神來面對一切困難,幷立下誓願,要弘法利生,幫助衆生擺脫人生苦難。

大師所以能創建「佛光山」,大力推展人間佛教,讓佛法走進生活,造福世間大衆,就在于他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用他的話來說,「生命存在的意義,不能離開大眾,不能離開對社會的貢獻」。他自己總結出家八十多年的人生經歷,是「生于憂患,長于困難,喜悅一生」,其中所包含的弘道精神有三個特點特別值得重視:

第一,以人弘道需要持久力。

星雲大師年輕時在塵空法師的啟發下,立志不做一個「呷教」的和尚,而是要讓「佛教靠我」。正是「佛教靠我」這句話,成為大師心中的一盞明燈,經常這樣充電,甚至發光,增加了他的信心力量。

在以後的弘道過程中,無畏於「稱、譏、毀、譽,利、衰、苦、樂」的強烈八風,努力將「佛教靠我」作為以人弘道所需要的動力源。

星雲大師對佛教的「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立下志願,終身誓願奉行,經過幾十年的持續努力,所締造的「佛光山」在全世界五大洲有近三百間的道場,一千三百多位的弟子分別從事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各種弘法。

佛教從明清時的經懺佛教,成爲21世紀為人們所接受的人間佛教,這與大師數十年來始終發揚以人弘道的持久力是分不開的。

第二,以人弘道需要智慧光。

在大師看來,要將「佛教靠我」從口號變成現實,需要依據佛、法、僧三寶的恩惠,通過展現佛法智慧來有益大衆。而以人弘道的智慧核心就是本著「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把許多智慧方便「與時俱進」地發揚開來。

星雲大師的「佛教靠我」就是「本著人間佛教佛陀本懷的信念」,與時俱進地關注衆生如何離苦得樂:「生命到了覺悟了以後,他有般若智慧會處理自己。人到了開悟以後,對于自己,等于旅行在這個世間,他的能量是廣大無邊的。人到了覺悟以後,明白好壞、是非、善惡、對待,都覺得這些沒有什麽了不起,五欲六塵都不放在心上,這不就是人間佛教的解脫嗎?」星雲大師受益于佛法智慧,將人間佛教作爲佛教未來的希望和光明,在現代社會中産生了巨大影響。

第三,以人弘道需要悲憫心。

星雲大師積極弘道並不是為了一己小我求安樂,而是心系眾生的得离苦,其悲憫心來自於「我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仍然有許多苦惱的衆生,需要佛光法水的滋養」。

因此,他提出,「佛教兩千六百年來,佛法從印度到中國,從佛陀到祖師大德,原有的寶藏無量無邊。我所能做的,只是把這許多智慧方便,將之『與時俱進』的發揚開來。衆生有八萬四千煩惱,其實可以‘應病與藥’的法門,又何止八萬四千呢?」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這本書,也是為那些希望提升自我,發掘自心和悅,繼之帶來人我和敬、家庭和樂,乃至社會和諧、世界和平的祈願者、努力者,提供了一個勵志和成就的典範,這也是大師悲憫心的生動體現。

「人間佛教」是中國人根據中華文化對佛教的傳承與發展,人間佛教的理論和實踐,是中國佛教對世界佛教的重要貢獻。星雲大師對人間佛教的弘揚,也是對中華優秀佛教文化的弘揚。

我相信,無論是虔誠的佛教徒,還是更廣大的普羅大衆,通過閱讀這本書,都能從星雲大師“佛教靠我”的弘道精神中,既分享到心無罣礙、自由自在的生命智慧,提升對佛法中的自利利他、覺悟有情的理解,也能感受到「先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岳陽樓記〉)的崇高境界和中華優秀文化的魅力。

【書籍資訊】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