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為什麼是我?突破心防,面對生命的殘缺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9.06.0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愛,使生命動聽
因為小女兒雅文的先天聽損,讓身為母親的喬安娜,歷經千辛萬苦,自國外覓得聽覺口語學習法,幫助女兒聽見並...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加入購物車

為什麼是我?突破心防,面對生命的殘缺



圖片來源:unsplash

十七年前初次造訪鍾家,易廷國小六年級、易均四年級。時光荏苒,如今易廷二十九歲、易均二十七歲,兩個人都已進入社會工作好幾年。

易廷在體育大學一路念到碩士,畢業後他本想進學校任教,但是學長提醒他,學校招聘老師通常會從師範體系中找人,易廷的條件可能有點不利。

摸索了一個月左右,某天,就業服務站來電問他找工作的狀況,告知他長榮航空提供身障者內勤的工作機會,建議他一試。易廷投了履歷,很快就得到回音,並且順利獲得錄取,如今工作已邁入第五年。

問易廷是否喜歡現在這份工作,易均冷不防插話:「他當然喜歡,因為可以吹冷氣。」易廷坦言,自己當初求職的確是希望能坐辦公室,現在的工作算是符合他的期待。只是他當初有點排斥和陌生人講電話,擔心對方不了解自己的狀況而有誤解,因此都請同事幫忙接。

有一次,正好其他同事都在忙線中,他只好硬著頭皮接起電話,發現也沒那麼難,因此突破了心防,之後都能正常接聽電話。

易均從體育推廣系畢業後,發現相關的工作機會,幾乎都需要跟陌生人打交道,似乎不是那麼適合自己;另一方面,他也想獨立自主,於是到台中的隱形眼鏡工廠,找了份包裝員的工作。

問易均為什麼選擇在台中工作,輪到易廷先幫他說了:「因為他當時的女朋友在台中啊。」

「她是在雲林,不是在台中,」易均趕緊解釋。

「雲林跟台中,不是很近嗎?」易廷吐槽,兩兄弟一來一往,看起來感情不錯。

易均當初和母親約好,「獨立」只限一年,所以之後他搬回家裡,在位於觀音的一家紡織工廠擔任堆高機作業員。對易均來說,開堆高機時,基本上是獨立作業,不太需要跟人打交道,而且作業環境很吵,反而可以專心投入工作。

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企業總員工數只要超過三十四人以上,就必須雇用一定比例的身心障礙員工,易均任職的工廠,目前有好幾位堆高機作業員也是聽損者,而且多數不能開口說話,只能透過手語溝通。能說話又稍通手語的易均,自然就扮演主管和同事間的橋梁。

「我發現自己還滿喜歡管別人的,」易均笑道,不過同事跟他年齡相近,有時候不太聽話,讓他有點頭痛。

至於接聽電話,易均還是有心理障礙。美華透露,即使家裡電話響了半天,他說不接就是不接,「可是現在有LINE啊!用LINE聯絡不是很方便嗎?」易均替自己辯解。

或許他跟哥哥一樣,也需要一個打破心防的機緣吧。

看著兩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兒子,美華想到了很多的「曾經」。曾經,她以為孩子將禁錮在無聲之中,終其一生,無法開口與人溝通。

曾經,丈夫只要一喝醉,就會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甚至用拳頭重搥牆壁,兩手的關節處全是傷痕。

曾經,婆婆以為她的孫子連小學都無法畢業,每次帶他們回婆家,只要還有其他客人,婆婆就要小姑帶兩兄弟出去,不願意別人看到。

如今,這些「曾經」就像是那天八里海邊的浪潮,早已消逝得無影無蹤。當時,丈夫一個轉念,選擇把孩子帶回來,全家人從此成為生命共同體。

美華和丈夫除了工作,其他時間都用來陪孩子,有空就帶他們去焢窯、抓泥鰍、露營,而孩子參加各類協會的成果發表會,他們也一定出席。

孩子豐富了他們的人生,也是他們最珍視的財富。美華很慶幸,那天離開八里海邊之後,他們的信念始終沒有變過:「孩子是我們生的,我們就應該讓他們好好長大。」

【書籍資訊】
《愛,使生命動聽》

愛,使生命動聽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