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星雲大師新書:自剖人間佛教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5.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大師一生的言行,就是人間佛教最具體的示範:「給」是初心,它不拘形式,它沒有終點。細數大師的事業,都是...
定價 200
加入購物車

星雲大師新書:自剖人間佛教



圖片來源:pixabay

文 / 童清峰

九十三歲高齡的星雲大師病癒後首部著作《我不是「呷教」的和尚》問世,闡述出家八十一年,不靠佛教吃飯,始終堅持「佛教靠我」的信念,在全球推動人間佛教,穿越政治與省籍的界限,新書由高雄市長韓國瑜作序。

高齡九十三歲、眼睛看不見的星雲大師微笑揮著手,三月七日坐著輪椅出現在高雄佛光山如來殿大會堂,現場響起如雷掌聲,近二千名出席一年一度信徒香會的信眾起身向他們崇敬的精神領袖致敬;當天正值農曆二月初一,也是星雲出家八十一年,罹患重病靜養二年,奇蹟病癒後,其首部著作《我不是「呷教」的和尚》(天下文化、佛光文化共同出版)正式問世。

星雲是台灣佛教的重要領導人,信眾遍布全球海內外。這位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人近年飽受病魔侵擾,幾乎全身病痛,五十多年糖尿病,過去曾在二個月內二度中風,一生經歷大腦開過刀、心臟動過手術、斷過腿、切除膽,甚至眼睛失明,但他「以病為友」,從不以為苦。

二零一六年歲末,他因腦溢血開刀,經兩年休養,繼續寫「一筆字」、出書,身體機能快速復原,被高雄長庚醫療團隊視為「奇蹟」。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概括《星雲大師全集》三百六十五冊的精華,很能精準傳達星雲畢生為佛教所作貢獻。「呷教」,就是靠宗教、信教吃飯。這部星雲停筆二年的新作闡述自己出家八十一年,不靠佛教吃飯,始終堅持「佛教靠我」的信念,立志做一個報恩的人,實踐「我要給人,不要人家給我」的弘法大願。

當紅的高雄市長韓國瑜為星雲新著作序。他寫道:「這是一位年近百歲的和尚,一生歷經萬般風霜,所焠鍊出的智慧精華..大師的積極奮發、自我要求、刻苦忍耐、敢於創新、處處為人的『不呷教』行誼,值得青年人學習、借鏡。」

七十年前,一名身無分文的揚州「貧僧」和七十多名參加「僧侶救護隊」的僧侶青年一起從大陸到台灣,居無定所,四處碰壁,但從未失了志氣,咬著牙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一九六七年星雲創建佛光山,以人間佛教為宗風,先後在全世界建五所大學、三百間道場、一千三百多徒眾分別從事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各種弘法事業,實踐「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的理想。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盛讚星雲是台灣「最堅強、最值得尊敬、最富影響力和感染力」的人,在全球的人間佛教版圖,堪稱「人間奇蹟」、「星雲奇蹟」。「這一切奇蹟的背後,源於大師『給』的信念」,他推崇,除了有形財物的布施,更有價值的是倡導慈悲、捨得、放下、分享、和平等無形的觀念,讓很多人的生命因而改變。

星雲在各地興建道場,據他自己表示,除了弘法利生的心願之外,也因為信徒多了,徒眾多了,希望大家在佛教裏能夠安身立命,有所發展,這種簡單給予的觀念貫穿在他整個人生歲月中。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主編蔡孟樺表示,他們有一次幫師父整理幾萬封各界寫給他的信件,來信五花八門,要求支持或贊助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事業經營不善,要求周轉者,他們請示師父當年如何處理這麼多求救信函, 星雲當時講的一句話讓她非常震撼——「凡來信必覆,凡有求必應」。他還特別交代,不能動用佛光山的錢,他自己想辦法去籌措支應。

多次險遭槍斃體悟人生

在台上,星雲偶而會忘記一些歷史數字,但回顧九十三年的歲月,好像沒什麼苦事。「出家至今八十一年,我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做和尚』。」他豁達地說,早年曾多次落水、多次險遭槍斃,卻總能死裏逃生,從中體悟到「生也好, 死也好,人生要自己找快樂和趣味」,所以這麼多年來,雖老病纏身,卻覺得人生很歡喜自在。

