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身可貴,不能輕慢虛度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3.25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大師一生的言行,就是人間佛教最具體的示範:「給」是初心,它不拘形式,它沒有終點。細數大師的事業,都是...
定價 200
加入購物車

人身可貴,不能輕慢虛度


圖片來源:pixabay

我想到,生命存在的意義,不能離開大眾,不能離開對社會的貢獻,否則,只是做一個飯桶或衣架?那又有什麼價值呢?

服務度眾 不做蕉芽敗種

回想初到台灣,我在中壢圓光寺做「水頭」,每天打六百桶的水供應全寺八十人使用;清晨天未亮,就拉車到市場購買常住需要的物品。舉凡寺裡的掃地、淨頭、挑擔、收租穀、看守山林等行單,我從來沒有推辭過。我自許要有供養心,幫忙人家作務,做各種的服務。想來,有了服務大眾的人生觀,就不會辜負自己的一生。

我也曾經想過,我既然出家,就要努力修行;我既要讀書,就要有讀書的環境。也有寺院的護法信徒,說要護持我閉關,讓我專心寫作文章;我也曾有過念頭到靈巖山念佛一生,我也甘願在禪堂裡面打坐終老。但我回想,假如我閉關修行有成,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東方琉璃世界,那許多供養我的人、給我吃飯的人,都還在娑婆世界,他們怎麼辦呢?

想一想,這還是自私的行為,不能利益大眾,就打消了這種不為別人著想、只為自我成功的念頭。融齋法師曾經開示我:「未成佛道,先發心度眾,是菩薩的發心。」因此,我發願要做一個菩薩;芝峰法師的一句「不做焦芽敗種」,也讓我謹記在心,我不要做佛教的焦芽敗種。

人身可貴 不能輕慢虛度

我也有個性格,歡喜在山林裡爬上爬下的活動,享受那種遺世獨居的超然,與天地同在的逍遙;住在山裡面修行,沒有他事,除了早晚殿堂課誦以外,可以說自由自在,也是很愜意。但是我常自想,到世間上來,只在山林裡自我修行,不能為大眾服務,那來到世間上有何意義呢?

在佛教裡面,不少的人靠趕經懺替人誦經,收取一些嚫錢(紅包)維生,因為講經不容易,念經比較簡單。在那個生存不易的大時代,就是我去念經,也還是靠佛吃飯;加上我五音不全,誦經更不是我的志願了。我想到,人的生命是很可貴的,父母生養了我,讓我有機會在世間上做人,能這麼樣輕易的放過自己的人生嗎?

我也看過很多無所事事的出家人,到處雲遊行腳,我不知道他們的旅費是從哪裡來的?我也不知道他們這樣走來走去,究竟是為了什麼?我當然也想去旅遊參學、擴大見識,但我不能只是要人來幫忙我:他出錢,我去遊玩?這樣公平嗎?

我也看到一些住在小寺廟的人,天天關門,只有初一、十五開個大門讓信徒進來燒香,所收的香油錢,也夠他維持三餐生活了。但,我能做這樣的出家人嗎?一九五二年,印順法師在新竹「台灣佛教講習會」曾經對我說:「修行、修行,假藉這個名義說這句話的人,其實是懶惰的代名詞。」所以我不能用修行的名義,剝削佛教的飯食;也不能假藉修行的名義,鬼混一生。我也不甘願那樣的醉生夢死。

我也在掛念,自己這一生怎麼樣度過?我想到,生命存在的意義,不能離開大眾,不能離開對社會的貢獻,否則,只是做一個飯桶或衣架?那又有什麼價值呢?

【書籍資訊】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