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金融與美好社會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10.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金融與美好社會
「席勒身為預見金融浮濫的權威分析者,當他開口為金融辯護時,我們都應該側耳細聽。」──馬丁.沃夫諾貝爾...
定價 480
優惠價 85折,408
$480 85$408
加入購物車

金融與美好社會


談《金融與美好社會》

作者:鄭家鐘 (台新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這本席勒的書,肯定不太會被讀者注意到,因為席勒要說的不是一般認為的暢銷觀點,他不是批判所有的不均都是邪惡資本家造成的,相反的,他認為金融業不應該是大家想的是資本主義追求利潤的極端代表。這本書也不是教人賺錢的,他是要分析金融業裡頭的人的問題,包括人性,行為與動機。

席勒要說的是,金融業可以是善良社會的基礎,未來金融將更多的扮演社會資產管理人的角色。將優良道德融入金融文化。

席勒是金融業為善業的樂觀派,我則更樂觀,基本上我相信所有企業的本質是造善業,才得以體現從業者以生命來努力的價值。

自從金融海嘯以來,金融業飽受抨擊,尤佔領華爾街運動,邪惡資本家的圖像彌漫社會,也給予政府機構壓制管制金融業的理由,然而席勒做為第一個預見金融危機的經濟學家,他跳出來主張金融業可以創造良善社會,非常有意思,令人不得不注意。

他說,事實上,金融機構的失序或失德,基本上是追求最大利潤動機的絕對化所致。是人類無法避免攻擊性衝動的行為。

這在任何行業都存在,金融業並沒有特別,而席勒相信,過去,因為這種動機造成的非裡性繁榮,有可能因人的回歸人性道德而轉化成理性繁榮。

他這個假設雖然有待時間的證實,但以近來全球市場逐漸回歸基本面,泡沫的非理性已經減壓,席勒在繁榮的論點有機會成功。

至於金融業的善良人性部分,更多人因為有把銀行當成當舖或只是買空賣空的錯誤印象,仍然不太為大家所重視。

尤其是政客及官員或多或少受到馬克斯的影響,認為資本家是聚斂財富的特殊階級,總是想方設法要從社會榨取油水,因此對金融家抱持隱性但強烈的敵意,而人們總是有一種傾向,想證明自己的不幸或不足是來自於金融資本家的剝削。這是一種可怕的想望。席勒從理性出發,重新檢視這個命題。他認為,金融體系現已漸趨成熟,在合理的監管下,金融制度與金融變數,就像日出日落,季節更迭和潮起潮落,是我們生活的指引與規範,是不可或缺的。

我們找不到「非金融」的資本主義,金融系統沒有替代方案。

席勒說:

「不論金融部門或公民社會,我們的任務都是協助人們在經濟體系中找到意義,追求更崇高的社會目標。

以我的實際参與金融業近距離觀察,業績目標仍ㄧ直是金融業的頭號挑戰,但從來沒有聽說對公司有利對投資人存款人不利的事情可以被接受。金融業的願景ㄧ直是:期待自己值得信賴,並與客戶ㄧ起成功。而所謂成功,最重要的ㄧ條是要成為公司治理與社會責任的典範。

這是實務上的真相。」

換言之,我們找不到邪惡資本家,它只是人們意識形態的幽靈。

席勒定義的金融是這樣的。他說,廣義來說,金融是一門目標架構的科學。也就是透過必要的經濟安排來達成一組目標,管理實現目標所需要的資產。這些目標可由個人、家庭、小企業、大公司、民間機構、政府,乃至社會本身提出。

一但設定一項目標,例如支付學費,規劃退休生活,開餐廳、為醫院蓋大樓,建立社會安全體系,甚至一趟登月旅行,参與各方就需要運用適當的金融工具,而且通常需要專家指導,以實現目標。

從這個意義來看,金融很類似工程學。

金融本身不是目標,不是為了賺錢本身,而是一門功能性科學,它是社會實現目標的工具。高鐵長達十七年的土建融資需要金融安排,文創事業創業需要小額信貸,這些目標要實現需要金融這個工具。

過去金融機構或許於幫助借款人方面過於保守,對於創造高手續費及高利差則傾向過度貪心。在交易中,偏向短期高槓桿高週轉高風險的交易,以致造成過度的鐘擺效應與系統風險,也因此,常造成社會運動人士對金融資本主義大加撻伐!然而如用更寬闊的視野看,金融服務若導入對人財富管理的真正關心,用善念理解客戶的需要,席勒的主張也有實現的潛力!

席勒說:要讓領導人思考接受金融的未來,有兩個基本挑戰:
1,了解金融可以協助愈來愈多的社會階層增進繁榮。
2,金創造的產品可以更大眾化,而可以進一步跟經濟的步調整合為一。

這真是非常樂觀而建設性的觀點!現在,是我們重新思考的時候了!

Photo:Ginny,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