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面對恐懼,你選擇勇敢還是臣服?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6.13

關鍵字

人文社科
收藏文章 0

面對恐懼,你選擇勇敢還是臣服?


圖片來源:pixabay  文/粘迪舜

4公斤的汙泥,是昨晚的戰利品。前幾天的梅雨鋒面,所帶來的豪大雨,又再度讓房間的牆面輕微滲水,一夜豪雨後,房間角落地面又積了一小灘水。

這毛病已經困擾了兩年,期間找了不少人,土水師傅來看過外牆並沒有裂縫,鐵厝師傅來看過,說水切的鐵皮要改,也花錢改了。

今年年初時,自家外牆又重新做過防水,當時還差點從樓上摔下來,每次檢討後重新試圖解決,然後就只能等待下一場大雨的考驗,然後再次被擊潰,再重新振作試圖找出問題點。

如果再不行,鐵厝師傅建議花錢搭鷹架,把整個牆面都包上鐵皮好一勞永逸,只是這樣又得掏出十萬元。

昨天傍晚下班後,趁著天氣轉晴還有光線,拿著矽利康上頂樓巡視,仔細觀察水紋走的方向,每個角落都檢視了,也實在想不透,為何雨水會從外牆,滲透進內牆。

一個人在頂樓,看著轉晴後暫時露面的月娘,告訴自己要改變視角去看待問題,也許問題根本不是出在自己身上,我決定關心一下別人。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攀爬到隔壁鄰居家的鐵皮屋頂,一手緊抓著自家的牆面,一手小心地往前探他們的洩水槽,這一次,手指回饋的感觸,是插進了滿滿的軟爛泥巴中。

就在那個瞬間,我知道中獎了,一個困擾我兩年多的問題,終於發現到根本原因,隔壁的屋頂上的集水槽淤積,大雨滂沱時排水不及,由於另一端是頂著我房間的外牆,於是整晚就會有一股湧泉這樣不斷上門,當然最後結果,就是外牆滲水進內部牆面。

人生就是這樣,很多時候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只要不放棄摸索與嘗試,最終,我們會找到一股穿透事情的力量,那個力量就是邏輯,找到邏輯的瞬間,就像找到謎團上最重要的那根線,輕輕一抽瞬間就抽絲剝繭。

由於隔天早上,也有工作跑不開,因此這問題既然發現,必須馬上解決,只是,夜晚要上鄰居鐵皮頂樓工作,又是另一個考驗。

我下樓後,拿了紙筆開始專心盤算,要準備哪些工具,女兒知道這件事後,挺擔心的跑來問我:「爸,那個工作不是很危險嗎?為啥不跟隔壁鄰居說,請他們自個清去?」

這問題,讓人一時語塞,我想起自己小時候也挺不懂事的,跟社會上普遍看得見的憤青一樣,發現問題就只懂出張嘴批評,推卸完責任後還沾沾自喜,女兒問的是個簡單的問題,但我卻用了大半輩子,才走到這一步。唉~慚愧!

「是責任感吧!」我摸摸她的頭,「有一天你會懂的,會懂什麼是不假他人之手後的踏實。」

她聽完歪著頭看我,臉龐上滿是裝成熟的神情,但眼裡滿滿的是問號,一張嘴不依不饒的又想跟我瞎掰扯。

「去!去做你這娃兒該做的事~」我笑著用手指彈了彈她的額頭,她很不甘願的轉身,臨走時丟了一句:「不年輕了,好好活。」

喲!還挺會訓人的不是?

