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原諒他,會把自己推向死亡,你還會這麼做嗎?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06.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十種人性
《十種人性》是一部非常奇妙的巨著,將驚人的真實案例與最新的研究成果相結合,指引出:我們是誰?我們是什...
定價 750
優惠價 79折,593
$750 79$593
加入購物車

原諒他,會把自己推向死亡,你還會這麼做嗎?



圖片來源:pixabay

那是當年最後一個銀行假日,我站在公車站,正要去看《冰原歷險記 3:恐龍現身》。讓我這麼說好了,這部電影並非我的首選。

那天是八月末的一個舒暖日子,大概有十五個人跟我一起等公車。

我就漫不經心站在那裡,用iPhone 查閱切爾西足球俱樂部最近在球員交易期進行的隱密操作。

我突然聽見馬路另一邊傳來尖叫聲,不停的尖叫聲。

我抬頭一看,在交叉路口那裡,有個年輕的金髮女性,她過馬路過了一半;而從她後方赫然迫近、跨坐在腳踏車上的,是個身穿連帽外套的壯漢。

那壯漢不斷打她,狠狠揍她的手臂、背部、還有頭部。壯漢從她背後襲擊是要搶奪她的iPhone。

有一種老掉牙的說法是說,在這種時刻裡,一切都發生得很慢。但確實如此。

金髮女郎試圖掙脫,而搶匪則是一手狠狠揍她,另一手試著拽走她的手機。她不肯放手,卻撐不住對方猛烈的攻擊。

我接下來的舉動是不明智的。我幾乎路也沒看,就衝了過去,完全就只注意到搶匪落在她耳上的拳頭,還有她的尖叫。我竭力大喊:「放開她!放開她!」

那搶匪匆匆瞥我一眼,竟又狠狠揍了她的後腦勺,真是令人憤怒。金髮女郎已放開手機,而搶匪踩起腳踏車要走。

這時,我幾乎已追上他們了。我試著抓住後輪,也試著將那搶匪打落,但他躲過了,他太快了。他騎著腳踏車離去,消失在迷宮般的住宅巷弄裡,他的逃跑路線可能經過妥善規劃和演練。

金髮女郎跌坐在柏油地面,全身顫抖,我從未見過誰抖得這麼厲害。我帶她回家(就在兩百碼外),幫她弄點甜茶(英國人還能做什麼?),然後等警察過來。

我做了一份簡短的筆錄來描述搶匪,心想不會再聽到此事下文。

這裡是倫敦,《獨立報》在約略同時,有篇文章談到,過去六個月內倫敦共發生五萬六千六百八十起手機竊案和搶案,而我才剛目擊另一起。

我要強調的是,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事,不是因為當時我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後來我做了什麼。

就在同一時間,我正要接受司法官訓練。為了擔任兼任法官,你不僅必須通過競爭激烈的公開考試,還得在法官學院度過高強度的一週。那訓練強度很高,而我就要度過去了。

受訓尾聲,你被要求就幾十個假設案例,撰寫量刑判決。那天早上,就在那起行兇搶案之前,我一直在苦思一個特別困擾我的案例。

這個案例是一位喝醉的商務人士,在深夜的地下道被三名年輕人搶劫。最年輕的被告是女性,是個十五、六歲的女孩,曾遭受冷落和虐待。判決前調查報告詳述她如何被人生發了一手爛牌。

可是,她是三人當中犯行最重的:她拿刀抵著被害人的喉嚨,那把刀雖然沒有真的傷到被害人,但無疑很令人害怕。我完全接受這點。

然而,我能否找到任何方式讓她不用坐牢呢?報告上說,一段時間的嚴密監管,能讓她有機會擺脫牢獄,然後過著正面生活。

然而,我一直想到那把架在喉嚨的刀子。雖未造成傷害,但卻還是:裸露的刀刃架在裸露的喉嚨。

我在劍橋的研究顯示,少年監禁如何適得其反,而許多專家也認為如此。經過一段令人擔憂的收容人數膨脹,我們終於發現,我們在英國送了太多年輕人去監獄。

雖然我們的少年監禁率仍然很高,而且需要繼續改善,但我們已在過去幾年裡全面將其減半。我要把這女孩加到那些可悲的統計數字嗎?

最終,我決定順應報告上的建議,再給她最後一次機會,然後就沒再多想什麼。

那天後來,我去看了電影《冰原歷險記 3》。我也到華威大學參加法官學院訓練課程,一邊專注在模擬審判和結案陳詞的架構,同時努力抵抗所有法官候選人在受訓時,都會感受到的疲憊。

然後在幾天後,我接到那通電話。是警方打來的,他們需要跟我做份筆錄。我說:「可是我已經為那起行凶搶劫做過筆錄了。」

「我們需要再做一份,很抱歉,」那位女警探說。

之前是個男警探。「我不懂,」我說:「為什麼?我漏寫了什麼嗎?」

「不,不,不是那樣。我們只是需要從頭檢視整件事,然後看看你能不能提供我們更多細節。就是這樣而已。不過,昨天有一起很類似的事件,發生在你上次出手救人的那條路上。」

「呃,我是出手了,可是他躲過了,」我說。

「或許是你躲過了。」

我又聽不懂了。那位警官繼續說:「有人試著插手,就像你上次那樣,結果搶匪用刀刺進他的心臟。他剛剛死了。」

當晚我一夜沒睡。我熬夜數小時,一再改寫地下道持刀少女的判決書,我送她去坐牢了。然而,這裡有件怪事。並不是我在想「那可能是我」,即便華威大學那裡不少人確切提到這種看法。

死亡的凸顯

發生了什麼事?一旦我們被促發死亡意念,便會使我們想到死亡,無論想到的時間多麼短暫。於是,我們就傾向訴諸於贊同和承認社會共同的規範。

這種敏感化,亦即所羅門與同事所謂「死亡的凸顯」,似乎影響了我們對他人行為的判斷—判斷他人的行為落在界線的哪一邊。

恐懼管理理論家所羅門在 911 恐怖攻擊事件後,注意到相同情形。「每次布希總統談到恐怖威脅,還有他那消滅世上惡人的聖戰,他的支持率就會飆升。」

眾所皆知,柴契爾夫人受益於福克蘭群島戰役因素,雷根總統選擇召喚邪惡帝國。

根據恐懼管理理論,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文化(亦即我們建構來為人生賦予意義的那些規則和價值)是一種防禦,可以抵擋能癱瘓人的恐懼,抵擋哈姆雷特的懼怕。

這是我們抵擋滅亡之禍的緩衝。一被提醒自身的死亡,我們就會團結起來。我們會更強烈指責外人,我們會猛力貶低對手。

恐懼管理理論的核心主張,如今已在五大洲二十多國、超過五百項研究裡獲得證據支持,該理論確實有些道理。

有趣的是,這些研究所觀察到的效果—苛刻和偏見,並不會因為被提示其他厭惡事件(像是考試不及格)而產生。死亡對我們有著獨特影響,比什麼都更能扭曲我們的想法和判斷。

【書籍資訊】
《十種人性》

十種人性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