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張善政《做事的人》:是同理心還是濫情?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4.1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做事的人:張善政的斜槓探索人生
「每當我挽起衣袖、專注將難題解決,那種快慰與充實,真是比某個位置、頭銜或虛名,更讓我高興。」——張善...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張善政《做事的人》:是同理心還是濫情?


同理心

雲豹裝甲車上看不到的眼淚

二○一八年八月,中南部淹大水我們看到蔡總統搭雲豹裝甲車到嘉義勘災,在嘉義布袋遭災民嗆聲:「總統下來走走看!」「落來行,汝就知影啊(台語)!」途中還有災民拉起封鎖線,怒嗆:「再開進來就把我輾過去。」甚至不讓裝甲車前進。

總統親自到災區巡視,為什麼民眾會如此不滿?這是因為他們已經泡在黃濁泥水裡這麼多天了,只希望為政者能懂他們的痛,但諷刺的是,他們抬頭看到的卻是蔡總統搭乘裝甲車「高高在上」,完全感受不到同理心。他們的訊息很清楚:「走下來!」才能「體會」。

不要旁觀他人的痛苦

其實,幕僚常會建議官員:「不要輕易跑到第一線,以免面對沒有折衝、迴
旋的空間。」或是當面允諾的事情,之後卻做不到,一定會被罵「白賊」;更糟的像馬總統被憤怒民眾「獻鞋」(丟鞋子)、小英總統被當面嗆聲。不論是心情受到衝擊,甚或身體上受到傷害,總是幕僚或隨扈的職責。

但是,如果為了保護官員,一味地用拒馬、鐵絲網、盾牌鐵棍遠遠封鎖,隔離抗議民眾,或不分青紅皂白架開,這又顯出權力的傲慢,也拉大與民眾的距離。

我在行政院期間,遇到令人措手不及的各式災難,從禽流感、復興航空墜河、登革熱、八仙塵爆、霸王寒流、二○一六台南大地震、流感、腸病毒、空勤總隊直升機失事等等,尤其副院長一向是政府救災的總指揮,我的從政生涯簡直成了「勘災總隊長」,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真不可以為外人道也。

日後我不斷思考:「到底勘災的目的是什麼?旁觀他人的痛苦?或是對他人
的不幸真切地感同身受?」這真是身為為政者的一大考驗。

直面第一線

二○一六年二月六日凌晨,高雄美濃地區發生六.六級極淺層強震,台南維冠大樓倒塌,造成一百一十五人死亡,成為有史以來單一建築物罹難人數最多的災難。

那時我接任院長才六天,午夜時分,我接到電話,心裡一沉,從早上五點多開始,我和馬總統便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聽取會報,七點到台南災區和醫院視察狀況,快中午又飛回台北指揮救災工作,盡量避免給救災人員帶來不便,全力協助台南市長賴清德,同時致贈加菜金給搜救弟兄、國軍弟兄和志工,讓搜救工作更順利,將救難工作做到最後一秒鐘。有媒體形容:「這是台灣政壇多年來難得一見的藍綠和解與中央地方合作典範。」

其實,第一時間地方政府及救難隊早已將傷者送醫,災變現場附近店家放棄做生意,將道路、騎樓空間騰出救災,慈濟利用這些空間,搭上帳篷,協助救援。當地的觀光飯店、民宿,也都自動騰出房間安頓受災戶。我在現場,能做的實在不多,看到一位老婦人因為兒孫媳婦還在受困,泣不成聲,只有趕緊拿衛生紙替婦人拭淚,勸她顧好自己,不要再難過。

當我在新樓醫院、收容所等地慰問罹難者家屬,頒贈慰問金時,聽到災民說:「寧可不要慰問金,也希望家人回來……」聽完,我心都快碎了。我認為在面對緊要時刻,身為政府官員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折衝、迴旋空間」,你不能有所保留,要親身走到第一線,直面問題,傾聽民意,迅速回應人民切身的需求。