防滑鞋、麻繩一條、大湯杓、棉布手套、水桶、塑膠袋、掏溝的工具,另外把家裡的手電筒都捎上了,要老婆打聲招呼後,陪著我上頂樓,我把繩子在水塔基座上套了個結,另一端套在自己身上,要老婆用腳踩著繩子兩隻手揪著,於是我準備再度地爬上屋頂。

跨上去之前,她調侃我:「哎呀!你這條小命看來掌握在老娘的手上,沒想到你也有這一天。」(手指繞繩)

啐!這娘們還懂得適時撒潑啊?「還不都讓生活給逼得,拽緊啊!」叮嚀完後,我出發了。

由於水槽挺長的,於是我從近的部分開始掏,湯匙一挖就是滿滿一匙,一匙匙屏氣凝神的努力掏,沒多久袋子就滿了起來,沉甸甸的收穫頗豐,湯匙挖不到的部分,就趴下去,用帶著手套的手指,努力推開淤泥,並彙集成堆。

而在繩子那一端的老婆,嘴巴雖然說得輕鬆,可是當我很靠近屋簷時,她就會不由自主的,下意識地把繩子拽得特別緊,擔心我一個不小心滑了下去,那股關心直透透的從繩子上傳遞過來,讓我我心底直偷笑,看來這老婆也不是沒良心,儘管老愛跟我拌嘴,但其實心底挺在乎俺的。

而人生就是這樣,很多時候那場面,光靠自己是靠不住的,你得有個老婆拉著你,男人啊!千萬別發了大財後,就搞愛與包養,否則日後可有得你折騰的。

一小時候,終於搞定,在人家屋頂上打滾的下場,就是褲啊鞋啊滿是泥濘,好不容易回到自家頂樓,老婆打算要收工了,我說不成,得打幾桶水給人家屋頂沖一沖,她翻個老大白眼送給我,說這黑漆漆的又沒人看到,我說你我難道不是人?

她看這處女座的龜毛個性犯了,於是也就退讓了,任由我去。

打了三桶水,把鄰居屋頂上的腳印跟水槽泥濘都沖乾淨後,耳朵聽到水管嘩啦啦的排水聲,心底舒坦多了,大功告成後轉身下樓,經過客廳電視時,孩子正在看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新聞,鎮暴警察拿著警棍對著民眾一陣狂毆,打得頭破血流,催淚瓦斯跟橡膠子彈通通出籠,而民眾只有長傘一把而已。

提著水桶的我,索性叉著腰也跟著觀看,兩個孩子則看得目瞪口呆。

「那些人幹嘛遊行示威抗議?」弟弟轉頭問。

「因為他們對政府不滿意。」

「不滿意,他們可以說啊!」弟弟又問。

「因為他們對生活的不滿,真的沒有地方說,他們沒有選票能直選。」

「那些警察到底在幹嘛?政府可以這樣對人民嗎?」這次換姊姊開口了。

「他們也是在執行他們的工作,某方面來說也是被後面的政府給逼的。」

「那些人好可憐,警察一直打他們,他們為什麼不散開逃走,還堅持站在那邊?」女兒又問了這一句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

這一次,我放下手中的雜物,蹲下來後,好好的正視著兩個人的雙眼:「孩子們,就跟我剛剛做的事情是一樣的,如果我們不挺身而出,不對自己的事情關心,請問誰會來關心呢?

這世界的局勢正在轉變,當然世事複雜,並不是只有善與惡而已,但唯一不變的是,每個惡行都是吞噬恐懼長大,並且利用眾人的沉默去撕碎個人的善,只有不批評並去動手改變,我們才有那萬分之一的可能,去實現我們要的世界,看到香港人願意挺身對抗,代表民主自由尚未亡。

(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天下文化立場。)

文章作者FB:粘拔的幸福碎碎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是被恐懼制服還是制服恐懼?每一個選擇背後帶您看見更多人性...

我們想要相信,世上有些壞事是自己永遠不會做、不屑做的。
我們想要相信,世上有些好事是自己當然會去做、樂於做的。
可是我們怎麼能這麼肯定?

我們有哪些界限?我們有界限嗎?
當我們面臨重大的人性考驗時,真正展現出來的會是哪一種人性?

【延伸推薦閱讀】
《十種人性》
──​我們與善惡的距離各有多遠?

十種人性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