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美貌危機!追求者的瘋狂行為,你能想像嗎?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06.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十種人性
《十種人性》是一部非常奇妙的巨著,將驚人的真實案例與最新的研究成果相結合,指引出:我們是誰?我們是什...
定價 750
優惠價 85折,638
$750 85$638
加入購物車

美貌危機!追求者的瘋狂行為,你能想像嗎?



圖片來源:unsplash

「他一直在看我,」

拉娜說:「你知道男生有時候會那樣。偷看你一眼,然後一被逮到,就轉開視線。所以,當我逮到他的時候,我會試著對這男孩微笑回去,跟他說:『沒關係,你可以看唷。』我當然喜歡他看我。」

拉娜現年二十八、九歲,而事情是在多年前發生於印度。拉娜在上大學前,空出一年到某個非政府組織當志工,該組織是在協助讀寫能力低落的孩子。不過,這並非全為了做好事。

「當時我很瘋時尚,真的真的很瘋。很沒意義吧,但那就是我的生活。」

「為什麼?」我問。

她笑了,是那種帶刺的笑。「我沒有好答案給你。我就是喜歡美麗的東西,那是我的生活。我喜歡在非政府組織幫忙,但我真正愛的是過得開心、樣子好看、還有時尚。我有點自私,你知道的。」她停頓一下,「我是說,我還年輕。」

「那個男生呢?」

「被人注意,」她告訴我:「真好。第一次感覺這麼棒。我從來都不是最漂亮、最漂亮的那個。」

她給我看了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不久拍的照片。我必須表示不同意。照片上的年輕女子有張爽朗、無瑕而柔和的臉。她就在一座滿是樹木的園子裡。

「在我們家裡,」她告訴我:「我們種了果樹。我從小看著它們年年開花結果。就像變魔術,一定是魔術。」基於保密理由(這點對拉娜極為重要,你很快就會理解),我不會更加詳述她本身及所在。

事實就是,拉娜不喜歡看著這些照片。她拿著照片讓我看,把照片正面轉離自己,看也不看。那些照片讓她痛苦。其實,她受不了。

提出「七分理論」的米勒說,在她的財富管理生涯裡,她發現有很多女人的成就和頭腦受害於外表效應,原因正如她所述:「她們太火辣了。」她們落在職業魅力的窄區之外。

米勒認為,職場上對於女性外表「七分」的偏好是「一種無意識偏見—這些我們用來看世界的捷思法,真的會發生。」

毫無疑問,她的七分理論替她贏得寶貴的專欄篇幅和廣播時間。然而,七分理論有沒有客觀依據呢?

看看蔻蓋特那張深受審視的臉呈何比例:她的瞳孔間距為臉寬的44%;眼嘴距離為臉長的32.8%。當我們看到這種「完美」比例的臉,我們看見了什麼?同樣重要的,是誰(或者是什麼)在「看」?

「美貌就在注視者眼裡」這句老話,是否貼切?美貌透過眼睛而來,接著又滲入我們的大腦,整個謎團就是在這裡變得更深、更難。美貌在大腦裡做了些什麼? 影響到什麼—影響到誰?

「可是,」拉娜說:「當我更瞭解他一些,開始跟他相處,我就發覺哪裡不對勁。我是說,他是真的很帥,我朋友他們也一直說,他對我有意思是我運氣好。可是她們不曉得實際情況,不曉得他跟我在一起是怎樣。重點就是,他在人前是一張臉,我倆獨處的時候又是另一張臉。他不斷問我跟哪個男生講話—有多少個、在什麼時候、聊些什麼。我們都還沒正式交往,但我就開始覺得怪怪的。我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是對的。隨著時間進展,情況變得很不正常。她的愛慕者(我把他叫作尤夫拉吉)開始跟蹤她。

「我會跟我那些女生朋友出門,然後他會出現在對街,就只是看著,偶爾他會用手機拍照。不是我先注意到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說:『那個男生幹嘛用手機偷拍我們?』我抬頭一看,你知道嗎,是尤夫拉吉。他在那裡。」

又一次,他迅速瞥開。但這次拉娜沒有笑容,她不想讓他看。不要那樣看。那不是在看;那是在看守,是在盯著。

「接下來幾天,我都沒有他的消息,」拉娜說:「然後他突然跑來我家,假裝什麼也沒發生過。我問他為什麼跟蹤我。他說他沒有,我一定是認錯人了。」

她沒認錯。相同情況一再發生。

「我發了簡訊給他,」拉娜說:「我非常非常客氣的說,拜託,尤夫拉吉,拜託,我想我們走不下去,所以,我們不該再見面了。所以,拜託,別來我家,也別發簡訊給我。」

接著突然斷聯了一陣子。「那陣子的斷聯甚至更糟,」拉娜說:「我一直在想,他的頭腦是在想什麼,才會有這種舉動?不過,至少我已經告訴過他,別再打擾我了。那就是我試著對他說的,我很客氣表達我想要怎樣,我為什麼不能告訴他我想要怎樣?」

但那並不是對方想要的。事情就要一發不可收拾了。

【書籍資訊】
《十種人性》
十種人性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