好比二○一六年一月台灣受到霸王寒流強襲,六十多人凍死,西南沿海地區養殖場魚群大量暴斃,全台農林漁牧業損失約三十五億台幣。當時是我代理行政院長的第二天,就迅急南下台南七股勘災。我看到偌大的魚塭,浮滿密密麻麻腫脹的虱目魚。站在池邊,不由得心情也沉重起來。我雖然不是全職農民,但也曾遇到辛苦整地耕種的果園,被颱風一夕間吹垮,體嘗過那種滿目瘡痍、一無所有的感受。看到魚塭底部已抽乾池水,我便「──咻──」地往下跳入池邊,想仔細看魚鰓腐壞的狀況。

我這一跳,純粹是出於想要仔細了解災況,沒想到卻把所有人嚇到了,陪同的農委會副主委、市長賴清德,以及記者們也都一個個跟著往下跳。這個小動作,不經意卻讓很多人對官員總是「高高在上」的印象改觀。

我在魚塭現場,當著災民的面,要求農委會副主委,對災損的補助要「彈性、加速、從寬」,尤其一定設法在農曆年前,讓漁民拿到補助。這些都沒有事先套招,我的想法是,安頓災民七上八下的心情,盡量讓他們安心,不要讓不滿的負面情緒擴張蔓延。如果我覺得官員做得不夠、反應太慢,我就再逼他們。後來,他們也真的讓行政流程加快,做到現場的承諾。

苦民所苦

二○一六年三月十日,新北市石門外海,一艘名為「德翔台北」的貨輪擱淺,船體斷成兩截,重油洩漏,汙染逾兩公里。為了緊急救災,空勤總隊出動直升機,第一趟載運船公司技師到船上探勘是否有漏油,第二趟用吊掛方式將他們撤走,偏偏這天風狂雨勁、濁浪排空,就在第二趟直升機意外墜海,正駕駛、特勤組員兩人殉職,其餘三人落海、受傷獲救。

印象最深的是,那天是週五,我還卡在立法院總質詢的最後一天,中午時分,得知空勤總隊飛機摔進海裡。總質詢一結束,我便分別趕赴醫院探望。來到第一家醫院,正駕駛的太太說:「院長,您能不能看看我先生的大體,說幾句
話……」

很多人可能會有所忌諱,身旁幕僚也表示不宜,告訴我:「這……婉拒比較好。」但面對傷心的家屬,我豈能轉頭就走。若只是以個人的立場,衝到現場、面對壓力,與眾人周旋,很多時候,這些違背我的個性,然而一旦站在政府公部門的位置,我卻超越自身個性或能力的侷限,得到了面對的勇氣。我仍決定進去瞻仰遺容。

正駕駛生前落水,身體腫脹,臉像吹氣一樣,一片慘白,想想他曾是妻兒倚仗的高山,如今躺在冰冷的鐵板床上,我心裡非常難過。站在大體旁邊,我雙手合十悄聲說:「謝謝您,請不要牽掛,一路好走。」致意之後,他太太心情平復多了。

換到另一家醫院,太平間裡那位特勤組員狀況更慘,當我走進去時,他已經被蓋上了往生被。聽說在吊掛作業時,正好颳來一陣強風,直升機像陀螺打轉,重心歪了,傾斜擺盪了一下,而正在執行吊索任務的他不幸被高高甩起,頭顱被旋槳葉片削去半邊,從此再也找不到。他的遺容不便瞻仰,地面滴了滿滿一灘血。

他的太太對於先生意外,十分不諒解。這一位特勤組員在作業過程中身懸於機艙外,是否求好心切,想趕快把人員拉起來,讓吊掛作業更有把握?他太太泣不成聲,質問我:「為什麼他要站在機艙外?」「SOP是這樣要求的嗎?」我講不出半句話,要求內政部主管單位一定要給他太太清楚的解釋說明,否則她一輩子都會覺得先生枉死。我還探視了另外兩位傷者,恭禧他們大難不死。

穿上別人的鞋子

同理心用英文慣用語來說,就是「把自己的腳拿來穿上別人的鞋子」,設身處地理解感受他人真實情境。我益發覺得,一定要接觸在底層受難的當事人,才可以傾聽到最內在的心聲,他們心裡面有不舒服一定要講出來,抒發心情,才不會怨你一輩子。