當年佛陀紀念館開幕時,星雲曾接受亞洲週刊訪問,他一貫謙虛,自覺此生並無成就,「如果說對世間有一點成就,這也不是我個人的,都是大眾成就的。我辦了四所大學(現為五所),辦了十多所的佛教學院、替社會辦了八間的社區大學, 中學、小學、幼稚園。另外像創辦電視台、辦報紙、設立育幼院、養老院,還有跟隨我難以計算的人數,到處都是親朋好友,感到人生的意義不凡」。

藍綠政治人物皆來請益

位於高雄大樹區的佛光山是台灣重要的佛教聖地,每到選舉許多政治人物都要來朝聖,請星雲開示,他發願「普門大開」,來者不拒,藍綠皆然,蔣經國以降的台灣歷任總統皆對他非常禮遇,他全都接待過。去年高雄市長選舉,競爭激烈, 藍綠候選人韓國瑜和陳其邁都打「星雲牌」,爭相要向他請益,他都分別給予鼓勵,並無藍綠之分。惟不容否認,由於具有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的背景,使他不斷遭受綠營攻訐,質疑他是「政治和尚」, 將他推向經叛道深淵。

宗教一旦扯上政治,不僅六根難以清淨,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事實上,當年加入國民黨,星雲確有不得已的苦衷。「並不是我要做黨員,而是因為我不做黨員不能弘揚佛法」。當時的黨國元老李子寬很明白地告訴他: 「你要參加國民黨, 你的弘法才能方便啊! 」就這樣,為了弘揚佛法,他就有條件的做了國民黨的黨員,至今七十多年, 他沒有後悔自己的選擇,即使面對大陸媒體,他照樣大方承認自己的「政治身份」。

雖然被譏為「政治和尚」,明眼人通常都為了明哲保身,避免表態,但在星雲的弟子眼中,師父知道政治的複雜,「但師父認為為了兩岸和平,為了世界和平,雖千萬人吾往矣」,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妙凡法師說。

沒政治算計惹政治塵埃

星雲惹上政治塵埃的事例不勝枚舉。去年九合一選舉結束,兩岸因「吳寶春事件」陷入統獨爭議之際,星雲卻聲援吳寶春,主動在《中國時報》發表「我是台灣中國人」文章,可想而知,佛光山頓時陷入槍林彈雨中。蔡孟樺表示,當時很多人提醒師父不要在這敏感時刻表態,「就因為他太不政治,他沒有政治算計」, 以他這樣層級的大師,豈會不知道不要講話比較平安,「但他認為我就是為了道德、公平、正義也要講」,無怨無悔。

妙凡表示,師父說他今天不論做任何事,不管成功或失敗,都要對得起自己的良知,他一生應世無畏,這來自於他生命中很清楚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只要是對的事情,他一定是勇往直前,縱使明知會有毀謗與批評,他都在所不惜,相信「歷史會證明一切的」。

身為星雲的徒弟,妙凡有機會就近觀察師父的為人處世。「在他身上真正看到無我,他沒有他自己,他一生以眾為我」。她強調師父沒有框框、設限,就像佛法裏所講的「空」,因應眾生的需要,他安立各種度眾的善巧方便,真空生萬有;他全身是病,但從不叫痛,甚至不覺得自己有病,只是有點「不方便」而已,完全不受肉體侷限, 如果他自覺老了、病了,今天也不可能有「一筆字」。

除了發願「不要吃教」,星雲也發心護法衛教。他在新書提到,一九五零年代, 京劇名伶顧正秋在永樂戲院演唱《火燒紅蓮寺》,內容對佛教有所誣衊,他致函前去抗議。當時正是蔣經國在追求顧正秋的時候,只要他講一句話,可能就會招來殺身之禍。但是為了佛教,他顧不了那麼多,寧可以護教犧牲,也不願躲躲藏藏,做一個佛教的「啞羊僧」。

創立逾半世紀的佛光山每天供應一千三百個出家人、學生的吃住,不收門票,免費停車,很多人問星雲此生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他總是笑笑地回說,沒有困難,因為困難面對了,解決了,就不叫困難。對他而言,相比於駕馭人間的生老病苦,在台灣宣揚佛法顯得艱難許多。他道出原因,「有一些人的成見、執著, 以不是、以非法為當然,自私,把自己個人看得很重要,實在很可惜」。

【書籍資訊】
《我不是「呷教」的和尚》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