沒想到多年後,我在花蓮認識的一個餐廳老闆好友,他原本是直升機飛官,當天探望的空勤總隊傷者之一正好是他教過的學生。老闆告訴我,這位年輕人現在身體復原得很好,又再出任務了。我聽了也覺得很高興,人的因緣真的很奇妙,繞一圈又串起來。

台南地震後,舉行安靈法會,有兩百位家屬參與,結束時馬總統與我一位一位地和家屬握手,我握到一位先生,他說:「院長,我是你台北府上管區派出所的所長,大樓倒塌往生的是我弟弟一家人。」

北返之後,我到派出所找他,他說他弟弟全家住在維冠大樓,全家一夕死亡,只剩唯一沒有罹難的大女兒,因為學校派到外地實習,沒住家裡,逃過一劫。我告訴他:「突然一個晚上全家都不見了,希望能好好照顧這個女孩,若需要心理輔導,可以妥為安排。」他說自己是大伯,一定會好好照顧弟弟的女兒。

等到我卸任之際,賴清德市長請我到台南參加一個紀念音樂會,之後去香格里拉飯店吃飯。席間,我提到這位倖存女孩的故事,賴清德市長說:「我知道這個女生。」他向旁邊的小姐說了幾句,向我介紹:「啊,就是這位小姐,很感謝香格里拉飯店,讓她在這裡實習打工。」

人的緣分真的很奇妙,我鼓勵這位賴小妹妹:「你要好好加油,全家就只剩你一個了。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們都會好好照顧你的。」替她加油打氣。
是同理心,還是理盲與濫情,不易把抓,有時候我的所做所為,或是任何發言,都不是出於「張善政」這個人,而是「行政院長」或「副院長」這個角色。有時候又反過來,我是出於身為一介凡人,對於某些災民際遇油然地產生了深刻同情。

感同身受,但不要喪失理智

從政生涯,我因為透過人與人的互動,用他人的眼睛,以全新的眼光看世界。我覺得為政者一定要多跟基層互動,親身走到現場,才能看到平常看不到、聽不到的,才能知道傷害解決了沒有。即使面對不滿,或是被嗆,仍要到他面前,讓他傾吐冤屈。尤其,不要等被罵了才去,那做再多,人民不滿情緒早就擴散了,根本沒用。

二○一八年八月南部淹大水,我再南下嘉義縣東石鄉,到幾個嚴重的村落勘災慰問。我雖已不在政府職位,無法帶給災民即刻的資源,但是希望他們能感受到來自政府以外的關心。

對東石最嚴重災區的災民來說,政府補助僅是杯水車薪。屋子的家具都被水沖走,家電也被泡爛無法使用,只剩下一個殘破的空殼房子。從掌潭村撤到港口宮香客大樓安置所的一位老阿伯告訴我:「家沒了!」一位在鄉公所填報災損申請的養殖漁民也告訴我說,她的魚塭被水沖垮,養了一年的七星鱸魚全都流失了,損失至少兩百萬元。

這些遠高於政府公告的補貼標準。這次既非颱風,也非地震,過去好像沒有向民間募款的先例,但是異常氣候將來勢必愈來愈嚴重,我們不能墨守成規。依照公益勸募條例,政府遇重大災害時,是可以啟動募款的。現在是不是該考慮這樣途徑的時候了?這對於辛勤樸實的民眾而言,是非常珍貴的支助!

我當然無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且深知精力與資源應該如何分配,重要的是傾聽自己的心,用自己的腦子,整合好自己,做好的精力與資源配置,不在理盲與濫情中迷失了自我。當我親臨沒有折衝、迴旋空間的第一線,直接承受民眾的反彈,我一直提醒自己:「感同身受,但不要喪失理智。」然而我想,如果不踩在泥水裡,單從裝甲車上,怎麼能看見災民眼中的淚光。

【書籍資訊】
《做事的人》

做事的人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